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这把"新资本主义"经济牌怎么打 岸田文雄也说不清楚

这把”新资本主义”经济牌怎么打 岸田文雄也说不清楚

来源:新京报

  10月8日下午,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在众院全体会议上发表了就任后的首次施政演说。演说阐述了未来在经济、新冠疫情以及外交和安全保障领域的执政理念,着重强调实现重视增长和分配的“新资本主义”目标。

  10月11日下午,日本众议院召开全体会议,各党派代表就首相岸田文雄8日的施政演说进行提问。立宪民主党代表枝野幸男要求岸田就日本国民最关心的“新资本主义”作出具体说明。岸田文雄则含糊回应说:“除非有(经济)增长,否则也没有什么可以分配的。”

  “新资本主义”是岸田主打的经济牌。如此模糊回答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不过,日本众议院14日就将解散,为于31日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作铺垫。所以对于岸田来说,含糊其辞也能过关。但是,在岸田未来的执政日子里还能不能过关就不好说了。

  岸田的“新资本主义”出师未捷

  在岸田的施政纲领中,“新资本主义”占据中心位置。

  岸田提出这个概念早就有迹可循。他特别推崇的《论语与算盘》一书认为,《论语》代表的东方儒家伦理应该与资本主义融合。受此启发,才有了岸田的“新资本主义”。

  从竞选开始,岸田就一直宣扬要实施规模约30万亿日元的 “令和收入倍增计划”。当选后,他为“新资本主义”加了一些注解,包括保护中产人群,实现“增长和分配的良性循环”。

  根据岸田的设想,要通过调节税收的方式实现更公平的分配。例如对提高雇员薪酬的企业提供税务优惠,在金融市场征收资本利得税等等。

  要知道,日本中产人群是最不想生孩子的阶层。岸田重视保护中产人群,既是想解决日本的“少子化”难题,同时也为今后延长执政道路赢取民心。

  但是,岸田的“新资本主义”刚刚吹出点风来,就遭到了市场的冷遇。岸田10月8日发表施政演说后,日经指数小涨大跌,市场对岸田“新资本主义”的不信任感可见一斑。

  在众议院选举即将拉开帷幕的情况下,岸田被迫在这个问题上后退。10月10日,岸田表示“暂不考虑加征资本利得税”,自己堵上了推行“新资本主义”的通道。这让日本国内不免怀疑他的执政能力。▲10月8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发表施政演说,强调新经济政策。图/新华社▲10月8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发表施政演说,强调新经济政策。图/新华社

  安保方面放弃 “保守本流”人设

  在安保和外交政策方面,岸田体现了矛盾的两面。

  在安保政策上,岸田在施政演说中表示,将通过日美澳印四方机制,大力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这实际上是积极配合美国印太战略的表态。

  其实这一点从他延用安倍的胞弟岸信夫继续当防卫大臣也能看出端倪。

  岸田还主张,日本应获得“攻击对方基地的能力”。其实,这就是想让日本自卫队获得主动攻击的权力。

  而路透社的一个报道更惊人。据路透社称,他们获得的一份文件草案显示,如果可能的话,“执政的自民党希望将国防预算增加一倍。”

  可以说,在安保政策上,岸田基本放弃了他自诩的“保守本流”人设。

  在对华政策上,岸田在10月8日与中方的通话中表示,日方愿同中方一道,从日中关系历史中汲取重要启示,以明年日中邦交正常化50周年为契机,共同努力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建设性的、稳定的日中关系。”

  在同天的施政演说中提到对华政策时,岸田表示,同中国建立稳定的关系,对两国、地区及国际社会都很重要。这是务实的一面。

  但他同时强调,日本对华坚持该主张的主张,强烈要求中国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同时继续同中方进行对话,就各种共同问题开展合作。

  看来岸田追求的是既强硬又务实,至于怎么平衡这两点,还是个大考验。▲10月4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排中)在东京的首相官邸率阁僚合影。图/新华社▲10月4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排中)在东京的首相官邸率阁僚合影。图/新华社

  支持率和党内派系是两大制约

  不管岸田在施政演说中提出了什么样的内政、经济、处交、安保政策主张,两大制约因素决定了他难以施展拳脚。

  首当其冲的是其支持率。根据10月5日日本《每日新闻》的民调,岸田内阁的支持率低于50%,远低于上届菅义伟政府上台时的支持率64%。

  不过,最新由《产经新闻》与《富士新闻网》合作进行的民调显示,岸田的支持率赶上来了,支持率达到了63.2%。

  抛开民调的机构效应、诱导性、样本覆盖率等不说,菅义伟上台初期的高支持率没有延长其首相任期,岸田文雄又会如何?

  另一个影响岸田施政的因素则是党内派系。在岸田内阁中,如同建立了等分序列,自民党大派系中又细分小派系。除岸田自己的岸田派有3人外,安倍晋三所属的细田派有4人,麻生太郎派有3人,二阶俊博派有2人。另外,入阁的人中还不乏安倍晋三、麻生太郎的亲朋。

  在派系分食权力的格局下,岸田还有多少“自由意志”来推行政纲令人怀疑。

  共同社总结说,安倍讲效率,菅义伟讲改革,岸田讲分配。前两任做得怎么样有目共睹,岸田能跳出言行不一的怪圈吗?

  对此,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新京报特约撰稿人 | 徐立凡(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