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体育 奥运志愿者遭路人白眼 东京街头没有奥运氛围

奥运志愿者遭路人白眼 东京街头没有奥运氛围

来源:澎湃新闻

  奥运圣火终究将在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里熊熊燃起。

  等待了5年,几经波折,2020年东京奥运会在2021年7月23日正式拉开大幕。偌大的奥运主场馆里,只有收到邀请的部分国家元首和奥组委官员,加上从世界各地来到东京的媒体记者见证了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特殊时刻。

  “说句实话,大多数东京民众对于奥运的期待和向往都没有那么高了。空场办赛和政府的紧急事态宣言打消了太多积极性。”

  澎湃新闻记者不止一次从那些工作、学习和生活在东京的人们口中听到了类似的话,但他们依旧期望奥运的举办能带来一些积极改变。

  “这场盛会还是会展现一个城市的气质和精神,既然开始了,我们就希望能够顺利完成。”奥运赛场的志愿者。奥运赛场的志愿者。

  “做好手头工作,就是对奥运负责”

  “你们是我在奥运开幕式前接待的最后三位媒体记者了,这么晚了,不知道机场外的媒体班车还有没有。”

  7月22日晚上9点,当澎湃新闻记者落地东京成田机场的时候,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已经不足24个小时。

  刚刚走下飞机,机场负责奥运防疫检测的工作人员村田就用一口带着北方口音的流利中文和澎湃新闻记者攀谈了起来。“我妈妈有一半的中国血统,然后我初中和高中时代都是在大连度过,所以中文说得和中国人并没有什么不同。”说起自己的汉语,村田颇为自信,而她的家人还专门给她起了一个中文名——邵暮樱。

  也是因为临近奥运开幕,入境的国外记者已经不多了,村田才有时间和澎湃新闻记者闲聊。

  作为东京奥运会开门迎客的第一道“门面”,村田和她的同事们压力并不小,

  “我们是两班倒,我记得16号那天,我从下午两点一直工作到了凌晨六点,没有间断过。”志愿者为场馆座椅消毒。志愿者为场馆座椅消毒。

  按照村田的说法,她每天几乎都要引导和服务上百名入境的记者和奥运相关人员,但她并不算是东京奥运会的志愿者或者工作人员,“我们是机场这边招募的防疫人员,每天工作都是有工资的,现在是大学暑假,所以也算是来打工。”

  村田说话时有一股北方姑娘特有的直率,用她的话说,她并不是因为“对于奥运的特殊情感”才参与到这场盛会的服务中,但是“既然接受了这份工作,就要做好手头的工作,这也算是对奥运负责”。

  在陪同入境记者们等待核酸检测结果的一个多小时里,村田说到了工作几日来的一个小插曲。

  在16日那天,有一位入境记者的核酸检测呈现阳性,当时吓坏了不少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毕竟这几天奥运不断有确诊的消息。”

  村田说,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们当时没有告诉等待结果的记者们,而是让这位“疑似病例”再次进行检测,最终检测结果呈阴性。

  在随后分析检测为何出现偏差的过程中,村田和她的同事发现,原来是这位记者在飞机上喝了不少酒,以至于在进行唾液检测时产生了阳性反应,“我们也对检测进行了调整,就是为难了当时那批记者,他们足足等了8个多小时。”

  在机场防疫关卡工作了几天,村田也遇到了几次这样长时间等待和情况,但每当记者和奥运相关人员安全入境,不管时间多迟了,也不管对方是否对流程的复杂和漫长有所抱怨,他们都会招手和鞠躬致意,并且送上灿烂的微笑和祝福,“希望您一切顺利。”东京街头。东京街头。

  “在外面,我们不敢穿奥运工作服”

  尽管在社交网络上,不少日本网友也在和大家一起吐槽着东京奥运会的种种负面消息,但对于生活在东京的民众来说,或许没有人比他们更希望这届奥运“一切顺利”。

  “其实在疫情爆发之前,大多数人都是非常期待东京奥运会的,而且东京的氛围也特别好,奥运周边商品的商店也有很多人光顾。”

  当谈起过去两三年来东京民众关于奥运的态度变化时,2019年来日本生活的子岩最大的感慨就是,“现在大多数人的态度都变了,其实很多人都觉得奥运离得很远,或者干脆就不要办。”

  之所以在态度上变得冷淡,很重要一部分原因是——疫情在东京的反复导致政府出台了“紧急事态宣言”,再加上空场办赛的最终决定。

  要知道,在这种“紧急事态”的状况下,饭店营业时间缩短,不少东京民众习以为常的“夜生活”也不得不取消,这也让日本民众的热情锐减。

  事实上,即便是在奥运开幕式即将举行的最后时刻,东京这座城市依旧没有太多奥运的氛围——

  市中心的广告牌几乎没有为奥运的宣传腾出空间,主干道上也没有任何奥运相关的布置和装饰,街道和商业广场也没有因为大赛而变得更加热闹。飞机表演飞过东京上空。飞机表演飞过东京上空。

  为数不多能够证明“奥运依然会举行”的或许就是黑色出租车上的奥运标识了,还有偶尔从空中飞过的那些为了奥运开幕式而在练习的飞行表演队。

  “东京的街道没有布置,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延期一年加上空场办赛之后,政府要节约成本。另一方面就是,不希望过多的奥运宣传引起东京民众的负面情绪。”

  2020年初加入东京奥组委工作的小丽(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其实在东京奥组委内部也有不少分歧的声音,但是大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小丽和澎湃新闻记者分享了一个真实的情况——很多奥运志愿者和工作人员都是到了场馆才换上那些带有奥运标志的工作服,而在场馆之外,他们都更愿意穿着便装。

  “他们很多人都不想被别人知道,他们是为东京奥运会工作的。因为我身边已经有不少人因为这些工作服而遭到路人的白眼和非议了。”

  和子岩一样,小丽也是从2019年开始来到东京工作和生活,并且亲历了大多数东京民众对于奥运会的这种情感变化。

  但子岩也打趣地说,“虽然不能到现场看比赛了,但至少东京奥运会让我们连续放了四天假期,这多少也是一种福利吧。”

  “奥运还是会开,生活还会继续”

  子岩所说的四天假期,是东京政府特意为奥运会开幕调整出来的“小长假”。

  按照子岩介绍,四天假期中,有一天是原本就有的7月22日“海之日”,另一天则是东京政府将10月第二个星期一的国民祝日“体育之日”移到了奥运开幕式的7月23日,再加上周末两天,就组成了这个属于东京奥运的特殊假期。

  “假期总是会让人感到开心的,就像我周围的邻居,专门买了食材,准备在自己的天台上烧烤,然后在网络上观看开幕式。”

  子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也和几位朋友约好了在家吃饭看开幕式,

  “对于开幕式,多少还是有一些期待的。毕竟,这次开幕式经历了这么多变故,还是想看看有什么能够代表这座城市的创意。”

  很难想象,当奥运会再次来到东京,这座城市的民众只能通过电视直播和网络转播来“享受”体育带来的感官刺激。但在疫情之下,这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就在不久之前,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还在社交网路上鼓励东京民众都在家里收看网络直播,为此,日本电视台NHK也专门安排了所有比赛的全程网络直播,几乎所有比赛都能在直播中找到。

  “这也算是东京奥运会吸引年轻观众的一种方式吧。毕竟,现在东京的不少年轻人,家里可能都不会买电视了。”在子岩看来,东京政府也在做着各种努力,但对于东京民众奥运热情的激发也确实有限,

  “可能相比于奥运会,东京民众更关心的是这座城市的疫情,什么时候才能够趋于稳定吧。”

  同样,日本政府也在努力帮助商家。据村田透露,日本政府加大了对商业的帮扶资金数额,数字之多甚至超过了一些店铺的营业额,希望这些商家能理解和支持奥运举办。

  就在奥运前一天,根据日本的官方信息,日本全国新增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5393例,东京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也还有1979例。而东京奥运会累计已有106名相关人员感染新冠病毒。

  “不管这些数字有多少,东京奥运会都肯定要举行了。”在东京生活了10年的Kiki这样感慨,“原本东京民众确实希望借助奥运会来振兴经济,但现在大家只希望疫情不会因此引发下一波高峰。”

  “所以,就祝愿奥运会能够顺利举行,中国队能比出好成绩吧。毕竟,奥运还是会开的,生活也还是会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