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健康 变异株再现!深圳机场传播链致两地6天新增5名本土感染者

变异株再现!深圳机场传播链致两地6天新增5名本土感染者

来源:新浪网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6月20日晚,广东省东莞市麻涌镇街上一家蛋糕店的老板刚刚打烊,就接到上级通知,明天店铺不能营业了。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刚刚去附近做完第三次核酸检测,第一次是十多天前,第二次是6月18日。事实上,她所在的麻涌镇除了要做全员核酸,还从20日起被定为封控区,全镇各出入口设施围闭,实行只进不出。

  6月18日,东莞出现一例感染者李某。东莞在6月18日至6月19日上午对莞城街道、东城街道、万江街道、南城街道、麻涌镇的常住人口及临时来莞人员就地开展全员核酸筛查。6月20日,李某某的一位密切接触者贾某感染,他是广州新华学院东莞校区的在校生,因为这里地处东莞市麻涌镇,20日晚6点开始,该镇开展第三轮全员核酸检测,要求做到不漏一户一人。

  广东这轮新的疫情,起于深圳。6月14日,一位深圳宝安机场工作人员因为接触境外输入病例被感染,到6月20日,已经出现了3名与机场直接相关的感染者,以及东莞的两名关联病例。

  6月18日0~24时,中国新增6例本土感染病例,均在广东省,包括广州2例、深圳2例、佛山1例、东莞1例。其中,深圳和东莞是一条新的传播链,疫情已经延续了一个多月的广州和佛山则是另外一条传播链。这四个城市不仅在地理位置上毗邻,而且也是大湾区经济圈最活跃的城市群,在大湾区内地9个城市中,已经拥有3个人口千万级的城市,分别是广州、深圳和东莞,佛山市人口也接近千万。

  深圳、东莞确诊者病毒基因同源

  6月14日,广州卫健委副主任介绍,广州有8个区域将陆续解封。但在同一天,深圳突然报告1例确诊病例。姜某,男,30岁,宝安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主要负责国际航班入境旅客的流行病学调查工作,6月14日上午出现流涕、发热症状,由救护车转送至宝安区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就诊并随后确诊。

  6月15日晚上,深圳卫健委披露姜某感染的新冠病毒基因测序结果。他与6月10日一架入境航班上3名感染者的病毒测序结果100%同源,均为新冠Delta变异株(B.1.617.2),而姜某也曾负责该国际航班入境旅客的流行病学调查,因此可判定他是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的关联病例。这架航班从南非约翰内斯堡起飞,航班号为CA868。截至6月19日,6月10日抵深的CA868国际航班已报告阳性病例38例。

  6月18日,深圳市新报告2例确诊者。据深圳市卫健委披露,在6月17日重点人群排查中,深圳宝安机场某餐厅服务员、21岁的朱某核酸初筛阳性,次日疾控部门复核为阳性;另一位感染者萧某,是一位35岁的男性,南山区后海航天科技广场A座某公司员工,曾去过深圳宝安机场交通中心,居住在东莞市南城区百悦尚城,6月18日确诊。

  据深圳市副市长陶永欣介绍,6月18日、19日,深圳市疾控中心完成朱某、萧某的新冠病毒基因测序,两人携带的病毒与CA868国际航班输入的3例阳性病例和6月14日报告的确诊病例姜某同源,均为Delta变异株。

  居住在东莞市南城街道的李某婷在同一日确诊为新冠感染者,她系深圳病例萧某的妻子,主要在东莞市内活动,而丈夫萧某则在深圳、东莞两地往返。据媒体报道,发病前,李某没有离开过东莞,没有接触境外回来的人员。李某已完成两针新冠疫苗接种。

  6月20日晚,东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关于6月18日确诊的、家住百悦尚城小区的李某婷的阳性标本,经省疾控中心样本二代基因测序结果显示样本的覆盖度为99.99%,属于Delta株。李某婷是输入关联的本地病例。

  东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罗东表示,李某婷的基因组序列与其丈夫萧某的基因组序列高度一致,但与本次广州疫情的基因组序列不在同一分支。“李某婷的基因组序列与本次广州疫情的基因组序列虽均属于Delta株,但与广州疫情基因组序列存在较大的差异,未发现广州本次疫情中后期所共有的变异位点,提示分别来自不同的传染来源。”罗东说。

  英国超99%病例感染Delta 外防输入压力严峻

  Delta变异株最早在印度发现。为了避免病毒命名对相关国家造成污名化,5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对一些特殊的新冠病毒突变株采用希腊字母命名,印度出现的B.1.617.2毒株改称Delta,B.1.617.1改称Kappa变异病毒。目前,Delta变异病毒已在全世界70多个国家被发现。

  在6月14日深圳姜某病例出现之前,Delta株已经在广州带来了规模不小的一波疫情。5月21日至6月14日,广州本轮疫情已经持续25天,加上佛山、茂名的关联感染者,共报告162例感染者。

  6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广州的这轮疫情看,Delta变异病毒株在短短的10天内就传了五六代,表明潜伏期、传代间隔都缩短了,病毒的传播速度也加快了,而且,感染者的病毒样本核酸检测结果还显示,病毒载量有显著增加的特点。“现有的研究数据显示,Delta变异毒株的传播能力比较强,是目前已经确定的值得关注的变异株里传播能力最强的。”

  在英国,突变株也推高了新的疫情,过去一周,英国日平均新增感染者数量为9284,与两周前相比增长了近一倍。从5月初开始,Delta株数量不断攀升,目前已经是最主要的病毒株。英国公共卫生署(PHE)数据显示,当前英国99%的病例,感染的都是Delta变异病毒,截至6月16日,目前该机构完成的基因测序中,英国Delta变异毒株导致的感染病例总数已上升至约7.6万例,一周前这一数字为4.2万左右。

  相比之下,在欧美别的国家,英国突变株Alpha依然是主流,Delta突变株数量不多,比如,目前美国10%的病例是感染Delta突变株。不过,专家们认为,一些国家可能已经在朝着与英国相同的方向发展,目前可能是由于这些地方基因测序数量开展得不够、检测速度慢,所以暂时还没看到这一趋势。世卫组织欧洲司司长警告说,随着许多国家放松限制,允许更多的社会聚会和跨境旅行,“Delta即将在该地区站稳脚跟。”

  在亚洲,比如越南、新加坡、南亚,Delta突变株已经是当前的优势病毒株。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家金冬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英国出现这一情况,与该国防控措施放松、所用疫苗有效率不够等因素有关。英国卫生部门的数据显示,相比英国突变株Alpha,疫苗对Delta变异病毒的防护能力有所下降。因为疫苗供应的限制,英国之前采取的是“先打第一针”的政策,尽量让更多的先接种上疫苗,但如果只注射一剂英国牛津大学/阿斯利康疫苗,预防有症状感染的保护率只有33%,相比之下,对付Alpha的这一值为50%。

  金冬雁分析,继广州之后,目前深圳又出现Delta突变株所致感染,并不是由于它已经成为全球主导的病毒株,深圳的这次零星病例出现,有其偶然性。但是从Delta突变株席卷英国的经历来看,如果放松警惕,病毒的火是很可能烧起来的,“我们要严防死守,守住不要让它跑进来。”

  一方面,深圳疫情表明,要吸取教训,在涉及境外人员管理的各个环节,都要检查是否有漏洞,比如机场管理、防疫酒店管理,另一方面,国内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以后,出现了防疫疲劳,基本上限制社交距离的措施都已经大大放开了,这种情况下,要更加提高警惕。

  在6月19日晚的新闻发布会上,深圳机场集团副书记陈敏生说,目前深圳机场国际客运进出港航班平均每周大约有20架次,国际货运、包括客改货的进出港航班现在每周平均超过260架次,任务非常重。严防境外输入的风险,机场严格落实闭环管理、集中居住、高频核酸检测、全程疫苗接种的“四件套”。

  冯子健表示,中国进入常态化防控以来,国内多地先后出现过本土的传播疫情,但都与境外输入的病例和进口的货物有关,“无论是通过人还是物,病毒传入以后引起本土传播,我国已经经历了30多起这样的疫情。”说明我国目前面临的风险仍然是境外输入,中国仍然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常态化防控阶段。

  疫情风险几何?

  6月20日晚,在东莞市政府召开的这场发布会上,也通报了6月20日发现的感染者贾某某的相关情况。19岁的贾同学是广州新华学院东莞校区的学生,他与李某婷夫妻是否曾于同一时段在同一场所内活动,仍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

  目前,新华学院只进不出,停止一切线下教学,在校学生全部回到宿舍,禁止学生之间串门聚集,校外的学生就地居家隔离。截至目前,初步判定贾某某在东莞市密切接触者86人,次密切接触者5人,已全部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6月19日晚,对贾某某就读学校再次进行全员核酸检测,结果全部阴性。

  广州新华学院东莞校区目前在校师生有近2万人。《中国新闻周刊》通过查询该校招生相关资讯发现,新华学院宿舍均为学生公寓,广州校区多为6人间,东莞校区为4人间。在大学这样的环境,会不会容易引起更多的传播?

  “并不是说在校学生一定就能传给学校其他人,有这种危险,但现在学校已经采取封闭管理,采取措施很早的话,扩散风险相对还是比较低的。”金冬雁说,每个感染者的传播几率是不一样的。比如,当新冠病毒的R0(基本再生数)为3时,是指不采取措施时,一个携带者可能会感染另外3个人,然而现实中,因为生物学、行为等差异,有人可能会传染30个甚至更多,但也有人可能不会传染给任何人。

  在防控的措施方面,深圳市副市长陶永欣介绍,深圳是“以大概率思维应对小概率事件”,划定确诊病例的密接、次密接、其他重点人员、一般接触人员、全员筛查和专项筛查等圈层,其中密接和次密接实施“21+7”集中隔离措施,核酸检测采取前七天“一天一检”。

  因为机场传播链的出现,深圳机场方面也加强了管控,6月17日9时起,机场提升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等级,目前关闭航站楼内所有商铺,进行消杀工作。深圳6月18日确诊的萧某工作场所、逗留地,以及朱某工作的宝安国际机场5.63万名员工,已经开展了全员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自6月19日中午13时起,所有进入深圳机场航站楼的人员必须出具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东莞自18日19时30分起,对东城、南城、万江、麻涌等镇街高速路口所有车辆采取管控措施,只进不出;19日起,政府呼吁广大市民群众非必要不离莞、不出省,确需离莞出省的,须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东莞城市候机楼也暂停各站点往返深圳/广州的全部发班。来自东莞疫情防控指挥部最新的消息是,6月21日当日对全市人员开展核酸检测。

  陶永欣判断,目前深圳疫情总体可控,大规模扩散风险较低,随着排查工作的进行,不排除在重点人群中出现零星病例的可能。有这个判断是因为,首先深圳3个本土病例均同源,而且重点人群、区域的多轮大规模核酸筛查已经出结果,均为阴性,前述3个病例也是在哨点监测中发现的。

  金冬雁也对这次疫情比较乐观,他认为这次肯定要比广州的规模要小,不会多严重。这是因为感染者发现得比较早,现在的感染路径也比较清楚,堵截得比较早,而且目前没有看到一人传几十个的超级传播者出现。

  尽管是小样本,冯子健说,从这次广东的疫情来看,确诊病例里面未接种过疫苗的人群转为重症或者发生重症的比例显著高于接种过疫苗的人,这表明接种疫苗对于这种变异株仍然有保护作用。截至6月20日18时,广州省累计接种疫苗刚刚跨过1亿剂次,累计接种6674万人,共有3572万人完成全程接种,全人群全程接种覆盖率28.35%。

  深圳和广州最近出现的疫情中,都出现了接种过疫苗的人再次被感染的情况。金冬雁提醒,对于高危人群,比如经常跟感染者接触的人员,即便接种了疫苗,防控还是不能放松,该有的措施还是要保持,这也是一个重要的经验。

  金冬雁也强调,对于有关防控部门来说,当下比较紧要的事情,是尽快搞清楚国内现在用的疫苗,对于Delta突变株的保护率有多高、突破性感染的发生率有多高等问题,并再次基础上评估是否需要改变接种策略,比如,需不要对重点的人群,包括医护人员、机场工作人员进行第三针接种,是否需要疫苗混打等等。光是能够预防重症和降低住院率的出现是不够的,最好是能够预防住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