Home 新闻 20年前美国“遭辱”,如今“雪耻”了吗?

20年前美国“遭辱”,如今“雪耻”了吗?

来源: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熊超然

  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事件”,距今已满20年。曾遭受重创的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旧址上,已有新建筑群耸立,下方的“9·11”国家纪念博物馆则庄严纪念着近3000名遇难者,一切看似恢复如常。

  但似乎,历经美国长达20年的“反恐战争”过后,这个世界从未真正改变:阿富汗从“塔利班”回到了“塔利班”、全球恐怖主义仍在持续蔓延、数以千万计的中东人死于战火或流离失所……就连美国也因自身的诸多社会顽疾而变得更加撕裂。

  到了2021年9月11日,当然要纪念那些无辜的死难者,各大美媒就在当天的头版头条均作出了相关报道。

  美联社以“在阿富汗战争结束的阴影下,美国纪念‘9·11’20周年”为题发表了报道;《纽约时报》则指出,此次美国纪念“9·11事件”20周年,正值遭遇阿富汗撤军以及新冠疫情大流行这一艰难时刻;《华盛顿邮报》也在网站首页对相关纪念活动进行了直播。《纽约时报》网站首页截图《纽约时报》网站首页截图《华盛顿邮报》网站首页截图《华盛顿邮报》网站首页截图

  但与此同时,也有人开始总结和反思:美国已进入自己一手造成的“政治动荡时代”,究竟谁该为20年的“反恐战争”买单?世界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

  在“9·11事件”发生20周年之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就在其网站首页头版位置发表了分析文章,直言“9·11”以及“反恐战争”把美国带向了一条“政治不归路”,但它们没有发现的是,被裹挟着走上这条“不归路”的,并不只有美国自己。CNN网站首页截图CNN网站首页截图

  20年前,美国遭遇“至暗时刻”

  美国当地时间2001年9月11日上午,四架被“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先后撞击建筑物和坠毁,造成了至少2977人死亡,举世震惊。

  那一天,先是美国航空11号客机(AA11)撞向世贸中心北楼,接着美国联合航空175号客机(UA175)撞向世贸中心南楼,另一组劫机者则控制了美国航空77号客机(AA77)撞向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第四架美国联合航空93号客机(UA93)在经过机上乘客和劫机者搏斗后,最终坠毁于宾夕法尼亚州的尚克斯维尔,事后证实,该客机的目标被认为是美国国会大厦或白宫。

  这四架客机,犹如四把匕首一般,直插象征着当时美国经济中心、军事中心和政治中心的建筑物,而19名由本·拉登指挥的恐怖分子,更是只用了几把刀具,就轻易劫持了民航客机,这对于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来说,难堪至极。

  CNN认为,从事后来看,这场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不仅对当时影响巨大,还彻底揭开了一个“政治创伤”和“动荡时代”,终结了美国这一“孤独超级大国”,沐浴在后冷战时代和平光辉中的短暂时光。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大厦遭客机撞击。图自美媒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大厦遭客机撞击。图自美媒

  美国发动“反恐战争”,值得吗?

  后来的故事发展便是,美国发动了针对阿富汗的“反恐战争”,踏上了长达20年的“反恐之路”。可问题是,这样的“反恐战争”值得吗?

  虽然近期的阿富汗局势让美国的拜登政府颇为狼狈,但不可否认的是,最初的“反恐战争”得到了世界多数国家的支持,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对任何现代国家和社会秩序都构成了严峻挑战。

  当地时间9月9日,曾在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担任过美国国防部长的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参加了阿斯彭安全论坛的一场活动,反思了美国的战争得失。

  他承认,战争造成了许多美军士兵和平民的死伤,美国也在财政和其他方面付出了巨大代价,但盖茨也表示:“当初在2001年9月12日那天,也许没有人会想到20年内美国不会再遭受任何一次重大袭击。”他认为,人们常常忘记了,“反恐战争”的第一仗是成功的,美国击溃了“基地组织”。 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大厦倒塌场景。图自美国特勤局2001年9月11日,纽约世贸中心大厦倒塌场景。图自美国特勤局

  而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过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的杰·约翰逊(Jeh Johnson),则在智库机构两党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的一场论坛中坚称,数届美国政府已削弱了“基地组织”袭击美国的能力。

  “当时,出于既定目标进入阿富汗是值得的。”约翰逊说:“在战争中失去儿女们永远是‘不值得的’,这代价显然非常高昂,最终塔利班重新掌权,但在这20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认为这些事情让我们的家园变得更加安全了。”

  “反恐战争”走了样,美国走向动荡

  “反恐战争”的上半场,美军攻势如潮,摧枯拉朽般地推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府;而在下半场,小布什政府又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绕开联合国安理会,联合盟友单方面对伊拉克施以军事打击,此后又将战争推向整个中东地区,陷入“战争泥潭”的同时,也失去了国际社会在道义上的支持。“9·11事件”发生当天,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佛罗里达州一场校园活动上,第一时间获悉白宫幕僚长情报时的反应。图自美媒“9·11事件”发生当天,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在佛罗里达州一场校园活动上,第一时间获悉白宫幕僚长情报时的反应。图自美媒

  盖茨和约翰逊这些前美国政府官员的观点,并不完全错误,也不完全正确。CNN的分析文章指出,回顾历史过往,总能让事件变得更为清晰,现在可以明确的是,尽管“9·11事件”后的战争造成了成千上万名美军士兵牺牲或伤残,但美国在政治上的反应过度造成了另一种“动荡”,数量即便没有更多,恐怕也和这些袭击美军的事件一样多。

  报道提出这样一个观点,那就是:“9·11事件”后的战争彻底影响了美国民众的情绪,更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影响了整个美国政坛和社会。

  如果没有“灾难般”的伊拉克战争,就不会出现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他在竞选期间提出反对“愚蠢的战争”,让人们看到了从小布什时代的战争中解脱出来的希望。

  如果没有奥巴马的8年执政,也就不会出现2016年挑动到所有人情绪的特朗普,他试图切断美国和穆斯林世界的联系,公开支持“水刑”的酷刑,还无时无刻不在宣扬暴力。历经20年“反恐战争”的四任美国总统历经20年“反恐战争”的四任美国总统

  “回想起来,特朗普的言论预示着他将暴力引入到政治辩论当中,最终以他关于选举欺诈的谎言而煽动暴民入侵美国国会达到最高潮。”CNN如此写道,如今,最危险的恐怖分子恰恰来自美国本土,“基地组织”无力袭击美国国会,但美国国内的极端分子却在今年1月初做到了。

  对此事件,美国国土安全部就曾发布报告并警告称,本土暴力极端分子威胁可能加剧,美国面临着反政府和种族主义极端分子“日益复杂和不稳定的威胁”,白人至上主义是目前美国最大的恐怖主义威胁。

  CNN就此感叹,“9·11事件”后美国团结起来保卫了自己,但当面对一个对“民主”发起攻击的总统时,美国却没有做到同样的事情。当地时间1月6日,示威者冲进美国国会区域,并攻破了国会大厦。图自澎湃影像当地时间1月6日,示威者冲进美国国会区域,并攻破了国会大厦。图自澎湃影像

  除了美国,其他国家也受重创

  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曾被美军推翻了,伊拉克萨达姆政权也同样被美军推翻了,“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也已被美军击毙,但再看看当下时局,“后9·11时代”的“政治创伤”再度暴露无遗。

  20年后的阿富汗,如今美军的“反恐战争”已然结束,8月底所有美军已按约定全部撤离,但一切似乎回到了历史的原点,阿富汗塔利班重新掌权,甚至已经组建起了新的临时政府。

  而与阿富汗塔利班卷土重来不同,尽管美国认为其削弱了“基地组织”的力量,但恐怖主义从来就未曾在全球范围内消失,诸如“伊斯兰国”(ISIS)等极端组织层出不穷,最近的一大例证便是8月26日晚“ISIS-K”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发动的恐袭,造成170多名平民和13名美军士兵死亡。

  德国历史学家伯恩·格瑞纳(Bernd Greiner)在接受德媒采访时分析指出,ISIS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源自萨达姆政权的倒台,最初ISIS的士兵大多来自萨达姆的军队,在被美军击溃后,数十万年轻人流落街头,生活了无希望,最终倒向了激进化的方向。

  二战以来,几乎每个美国总统任内,都曾发动或介入对外战争。而阿富汗战争是美国唯一一次“自卫战”,由于其本土直接遭受了恐怖袭击,这在当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同情。

  但此后,美国所宣称的“反恐战争”开始变了味道,近年来频繁对外动武,宣称“只有中东成为‘自由民主之地’,才不会沦为恐怖主义温床”。

  美国布朗大学“战争成本”(Costs of War)研究项目由50多名学者、法律专家和“人权活动家”组成,根据他们的计算,美国政府正在总共85个国家实施反恐措施,而在所谓的“反恐战争”中,共有近93万人直接因作战行动而死亡,其中近40万人是平民。 当地时间9月2日,从昆都士、塔哈尔、巴格兰等地区逃离的难民聚集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搭建帐篷居住生活艰辛。图自澎湃影像当地时间9月2日,从昆都士、塔哈尔、巴格兰等地区逃离的难民聚集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搭建帐篷居住生活艰辛。图自澎湃影像

  而据联合国统计,阿富汗战争迫使270万人逃亡海外,400万人在阿流离失所。近年来阿富汗政府财政预算60%来自国际援助,一些在阿劳动力每月工资只有60美元。

  伊拉克战争中,逾20万平民死亡,约250万人沦为难民。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伊大量投放贫铀弹、集束炸弹、白磷弹,该国境内至今仍有近2500万枚地雷及其他爆炸遗留物未移除。

  美国一手策动的叙利亚战争,则直接导致38.7万人死亡,670万人无家可归。据世界粮食计划署2020年4月调查,约三分之一叙利亚人没有足够的食物,87%的人没有储蓄。

  美国为何不惜代价发动战争?

  根据“战争成本”项目的统计,20年的“反恐战争”耗费了美国8万亿美元的高昂支出,这些资金可以轻松支付拜登雄心勃勃的基础设施计划的数倍费用。因此,德国历史学家格瑞纳才会认为,美国因为这些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的疯狂支出,已经大规模地损害了自己。

  另一位美国历史学家斯蒂芬·韦特海姆(Stephen Wertheim)则说:“美国本可以将其庞大的人力和资源用于其他有价值的冒险,而非针对‘9·11事件’作出如此具有破坏性的反应。”

  对于美国为何要不惜代价发动这些“反恐战争”,这两名专家学者有着各自不同的解读。

  格瑞纳认为,在面对这种“不对称攻击时的无能为力”,美国想向世界,特别是阿拉伯世界证明:“今后谁敢惹我们,谁就会丧失生存权。”他表示,这些战争是高度象征性的行为。

  而韦特海姆认为:“许多美国政客在‘9·11事件’之后看到了一个机会,可以证明美国是世界上‘不可或缺的国家’,他们通过试图重塑一个国家和整个地区,来证明这种‘不可或缺性’。”

  20年,美国从“团结”走向“分裂”

  20年后的今天,“9·11恐袭”审判仍在旷日持久般地进行着,美国政府还被曝出对案件嫌犯动用过上百次“水刑”等酷刑而被卷入舆论旋涡;虽然“基地组织”已被击垮,但美国国土安全部仍在上月发布了最新的“恐怖主义威胁警告”,称“基地组织”有了新的动向,外国恐怖主义势力仍在试图影响美国个体。

  “9·11事件”20周年当天,美国总统拜登将访问当年遇袭的三大地点:世贸中心遗址、五角大楼以及宾夕法尼亚州的尚克斯维尔。

  当地时间9月10日,在“9·11事件”20周年前夕,拜登发表了讲话,缅怀了在袭击中丧生及受伤的人,并再次呼吁“全国团结”。美国总统拜登推特截图美国总统拜登推特截图

  拜登表示,“针对美国穆斯林的恐惧、愤怒、怨恨和暴力”扭曲了美国的团结。他认为,“团结”(unity)在“9·11事件”后美国最脆弱的一段时间内提供了最强的力量(greatest strength),这点不能忘记。

  然而,20年间,四任美国总统都在重复“团结”这个词。讽刺的是,如今的美国早已今非昔比,社会加速割裂愈发难以弥合,令“团结”成了一种“9·11念想”。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当天就指出,“911事件”曾团结美国,20年后的现在,美国在分裂。

  事实上,就在拜登呼吁全国团结之际,关于新冠疫情防控、拥枪、堕胎权利等问题造成的政治分歧,却日益撕裂了美国。

  CNN就指出,例如新冠疫情,撕裂导致美国陷入了这一场全国性危机。虽然“9·11事件”近3000人遇难的数字已十分庞大,但如今美国每两天的新冠死亡病例就超过了这一数字。

  美国,真的能如拜登所希望的那样“团结”吗?

  CNN的判断是:“如果另一场‘9·11事件’发生,很难相信当年那场恐袭所形成的的国家团结和政治团结还会重新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