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 防沉迷新规后的电竞业:少年冠军可能一去不复返

防沉迷新规后的电竞业:少年冠军可能一去不复返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全面竞技体育化或许是电竞业最好的出路

  从来没有什么时候,电竞圈的困惑像今天这样多。

  在刚刚开幕的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电竞登上了全运会的正式赛场。

  此前,9月8日电竞正式入选亚运会。《王者荣耀》《炉石传说》《梦三国2》《DOTA2》《FIFA》《和平精英》《英雄联盟》《街霸5》成为入选2022年亚运会电竞比赛项目的游戏。

  毫无疑问,这些都意味着电竞越来越被主流所接纳。

  但另一方面,国家新闻出版署日前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规定未成年人每周游戏时间不得超过3小时。

  “不知道未来电竞的路会怎样,但希望电竞能越来越向竞技体育方向靠拢。”多位电竞行业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这样描述自己的看法。

  被打乱的青训体系

  对于电竞行业而言,防沉迷新规可谓猝不及防。特别是初步形成的青训体系,以一种始料未及的方式被打乱。

  防沉迷新规之后,国内各大游戏厂商反应积极。

  9月1日,《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公布最新通知,要求KPL和K甲选手必须年满18周岁方可参赛。此前,这个最低年龄限制是16岁。

  而在8月31日晚,《英雄联盟》中国职业联赛(LPL)正式宣布,旗下所有赛事积极响应国家最新的防沉迷政策,将调整职业选手年龄。

  此前,LPL的最低年龄限制是17岁,其下属的联赛LDL,更是拥有众多十五六岁的未成年选手

  尽管《全国电子竞技竞赛管理办法》中规定“参赛运动员必须年满18岁以上”,但如今国内主流的电竞比赛中不乏未成年人的身影。

  在不少人看来,将电竞与青少年相联系,并不违和。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在电竞领域,存在大量少年天才,其中不少令业内瞩目的冠军,本身就是未成年人。

  比如,《DOTA2》的选手Sumail,夺得Ti5世界冠军时,年仅15岁;韩国电竞选手李永浩(Flash),14岁出道、15岁拿下韩国多项顶级联赛;《星际争霸2》的中国选手李培楠,14岁出道,不到18岁就夺得世界冠军。

  防沉迷新规后,不少业界人士感叹,少年电竞冠军可能一去不复返。

  但在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科技体育分会副会长李季涛看来,事情可能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悲观。

  “顶尖选手受影响可能不会很大,俱乐部有可能将天赋极高的顶尖选手送出国训练,当然这仅限于天赋很高的‘苗子’。”李季涛分析。

  适龄选手应该多少岁?

  被打乱的青训体系背后,电竞选手巅峰到底是多少岁的讨论,一直是问题的关键。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15-16岁是电竞选手展现天赋、快速成长的黄金年龄,18-21岁是天赋兑现的巅峰期。

  多年从事电竞行业的陈明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如果18岁之前不做系统训练,那么电竞选手成年期出成绩的可能性非常低。如果18岁才开始系统电竞训练,中国未来高水平的电竞人才数量会急剧下降。这样一来中国选手很难在未来世界电竞比赛中掌握主导权。2019NEST全国电竞大赛。图/中国新闻图片网

2019NEST全国电竞大赛。图/中国新闻图片网

  有数据显示,国内有多达75%的电竞选手有职业病,平均退役年龄不到24岁。

  但电竞选手的年龄限制果真如此严格?

  伽马数据首席分析师王旭分析,电竞行业发展的时间还比较短,断言二十三四岁是电竞选手上限年龄的说法为时尚早。

  “之前不少不良电竞培训机构,为了获得更多的生源和收入,制造年龄焦虑,让本该处在学习年龄的未成年人放弃学业,参加培训。另外,有些青少年在容易冲动的年龄走上电竞道路,自制力较差,因过分透支而提前衰老,比如因为抽烟、酗酒、持续熬夜等不良习惯,造成过度身心疲惫,因此提前退役的现象屡见不鲜。”王旭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防沉迷新规后,有关选手平均年龄将大幅度增长的讨论也在持续。

  李季涛分析,如果青少年防沉迷规定能够严格执行,包括后续禁租号软件,电竞选手平均年龄肯定会提升。那么,平均年龄提升会造成整体成绩下降吗?

  “对简单要求应激反应能力的游戏,选手的平均年龄更高,整体成绩可能会有所影响。但要求整体分析能力和战略协同能力的游戏就不一定。”李季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王旭也认为,未成年选手的性格特点会影响比赛中的水平发挥,如果真的热爱电竞,那么在18岁以前多学习,18岁以后多练习,在身心发育成熟后,也未必就不能出好成绩。“一些有经验的选手,在23岁以后,靠经验和意识的预判,也能出现好成绩。”

  但对于选手年龄,陈明仍充满担忧,“电竞本身就是青春饭,即使从业年限延长也是非常有限。”

  被解救的电竞少年

  并不是每一个喜欢打游戏的少年都能从事电竞行业,更不是每一个热爱游戏的孩子都有机会成为电竞选手。

  受防沉迷新规影响更大的,可能是许多普通的电竞专业少年。

  在李季涛看来,电竞选手是选拔出来的,不是培养出来的。他强调,天赋对于电竞选手而言非常非常重要。

  2016年,“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成为教育部的增补专业之一。此后,不少高职、中职、社会培训类技校,都开设了电竞相关专业。

  如雨后春笋般诞生的电竞专业,参差不齐现象明显。

  李季涛说,他对社会上很多打着电竞旗号的培训,非常担忧。他担心这些机构将电竞行业的口碑败坏殆尽。他说,“从某种程度上看,防沉迷新规对于推动电竞教育正规化是福音。”

  不久前毕业于某中职院校电竞专业的杨林(化名),对未来感到迷茫。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自己18岁了,已经从中职电竞专业毕业,但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以及自己如何在这个行业里立足,所知不多。

  “就爱打游戏,所以才选择电竞专业”。杨林展示的一份课表显示,其所学的电竞专业,上午都是语文数学等一些基础课程,下午基本上都在打游戏。

  “上午文化课没人听,班里同学的兴趣都在下午游戏课上,现在打了三年游戏,出来发现什么技能都没学会。”谈到这三年的电竞中职教育,杨林有些后悔。

  最近,毕业于某民办高职院校电竞专业的李欢充满愤怒。他在一心想寻找电竞行业相关工作时发现,自己所学习的电竞专业,不论培养方案还是所学内容都和市场存在严重脱节。另外,李欢觉得,从选择这个专业到毕业,都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教我们的老师很多也就刚毕业一两年,他们自己对行业都弄不明白,专业课时经常填不满,大量专业课都是忽悠大家打游戏。现在毕业了,更感觉学这个专业上当受骗。”李欢感叹。

  陈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电竞市场由于人才稀缺,行业的专业级人才薪资较高。普通的培训机构、中职院校根本不可能花费大价钱雇佣这类人才。“据我所知,很多都是每个月花几千块钱雇刚毕业不久的学生,陪孩子打打游戏。”陈明透露。

  李季涛认为,国家防沉迷新规出台后,电竞培训的成本将大大增加,随便带着孩子玩玩游戏就敢自称电竞教育的机构会大幅减少。

  更接近体育赛事

  2021年9月8日电竞正式入选亚运会的消息,一度让电竞圈沸腾。

  根据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OCA)官网消息,8款入选2022年第19届亚运会的电竞比赛项目分别为:《王者荣耀》《炉石传说》《梦三国2》《DOTA2》《FIFA》《和平精英》《英雄联盟》《街霸5》。

  另外,还附有两项表演赛项目为Robot Masters和VR Sport。

  事实上,早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竞已经成为表演项目。

  不仅是亚运会,9月15日正式开幕的第十四届全运会,还首次设置了4个线上群众赛事活动展演项目,线上参赛、线下审评决出冠军。

  第三方机构Newzoo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观看电竞比赛的人数为4.359亿,与2019年相比增长超过10%。Newzoo预测2021年,全球观看电竞比赛的人数将增加到4.74亿。

  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000亿元,中国已经超过北美成为全球最大电竞市场,2020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用户规模达4.88亿人,同比上涨9.65%,用户数量保持稳定增长。

  种种迹象表明电竞行业已经具有越来越广泛的影响力。电竞运动早已超越了“小众”的范畴,跻身成为全球范围关注度最高的运动项目之一。

  不仅如此,在国内,上海、杭州等城市还明确支持电竞产业的发展,将其作为发展文化产业的重要着力点。

  在电竞影响力日益不可忽视的今天,重新思考电竞选手培训体系似乎成为一个重要命题。

  李季涛直言,他和不少业内人士都在努力推动电竞体系化、规范化发展,更类似竞技体育化发展。

  如果电竞未来的道路越来越像体育赛事,那么类似运动员的选拔方式,是否能为未来电竞选手的选拔,提供新的思路?

  陈明认为,传统的竞技体育项目也绝对不可能18岁才开始培训,类似竞技体育的电竞,当然也应遵循这一规则。

  “可以在青少年阶段设立选拔赛,比如排名前多少的选手可以进入职业序列,不受防沉迷规定的限制。”陈明说,“这样既能筛选出绝大多数不适合成为电竞选手的普通青少年,让他们遵守防沉迷规定,又可以选拔出极个别的尖子,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