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经济 不止新能源车,燃油车也开始涨价了

不止新能源车,燃油车也开始涨价了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受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涨影响,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产品已经经历了多次涨价,如今,涨价风波已经蔓延到燃油车领域。

  这一波“领涨”的是豪华车,梅赛德斯-奔驰官方信息显示,4月2日起,旗下14款车型售价均有不同幅度上调,涨幅最低900元,最高达到12.1万元。日前,宝马汽车也宣布对旗下5款车型价格和配置作出调整,价格上涨幅度在1600元至11000元之间。

  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了解,目前其他主流品牌尚无燃油车涨价的通知。但在销售终端,燃油车将大面积涨价的消息却不胫而走,许多销售都以“燃油车即将涨价,如今正是抄底的好时机”为话术推销。

  燃油车是否将迎来“普涨”尚未可知,但自主品牌也已经有所行动:长城魏牌宣布4月15日起,对咖啡系在售车型的官方指导价进行调整,包括燃油和混动车型,上调幅度5000元-12000元。图片来源:华晨宝马图片来源:华晨宝马

  过去几十年来,汽车如此大规模涨价几乎是难以想象的。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以来,已有近30家车企官宣涨价,涉及车型超80款,以新能源车为主,部分车企甚至已经完成了第三轮价格上调。

  而奔驰、宝马以及魏牌的加入,被认为可能是燃油车大规模涨价的起点。在业内人士看来,相较于2015年各大车企的集体“官降”,集体“官涨”的可能性原本更小,但在目前的产业形势下,一切皆有可能。

  涨价潮起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4月21日,今年宣布涨价的车企一共有28家。4月以前,涨价的车型均以新能源车为主,但4月以来,已有3家车企上调燃油车价格。

  据宝马官网4月12日消息,此前由于缺芯片短缺,宝马取消了部分车型的自动泊车辅助系统、手机无线充电及Wi-Fi热点功能,如今芯片已经得到了解决,新生产的车型将恢复这些配置,因此价格也同步进行了调整。

  此次,宝马针对旗下3系、4系、X3、X4、Z4共计5款车型价格和配置进行了调整,涨幅区间为1600-11000元。

  其中,3系作为销量主力,这次也是重点调整对象。譬如,325i M运动套装版、325Li M运动套装版和325Li xDrive M运动套装版涨价1600元,配置上恢复了自动泊车辅助系统;330i M运动曜夜套装版、330Li xDrive M运动曜夜套装版价格上涨11000元,恢复手机无线充电及WiFi热点、自动泊车辅助系统Plus(带360°全景影像)以及BMW行车记录仪。

  此外,宝马负责财务和中国事务的董事Nicolas Peter近期表示,由于全球原材料成本上涨,宝马欧洲全系车型价格也将有3%的上涨。

  相比宝马“花钱买配置”的操作,奔驰涨价则直接声称,因物流成本和投入成本剧增,宣布全系车型涨价。涉及车型包括奔驰进口C级、E级、S级、迈巴赫等,此外还包括了部分国产车型。奔驰此次涨价的幅度在3000元至12.1万元不等,其中S级轿车迈巴赫,涨幅最高达12.1万元。图片来源:奔驰图片来源:奔驰

  实际上,在开启中国市场调价之前,奔驰、宝马、奥迪均已在部分海外市场进行过一轮涨价。奔驰在4月1日宣布,其在印度市场销售车型价格将上调3%,理由是原材料价格上升和物流费用不断提高。

  长城汽车旗下的魏牌官方表示,受到原材料、芯片以及核心零部件价格上涨等因素,品牌旗下车型除了摩卡DHT-PHEV价格保持不变之外,其余车型上涨幅度为5000-12000元,具体调价车型如下表所示。本次调价于4月15日零时生效,但生效前支付订金用户不受本次调价影响。图片来源:长城魏牌图片来源:长城魏牌

  至于这次涨价会不会如去年的特斯拉涨价一般,引来大量“跟风者”?

  汽车分析师、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表示,相对于新能源车,近两年燃油车市场增长乏力,市场竞争激烈,如果轻易涨价,可能面临市场份额被抢走的风险。此外,受限于传统燃油车的经销商模式,车企与经销商之间有关于压库、返点的一个长期合同,所以价格不能随意变动,只能通过优惠的方式来调整供需矛盾。

  成本承压

  有分析认为,涨价是企业的营销手段,借此赚取市场眼球,但这种说法并不受认可。事实上,今年一季度国内主流汽车品牌销量大多出现大幅下滑,豪华车也受到重挫,在此时以涨价这一影响销量的手段进行营销显然得不偿失。

  各企业宣布涨价时,均表示了成本上涨问题,但燃油车涨价的原因也并非原材料价格上涨单方面因素造成的,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除去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幅度过大之外,芯片短缺等多种因素也映射在了燃油车涨价身上,在多种因素的推动下,才会让燃油车也面临着涨价风波。

  招商证券指出,2022年铜和铝的价格均创下近十年的新高。1-2月,长江有色铜/铝/不锈钢的均价分别同比上涨了13%、36%、7%;用于净化尾气的钯价格涨幅超过65%,就连生产汽车玻璃需要用到的纯碱都涨价了。这些因素无疑加剧了车企特别是豪华车的成本压力。

  魏牌汽车CEO李瑞峰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现在不光是芯片、电池材料成本持续上涨,像钢铁、橡胶、铝合金价格都在上涨,确实真的扛不住了。”图源来源:微博@魏牌李瑞峰图源来源:微博@魏牌李瑞峰

  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表示,受原材料、零部件价格上涨影响,广汽集团表示其2021年成本增加70亿元。宝马的Nicolas Peter表示,在俄乌冲突的大背景下,由于原材料成本上涨,宝马整体制造成本可能会增加12亿美元。就连本田首席财务官Kohei Takeuchij近日也对媒体表示:“我们通常通过内部努力削减成本来消化成本上涨,但如今涨幅太大,已无法消化。”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的上海疫情同样给国内车企的成本控制带来了更多挑战。“江苏等周边地区零部件厂商生产和交付延迟,导致车企生产受限,该行认为汽车供应链紧缺成本上升,估计汽车及零部件行业短期利润承压。”中金在其报告中指出。

  对于上游原材料未来的价格趋势,张翔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全球产业链的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短期内价格仍将维持当前态势。除此之外,崔东树认为,4月乘用车产销面临不确定状态,汽车营销市场环境也会变得更加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