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 到底有多少广东猛男被树叶砸伤?

到底有多少广东猛男被树叶砸伤?

来源:新浪新闻综合

  来源:瞭望智库

  文 | hikaru

  不久前,广东佛山一男子被街边树叶砸伤,上了热搜。

  看到这个标题时,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满头问号并准备好了两百字的吐槽。

  点开图之后才发现,是我错了。。。。。。

  砸伤成年男子的,不是你夹在日记本做书签的那种娇弱的叶子,而是长度以米计算的重型兵器。

  1

  摘叶飞花,皆可伤人

  大王椰子树,属于棕榈科王棕属乔木。体型高大,成年后约有10-20米,叶羽状全裂,弓形并常下垂,长约4-5米,重量可达十几或几十斤。

  因为树形优美,四季常青又耐虫病,因此在两广地区常用作道路两旁的绿化树。

  可就是这么看起来憨憨的傻大个,每年雨季来临之时也存在很多不可控的风险。

  大王椰子的树叶老化枯萎后,会自动脱落。这就很容易随机产生幸运路人,惨遭爆头。

  你琢磨琢磨,这么一颗形如高达的椰子树上,随便掉下点什么都够你喝一壶的。更何况是吸收了雨季水分,自重达几十斤的王霸级树叶呢。

  片叶沾身后,轻者开瓢昏迷失忆,重者直接就和这个美丽的世界告别了。

  近几年,仅在两广地区,这种大王椰子树欠下孽债已经罄竹难书。

  2012年7月,厦门两名女生在江头邮电局门口被大王椰树树叶砸伤,其中一人当场晕倒。

  2014年,台北的蔡先生在仁爱路飙车时,突然眼前一黑摔倒在地。等他醒来时,已经躺在和自己身高一样长的椰子树叶旁了。

  被砸成手臂骨折的蔡先生,事后还患上了PTSD。据他透露,伤好后飙车都要绕过仁爱路。

  2017年,广东番禺一位老婆婆被大王椰树的落叶砸伤头部。半个月后,花都区一名骑电动车的女性被砸翻在地。

  除了无辜的路人外,连停在道路两边的机动车也成了大王椰子树重点“打头”的对象。

  2013年,厦门某小区外停放的一辆私家车,被一片2米多长的树叶透过玻璃插入车内,幸好当时车内无人。

  转年6月,距离上次事故不足几十米的位置,又一辆私家车惨遭树叶爆头。

  以上这些因大王椰子树引起的纠纷,谱写出了半部两广人民的意外伤害史。

  2

  伤人于无形的绿化水果

  在四季果香飘满地的两广地区,道路两旁的绿化带堪称所有水果忍者的精神故乡。

  除了常见的芒果、龙眼、释迦、木瓜外,成串的香蕉、硕大的菠萝蜜,顶风香一里地的榴莲,都让在冬天只能嘬冻柿子过瘾的北方人羡慕不已。

  飘香的水果,有时也潜藏杀机。

  1665年(也可能是1666年,谁知道呢),在英国的伍尔索普庄园,一颗成熟的苹果从树上掉落,有幸砸中了艾萨克·牛顿爵士,后来发生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如果当时砸到牛顿头的是椰子,那经典物理恐怕就要倒大霉了。

  据说,保险业每年理赔的椰子砸死人案件比鲨鱼吃人要多上十几倍,这一数字准确性虽然存疑,但椰子夺命绝不是开玩笑。

  2016年,掉落的椰子把路过的海南海口的一名2岁小女孩砸成了脑震荡。

  2018年,正在海口万绿园锻炼身体的八旬阿公,被迎风吹来的椰子砸中后脑勺,顿时鲜血就染红了身上的衣服。幸好经过及时救治,阿公所有生命体征正常。但我猜,这次惊吓给老大爷心理上造成的伤害更加严重。

  2019年,和爸爸准备去喝茶的14岁少女小晨,刚刚停好电瓶车就遭到了四个椰子的连续击打。

  虽然没有出血,但小晨一个头晕目眩,眼冒金花就晕坐在地。

  某品牌椰汁号称可以从小喝到大,但如果不幸和树上掉下来的成熟椰子亲密接触,你可能就没有机会继续长大了。

  上世界60年代,一名在夏威夷海滩上晒太阳的美国游客,被大风刮来的一只椰子砸中身亡。

  随后,死者弟弟一纸诉状将州政府告到夏威夷州法院,并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赔偿金。

  钱一到位,大批等候躺着拿钱的游客开始在椰子树下聚集,并祈求上帝能赐予自己一个拿到赔偿金的机会。

  短短几日,夏威夷海滩空了,州政府慌了,椰子树不够用了。

  没办法,为了杜绝再次产生幸运游客,夏威夷州政府最终组建了收割大队,一个不留的把海滩上还没满月的小椰子们悉数砍掉。

  时至今日,夏威夷的海滩上“不孕不育”的椰子树还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作为“打头”杀手中的新贵,急着上分的芒果这两年也引发了不少血案。

  泉州的小陈,2018年正常出门上班时,在丰泽广场旁被一个芒果迎面砸中。当下他就感觉有个黑影子在右眼前面缓慢下线。

  感觉眼睛不舒服的小陈,在附近医院开了瓶眼药水应付了过去。谁知道几天后,病情发展到目不视物的小陈被医生通知需要紧急手术。

  原来被芒果砸到下线的是他的视网膜!

  在进行了右眼玻璃体切除及视网膜脱离复位等联合手术,小陈的右眼恢复了视力,但他也同时患上了芒果恐惧症。

  广东的一对夫妻,去年也被芒果砸的人仰马翻,伤势还都不轻。可怕的是,当天砸中他们的不止一个芒果,而是一片芒果。

  就在这个路段,每年到了成熟期都会发生芒果伤人的“大概率事件”。就在采访取材时,忘了带装备的记者手臂上也被砸出了一块劳力士。

  为了避免成熟的绿化水果再伤人,广东地区的环卫部门不得不提前将道路两边的果树薅干净。

  在“打头界”具有体重占比优势的菠萝蜜,算是重量级的一把好手了。

  在自家小区饭后百步走的小谢,被一个硕大的黑影扑面击中后,当场昏迷不醒。

  醒来后已经在ICU的小谢,此时才明白原来自己被一颗5公斤的成熟菠萝蜜打成了脑震荡。

  万幸的是,打中小谢的菠萝蜜还未全部成熟,不然他的脑袋可能和这些被砸的私家车一样,后果不堪设想。

  看完了这些血淋淋的案例后,除了会飞的蟑螂、三寸长的大蜗牛之外,随时喜从天降的水果盲盒已成为北方人的南方新噩梦。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