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一名娱乐记者 竟查清了一件中美争论许久的敏感事件

一名娱乐记者 竟查清了一件中美争论许久的敏感事件

来源:环球时报

  去年夏季,众多美国媒体都在炒作一件让中国人很摸不着头脑的事情,称很多美国人莫名其妙地收到了从中国寄来的“神秘的植物种子”。

  当时,此事还在美国社会和网络空间上激起了不少的恐慌情绪,并由此衍生出了很多妖魔化中国的阴谋论。

  而美国政府给出的说法则是,这些来自中国的种子很可能是中国的电子商务企业在“刷单”。随后,这一看似“合理”的“刷单论”,也很快让这起困扰中美两国的怪事,“平息”了下去。

  可一年后的今天,来自美国GQ杂志的一位知名娱乐新闻记者,却通过细致的新闻调查,发现了一个惊人的情况。

  这位记者名叫Chris Heath,是美国GQ杂志的一位相当知名娱乐新闻记者。然而,他最近撰写的这篇揭秘所谓的“神秘中国种子”事件的文章,其水平却超过了很多美国正经的新闻记者。

  因为,他是真的认真调查了这起曾在去年搞得美国人“神经兮兮”的事件的来龙去脉,而不是像某些美国媒体和新闻记者那样,只顾着靠炒作恐惧中国的焦虑情绪来赚取利益。

  那么,他到底从通过调查发现了什么呢?

  从刊登在美国《大西洋月刊》上的这篇文章来看,在所谓的“中国神秘种子入侵美国”的事件于去年夏季出现后,因为美国媒体的炒作以及当时美国民间因为新冠疫情和政客的煽动而对中国产生的负面看法,很多人一度都认为这些种子是中国用来“祸害”美国的。

  其中,有的人就认为这些种子与新冠病毒一样,是一种伤害美国的“中国病毒”;还有的人认为这些通过邮政系统邮寄过来的种子,是中国用来搞乱美国的邮政系统,进而破坏美国当年11月的总统大选的;甚至有人认为这些种子里可能装有“间谍芯片”,是用来监控美国人的。而更多人的虽然无法判断事情的真伪,但也被这些传言搞得神经兮兮。

  就连美国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员,当时也在散布着这种妖魔化中国的焦虑情绪。比如下图中这个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农业专员,当时就用极具种族主义的口吻说道:“我已经受够了这些来自中国的意外了,先是中国病毒,然后是杀人黄蜂,然后是因为间谍问题关闭(中国驻)休斯敦的领馆,现在又是这些邮件里神秘的种子。”

  而美国媒体更是没有起到任何积极的作用,比如美国福克斯新闻网就为了收视率,拼命借此事贩卖恐惧中国的焦虑情绪,称这些种子可能是来自中国的“生化武器”。

  诸如《纽约时报》等自诩专业的媒体,也没有去详细查清此事,而是直接引用了美国农业部就此事给出了一个结论,称这些被寄到美国来的神秘种子,是中国外贸的电子商务企业“刷单”所致。

  可Chris Heath却发现,即便美国农业部已经就此事给出了一个“定论”,为这些中国电子商务企业提供平台的美国大型电商品台方亚马逊公司,仍在坚称这些来自中国商家的种子不是“刷单”,而是美国的买家自己下单购买。

  同时,Chris Heath也对于中国商家为何会集中选在2020年夏季刷单感到奇怪,而且还做得这么明显。这么“不约而同”。因为如果他们真要进行刷单这种欺诈性质的操作,至少也要偷着来,怎么会搞得动静这么大呢?

  这些疑点,促使这位记者开始更详细地调查此事,尽管他也表示自己起初还是更倾向于认为是中国商家在“刷单”,亚马逊只是在死撑。

  可当他找到了那些最初投诉自己家收到了“神秘中国种子”的美国家庭,将他们收到的这些所谓的“神秘”包裹上的单号,与他们自己在亚马逊上下单的记录进行了比对后,他被惊呆了…。。

  原来,他随机找的三户在“神秘中国种子”事件中最有可能遭遇“刷单”问题的家庭,居然全都有自己亲自在网上下单买过种子的记录,而且他们购买的恰恰就是来自中国商家的种子。只是,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当时自己下单的商家是来自中国商家,而且下单的时间和实际到货的时间也差得比较远,结果他们就“忘记”了。

  Chris Heath还相当诚恳地表示,因为起初不太相信亚马逊方面给出的是这些家庭自己下单买的种子的说法,他曾为了迎合自己的这一判断而想对证据进行“有选择性的筛选”。可随着调查的深入,他发现自己的这一认知已经完全站不住脚了。

  由此,他推断出了一个更为可能的情况:

  1、受新冠疫情影响,不少美国人在2020年春季的时候决定待在家里重点植物消遣,并在亚马逊上买了种子,导致网购种子的需求量大增;

  2、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种子其实是中国的商家在售卖,而且种子的价格确实很便宜,很多人便不会想到发货的地方是在大洋彼岸的中国;

  3、然而,因为疫情的影响,这些中国商家的发货也遭遇了延误,当这些货物最终抵达时已经距离下单过去几个月,而且一下子还来了一大堆种子;

  4、这些因素合在一起,再加上一些中国的商家为了让种子通过海关,会将包裹说成是珠宝,这便令这些美国的买家对他们卖过这些中国种子的事,“断片”了……

  当然,Chris Heath深知只有三个案例还不够证明他的“断片论”,所以他和另一名调查人员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调查了更多的案例。

  他说,虽然在这一调查过程中,每个人遭遇的情况并不完全一样,比如有的人下单购买的种子和收到的种子并不一样,有的人受到的种子并不是来自中国,而是诸如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有些人则不是在亚马逊上下单的,还有的人则干脆不愿意配合这一调查。

  但他表示,他们发现那些愿意配合调查的案例中,绝大多数的案例都和亚马逊平台有关,而且尽管这些人一开始都觉得自己是“神秘中国种子”的受害者,觉得他提出的“断片论”并不靠谱,可当他们真的去检查了自己早前的下单记录后,却都被惊到了——就连一个来自英国,且在去年6月最早向英国媒体“咋呼”说自己收到了“神秘中国种子”的女子,也发现自己确实在去年4月买过种子,然后这批种子是在6月到货的……

  ChisHeath还把他这番辛苦调查的发现告诉了美国农业部,并询问这家美国政府机构当时是怎么得出这些中国种子是“刷单”而来的,有没有证据。

  可后者却似乎耍起了官僚主义,称他们没有证据,但他们工作重点也不是搞清楚“问题是怎么发生的”,而是“阻止这一农业威胁”。

  有熟悉美国农业部情况人还透露,该部门仍然认为“刷单”才是主因,理由是“不可能有那么多人都忘记了自己下单买过种子这件事,或为此撒谎”,以及“神秘中国种子”事件也发生在了澳大利亚、英国等其他国家。

  对此,Chris Heath客观地表示,他其实并不排除“神秘中国种子”事件中可能有诸如“刷单”这样的情况,但他认为此事中也很可能存在人们因为种种原因“忘记”或完全没意识到了自己下单买了中国种子的情况。

  “我们中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自己在使用的机器和系统,我们只是点击一下鼠标,就继续去干别的事去了”,Chris Heath写道,“可与此同时,在数千乃至数万公里外,一些事情却在发生,一些步骤已经展开,齿轮在转动,一些决定——也可能是错误,已经被做出”。

  “当这番因果关系激起的涟漪波及到我们之时,我们或许已经无法在辨别出之前是我们把石头扔在水里的了”,这位记者相当诗意地写道,并用这句话结束了他的这篇文章。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这篇非常详尽和客观的调查文章,目前在境外的社交网络上已经引起了不少喜欢理性看待问题的人士,乃至科学界人士的关注和转发。一些中国外交官也已经转发了这一文章。

  有人还评论说,其实这个种子的事情,和目前的新冠病毒的来源问题挺相似的,人们什么都没搞清楚就在忙着下结论,编造阴谋论,攻击中国的武汉病毒所,可真相却远比人们以为的要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