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 劳荣枝案受害者家属:22年来太难熬曾想自杀

劳荣枝案受害者家属:22年来太难熬曾想自杀

来源:封面新闻

  9月8日上午,刚刚下了10个小时夜班的朱大红在代理律师刘静洁的陪同下从合肥出发前往南昌。

  作为劳荣枝案受害人“小木匠”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希望在9月9日去亲眼见证案件迎来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7条人命都在她手上,怎么能宽容她。等了这么多年,总算有个结果。”

  受害人家属:

  “小木匠”无辜被杀害,妻子22年来“太难熬想自杀”

  从1999年7月22日陆中明被害至今,朱大红一家遭受家里失去顶梁柱的打击已经超过22年。

  据朱大红回忆,1999年陆中明为了给孩子挣学费到合肥做零工。因为丈夫出去打工一个多月没回家,也联系不上,朱大红去公安局询问,才将丈夫遇害和媒体报道中的法子英杀人案联系起来。

  “我之前听说有个木匠遇害了,但根本没想到会是他,知道这个消息后,心都碎了。”第一次见到丈夫的遗体的时候,“我站都没站住,沉掉了,就摔倒了。感觉天都塌了。”回忆起案发后见到法子英的时候,朱大红表示看到他的事就觉得很害怕,但恨不得能上去打他。

  朱大红告诉封面新闻记者,陆中明当时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因为手艺好干活细心,“小木匠”一天至少有60-80块的收入,当时家里的的日子是很有奔头的。“小木匠”的死让朱大红一家的命运就此改变。没有什么劳动技能的朱大红只能各处打工勉强维持家庭的生活费。

  “22年每一天都是煎熬,最困难的时候我都想过去死,是3个孩子让我坚持了下来。”朱大红记得两个孩子5、6岁的时候,自己在田里干农活,下了雨她拉着板车在泥路里走不动。孩子们就后面帮着推车,孩子和她说“妈妈,你不行,还有我们呢。”朱大红说,“孩子们已经失去了父亲,母亲不能再抛弃他们了”。

  庭审现场:

  劳荣枝否认帮购买冰柜,家属质问“你的心是肉长的吗?”

  2020年12月,朱大红在南昌参加劳荣枝案开庭时情绪几度崩溃。

  检方指控,1999年7月22日,为了向另外一名被害人殷建华证明自己有胆量杀人,7月22日,法子英以修窗户为由将无辜的受害人陆中明骗至出租屋内杀害。2021年9月7日合肥,“小木匠”受害现场

2021年9月7日合肥,“小木匠”受害现场

  2020年12月22日,在对该案的质证环节中,劳荣枝否认对杀害“小木匠”一事知情,否认了检方指控其购买冰柜的事实。2020年12月劳荣枝出庭受审

2020年12月劳荣枝出庭受审

  听到劳荣枝否认检方指控其购买冰柜事实,否认对杀害“小木匠”一事知情,朱大红非常愤怒,并当庭质问劳荣枝“你的心是肉长的吗?”

  劳荣枝曾在庭审中痛哭、道歉并希望赔偿受害人及家人,但拒不承认故意杀人:“现在我对我犯下的错误向各位受害者以及家属们说一声对不起,说一声晚了20年的对不起……我承认我有罪,我真心认罪、悔罪,我独自逃亡,失去了投案自首的机会,对不起。”

  朱大红表示,自己不相信劳荣枝会真心悔改,希望法律对其严惩。

  朱大红不愿再忆起这些年更多的经历,“想起更多,我精神都可能会崩溃。”让杀害丈夫的凶手劳荣枝得到应有的惩罚是婆婆去世前的遗愿,也是自己的最大的愿望。这次开庭如果有确定的结果,自己也将带着孩子们去给丈夫坟前祭扫,告诉他罪犯已经得到严惩,希望他可以安息。

  案情回顾:

  法子英杀害7人已被处死刑,劳荣枝涉故意杀人尚在庭审

  1996年,法子英和劳荣枝在南昌杀害了熊姓一家三口后,又在温州杀死两人。

  1999年6月,两人流窜到合肥,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某歌舞厅坐台,物色绑架对象。当年7月22日,劳荣枝勾引安徽男子殷建华赴出租屋,进屋后将其装进狗笼实施绑架。为恐吓人质,法子英又以“做工”为名诱骗31岁的木匠陆中明前来,残忍将其杀害并肢解后藏尸冰柜。法子英落网后,因绑架、抢劫和故意杀害7人于1999年11月18日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并于当年12月28日被公开处决。

  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在厦门落网。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因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在南昌市中院开庭审理,劳荣枝当庭翻供,称长期受法子英胁迫,否认部分杀人犯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