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留学 媒体:985毕业生爱去“体制内”?这没什么

媒体:985毕业生爱去“体制内”?这没什么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体制内也不都是铁饭碗

  985名校毕业生,拥有就业优先选择权,往往率先透露出潮流的转向。

  清华毕业生“七成前往体制内”,一则就业消息引发议论。有声音认为,以清华为代表的985毕业生,近年来倾向“体制内”就业。

  不过,以清华为代表的“毕业生七成进体制”的说法较为笼统和表面。进一步明晰发现,这与人们固定印象中的“铁饭碗”,其实并不全然相通。

  声音

  日前,清华大学发布2021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近七成进入体制内”的说法不胫而走。

  清华2021届签三方就业毕业生总数为3669人,其中去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的占比分别为15.8%、30.3%、23.8%,合计69.9%。

  北大此次未披露毕业生就业企业的相关信息,不过可以参考2019年的就业质量报告。

  当年北大校本部共有2822名毕业生签订三方协议,其中到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的毕业生占比49.79%,去国有企业的占比27.14%。

  目前公布报告的其它985高校,上海交大进入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企以及部队的毕业生比例为50.05%,厦大毕业生的比例接近60%……

  另据软科统计的部分985高校2020年就业质量报告,多数高校签约就业毕业生中进入“体制”(不含国企)的比例,在三四成左右。

  有声音认为,庞大的毕业生群体叠加疫情影响,促使不少高校毕业生甚至名校生,都有了“进体制”的求稳定想法。

  因为在众多高校毕业生中,以清北为代表的985名校生的就业去向,很能代表当下大学生的就业倾向。985毕业生就业选择的自由度更大,更能按内心的想法去选择工作。

  根据清华大学学生职业发展指导中心对2021届毕业生求职过程与结果的抽样调查,直接就业的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平均获得的工作录用通知分别为2.22个、3.69个和3.28个。

  名校生人人手中多个offer,对于就业的选择,大可以用脚投票。

  本质

  进一步分析清华大学2021届签三方就业毕业生的单位性质分布,会发现目前的讨论并非全部。

  在“体制内”各单位中,清华毕业生前往党政机关的比例其实最低,只有15.8%。虽然我们有“学而优则仕”的社会传统,事实上名校毕业生的未来不止当官这一条路。

  前往事业单位就业的毕业生中,清华博士生的比例较高,占比55.1%,因为有39.8%的博士生进入高等院校,9.9%的博士生进入科研单位。

  博士生是科研、教学的生力军,承担着大量的学术突破任务。同时伴随着高校、科研院所的去编制改革,这份工作也不再意味着铁饭碗。

  中共中央、国务院2011年印发《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0年,要建立新的事业单位管理体制,逐渐取消事业编。

  这一场自上而下的人事制度改革,其实意在盘活事业单位人员流动的市场机制,有竞争有压力,一改往日“稳定”之概念。

  而去企业的毕业生,无论是本科生、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前往民营企业的比例都比国有企业高,尤其是清华本科生,前往民营企业的比例为43.4%,国企只有26.9%。图 | 清华大学2021届签三方就业毕业生的单位性质分布图 | 清华大学2021届签三方就业毕业生的单位性质分布  图 | 清华大学2021届签三方就业毕业生的单位性质分布图 | 清华大学2021届签三方就业毕业生的单位性质分布

  北大虽然未披露毕业生就业企业的相关信息,就主要就业去向来看,北大本科生近26%、硕士近8%、博士近42%,其实都进入了教育行业。近年来不断见诸媒体的“清北硕博生进入中小学从教”现象,印证着这股趋势。

  不难发现,教师岗有多热门。2016年教师资格考试报名人数共有260万人,2017年达到410万人,2019年则攀升至900万人,2020年这一数据就已接近1000万人。

  基于此,有人认为这样的结果,不必太过突出“体制”色彩。

  视角

  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1076万人,比上年大涨167万。加上回国的约60万名留学生,毕业大学生占到城镇新增劳动力的90%以上。

  高校毕业生是稳就业的重点群体。2021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稳就业摆在2022年经济社会发展和宏观政策的优先位置。

  为应对严峻的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国家也要求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体制内单位,增加面向应届毕业生的招聘名额。

  随着2022年国考报名正式开启,人们发现招录政策继续向应届毕业生倾斜的趋势明显,本次国考计划招录人数中,近七成专门招录应届毕业生。

  根据华图教育数据,2019-2022年度,国考仅面向应届生的岗位占比,从39.71%提升至58.15%;国考仅面向应届生的人数占比,从42.02%提升至67.3%。

  对名校生而言,选调生也是一条重要渠道。这项1980年代就已诞生的机制,逐步与各级公务员考试形成体制内人才选拔的两条通道。

  近段时间,多地选调生招录笔试、面试密集开考。根据各地发布的选调生公告,选调生一般重点面向“双一流”高校以及省重点院校招录。

  根据中公教育数据,2022年选调生报名人数再创新高,尤其是只面向“双一流”高校招录的公告,报名人数同比增长30%-50%。

  以顶尖“双一流”清北两校来看,2020年清华大学共有278名毕业生通过定向选调的渠道到基层公共部门就业,这占了当年进入党政机关总人数的87.4%。2021年北京大学选调生签约人数突破800人,覆盖全国31个省区市。

  其实,“体制内”也需要年轻的血液。有学者指出,名校毕业生涌入“体制内”是人才浪费,本身就说明了一些人认知的偏差。

  一个高度发达的地区,需要更高的社会治理水平、服务水平,其中核心就是高素质人才,因此杭州余杭街道才会面向全球招聘,需要高素质人才做好基层的社会治理。中小学老师也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授,恰恰需要综合全面的素质与能力。

  时代一直在变化的道路上,不能再用过去的视角,来丈量今天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