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 重庆两幼童坠亡:一场策划已久的谋杀

重庆两幼童坠亡:一场策划已久的谋杀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记者 杨雪 编辑 胡杰 校对 李世辉

  时隔近9个月,在7月26日的法庭上,陈美霖又见到了前夫张波。她上次见到他还是在医院里。2020年11月1日下午,两人的一双儿女从15楼坠下,2岁的大女儿当场死亡,1岁多的小儿子被抢救数小时后终告不治。而小儿子抢救时,孩子爸爸张波却不愿意去见最后一面。

  那时她只恨他绝情,即使心中有诸多疑惑,仍不愿意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这个和自己生了2个孩子、共同走过两年多婚姻的男人。但种种迹象表明,作为生父,张波和两个孩子的坠亡有着密切联系。事发10天后,张波和女友叶诚尘被警方控制。

  该案最后被警方认定为涉嫌故意杀人。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定于7月26日开庭审理此案。▲7月17日,邻居向记者介绍孩子坠亡的窗口。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7月17日,邻居向记者介绍孩子坠亡的窗口。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

  7月26日当天,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公布了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案以及陈美霖附带民事诉讼赔偿一案的部分庭审细节。公诉机关指控张波与叶诚尘共谋杀害张波与陈美霖的两个孩子云云、雷雷,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美霖要求二被告人赔偿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等经济损失,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在最后陈述阶段,陈美霖当庭表示撤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严惩二被告人。法庭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法院出具的传票。受访者供图▲法院出具的传票。受访者供图

  孩子坠楼 父亲十分冷漠

  想起事发那一天,陈美霖总是痛悔。如果没有把女儿送去前夫那里,悲剧是否不会发生?

  2020年,陈美霖和张波协议离婚,大女儿云云跟着陈美霖,小儿子雷雷跟着张波。根据离婚协议,由张波把雷雷抚养到6岁后,转由陈美霖抚养。

  “他平时就不对孩子上心,不闻不问的,事发前连续两次他叫我把女儿送去他那儿,我都觉得不对劲,但想着他也可能是良心发现,突然想女儿了,所以我也没多想。”陈美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第一次送女儿去张波那里时,对方要求女儿留下来过夜,但被自己拒绝,“我以前从不让云云在外过夜的。”一周后,当张波再次要求女儿留下,陈美霖妥协了。2020年11月1日下午3点30分左右,云云和雷雷同时从张波家的15楼次卧窗户坠下,女儿当场死亡。

  “孩子摔下来之后我也去看了现场,大女儿当时就没救了,小儿子还有口气。”即使事情已经过去半年多,一名当天值班的小区清洁工对张波的印象仍然非常深刻,“他哭得很伤心啊,一边哭一边在地下打滚。”

  事发当天,邻居夏先生在警察上门调查时获悉了此事。从夏先生家的厨房,可以看到孩子坠楼房间的飘窗,窗户不算大,如果站上飘窗台,窗户本身的高度确实可能足够一个两岁大的孩子翻越过去。

  但即使大女儿能够翻越飘窗,一岁多的雷雷又是怎么掉下去的呢?两个孩子为何会同一时间一起坠楼?“我们当时就怀疑这事不是坠楼那么简单,但也只是觉得张波作为父亲没看住孩子,真没人愿意往他杀了孩子这边想。”陈美霖的好友李女士说,无论当天事发后在派出所,还是雷雷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后,张波的表现都让人觉得十分冷漠,“雷雷确认死亡后,他连见最后一面都不愿意。”▲法院起诉书。受访者提供▲法院起诉书。受访者提供

  “意外”被警方认定是一场策划已久的谋杀

  这场“意外”最终被警方认为是一场策划已久的谋杀。

  事发10天后,张波和女友叶诚尘被抓获。2021年7月16日,陈美霖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了本案的相关细节。

  根据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2021年3月18日发出的起诉书,张波和本案另一被告人叶诚尘通过网络相识,随后开始谈恋爱。张波离婚后,叶诚尘多次向张波表示自己及父母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的事实,如张波有小孩叶诚尘则不可能同张波在一起。2020年2月左右,二人在长寿区见面时便共谋杀害张波小孩。随后,二人多次通过面谈、微信聊天等方式共谋杀害两个小孩的办法,并商定采用意外高坠的方式杀死两个小孩,同年6月,叶诚尘还多次通过微信催促张波作案。

  2020年10月25日,张波让自己的母亲刘某华联系前妻陈美霖,把大女儿云云接到了自己家里,伺机作案。但因为陈美霖当天一直在场,张波未能作案。期间,张波与叶诚尘多次微信联系,叶诚尘让张波将云云留下过夜,张波则表示自己在找机会,下周自己将云云接来动手。

  一周后的11月1日,张波再次主动联系陈美霖要接云云,陈美霖将云云送到张波家后,因为要与朋友聚餐而离开,云云留宿张波家中。当晚,因为刘某华在家里,张波亦未能作案,驾车赶至长寿区与叶诚尘见面。11月2日上午10点多,张波回到家里,下午3点半左右,张波趁刘某华外出不在家之际,将正在次卧玩耍的两个孩子双腿抱住,一起从次卧飘窗扔到楼下。云云当场死亡,雷雷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7月17日,记者来到孩子坠亡的小区找到事发居民楼。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7月17日,记者来到孩子坠亡的小区找到事发居民楼。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

  涉嫌杀害亲子,家乡人难以置信

  张波涉嫌杀害自己孩子这一消息很快传回了老家。在重庆市长寿区葛兰所冯庄村,对于认识他的人来说,这个事情令人难以置信。

  邻居黄大姐说,张波的家庭经济状况一般,父母都在工地上打工。“他爸爸做泥水匠,妈妈就跟着在工地上帮忙拉拉砂石啥的。”小学毕业后,可能因为成绩太差,张波没有继续读书,“后来就出去打工,再后来结婚。前几年他们一家人搬走,不再在这里住了。”

  黄大姐对张波最后的印象还停留在他和陈美霖结婚的那一年。“当时他(张波)爸爸癌症死了大概半年,他们回来办婚礼,说是奉子成婚。”

  2017年8月,陈美霖和张波结婚的时候,大女儿云云已经在妈妈的肚子里了。在陈美霖对媒体的讲述中,这段婚姻的一开始还是甜蜜温馨的。但随着张波开始自己开公司、经济状况好转起来,似乎一切都变了。大女儿刚生下一两个月,陈美霖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其实在怀弟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吵架。”陈美霖的好友李女士说,即使如此,陈美霖最终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2019年4月,张波正式提出离婚,陈美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张波提出离婚的理由之一是:“你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而我想要大富大贵。”

  在叶诚尘的邻居印象里,叶长期独居,偶尔在电梯里见到会主动打招呼。而在叶诚尘的家乡葛兰镇枯井村,叶家则颇具名气。

  “叶家在葛兰街上有好多房子,一整栋一整栋的。”多位村民说,叶家做房地产发家,是镇上出名的有钱人。根据起诉书披露信息和工商登记信息,叶诚尘是重庆某食品有限公司财务人员,而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为其父叶某平。除此之外,叶某平还曾是重庆市长寿区某矿业有限公司的股东。

  现在,长寿区葛兰冯庄村还剩下的张家亲属只有张波的幺爸一家,提起这个侄儿,张波的幺婶满脸是防备和厌恶:“我们和他们家多年不来往了,你不要来问我们,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和他们不熟。”

  (云云、雷雷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