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娱乐 《鱿鱼游戏》的艺术和建筑:用“超现实”包裹荒诞

《鱿鱼游戏》的艺术和建筑:用“超现实”包裹荒诞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一部《鱿鱼游戏》引发热议,除了对于其中所揭露的社会问题的探讨,剧中“打画片”“抠椪糖”等游戏也在生活中流行起来。事实上,剧中的建筑布景以及艺术参考也成功地烘托了剧情。从里卡多·波菲著名的“红墙住宅”,到对于埃舍尔、朱迪·芝加哥等艺术家作品的借鉴,《鱿鱼游戏》以各种超现实的布景包裹了一个微缩的荒诞社会。

  《鱿鱼游戏》海报

  日前,韩剧《鱿鱼游戏》在全球范围内备受关注,上线28内获得1.1亿用户观看数,成为该平台史上“最火的剧集”。这部9集连续剧讲述了456名玩家面临经济窘境,被带往在一处封闭建筑中,必须在六轮韩国传统儿童游戏中竞争。输掉游戏的人会被残忍杀害,而最终唯一的赢家将获得456亿韩元(约2.5亿人民币)的奖金。惊悚剧情以及背后的社会隐喻是其备受热议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剧中的建筑布景以及艺术参考也成功地烘托了剧情。该剧艺术总监蔡景善说道,“在美学上,我们营造了场所和布景,试图让观众共同思考‘鱿鱼游戏’背后的隐藏意图。”

  剧中的彩色楼梯 图:Netflix

  在《鱿鱼游戏》的布景中,建筑被视为一种增强紧张感和情绪的工具,为叙事增添了视觉与空间的元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如同迷宫般的彩色楼梯。这一设计显然受到西班牙建筑师里卡多·波菲(Ricardo Bofill)红墙住宅(La Muralla Roja)的影响,楼梯连接了不同层级的空间,通往极简而空旷的空间。红墙住宅本身则受地中海地区传统北非城堡外形的启发,50个套房由诸多庭院将住宅连接起来,模糊了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界限,该组织的特点是一系列连锁楼梯、平台和桥梁,是对典型北非城堡循环路线的现代诠释。

  红墙住宅 图:Ricardo Bofill

  和鲜艳的色彩形成张力的是,剧中这一迷宫式的布景透露出无序与不安感,楼梯彼此交织,挑战着重力。除了波菲的红墙住宅,导演黄东赫透露,这些楼梯还是对荷兰艺术家埃舍尔(MC escher)的致敬,埃舍尔常常在作品中探索悖论与错觉,描绘着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场景,而《鱿鱼游戏》同样流露出了这个微型现代社会的荒诞与超现实。这种超现实感还延续到了游戏场景中。在“一二三木头人”中,巨大的机器娃娃操纵并监视着游戏,让参赛者显得比实际更加渺小;到了“戳椪糖”游戏,参赛者们又置身于一个有巨型滑梯和攀爬架的操场,人和物体的尺度发生了颠倒。此外,剧中简化的房屋,虚假而又封闭的天空和充满儿童手绘风格的背景也充满超现实色彩。

  埃舍尔作品

  “一二三木头人”的巨型娃娃 图:Netflix

  剧中的“游乐场” 图:Netflix

  在剧中,参赛者们的“宿舍”像是一个升级版的罗马剧场,由床铺构成,其中一些甚至达到了7层。在采访中,艺术总监蔡景善对参赛者睡觉用的金属床阶梯设计进行了评论,“现代社会就像一场不断攀爬阶梯的竞赛,我们想到在床的设计中表现这一点”。她提出一种呈现方式,将参赛者如堆积在仓库货架上的物品般呈现,而非将他们视为人。

  参赛者们的“宿舍” 图:Netflix

  对于当代建筑的另一大参考出现在休息室中,这一明亮的白色空间让人联想起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或是圣地亚哥· 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的设计。这两位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和扎哈。哈迪德都试图把建筑引向一种无重力的状态,赋予建筑以运动的势态。蔡景善解释道,他们试图在白色房间里创造出一种不安感,难以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想要创造一个‘未知的空间’。”

  白色休息室 图:Netflix

  扎哈·哈迪德 建筑作品

  除了建筑,剧中还有不少对于艺术作品的引用。在第二集中,探案警察黄俊昊去失踪的哥哥的房间去寻找线索,桌上出现了几本关于艺术家的专著,包括毕加索、莫奈、梵高和勒内·马格里特。法国精神分析学家雅克·拉康(Jacques Lacan)的《欲望理论》也出现在这里。这一切或许暗示了剧集的主题,即欲望和死亡。

  从世界各地来观赏最后游戏关卡的VIP 们的观赏大厅也是剧组重点设计的场景。昏暗的灯光,茂密的丛林,与法国画家亨利·卢梭的画作《梦》有几分联系,画中女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带入森林中,依靠在沙发上,看一条蛇为她吹奏。圣经中,蛇代表撒旦,而蛇这个元素在VIP大厅里经常出现。VIP 们带着动物面具,而其他人则扮演丛林中的动物,似乎暗示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邪恶世界。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佩戴面具的VIP 们与艺术家达利(Salvador Dalí)为参加1972年超现实主义舞会的宾客们设计的穿着有异曲同工之处。

  亨利·卢梭的《梦》

  1972年超现实主义舞会上的宾客

  在关键的“晚餐”一幕里,最后剩下的三位参赛者围坐在三角形餐桌外,这一布景显然参考了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在20世纪70年代所作的著名女性主义作品《晚宴》:芝加哥在一个三角形的桌子上摆放了39个餐布和碟子,意为替39名神话和历史上的著名女性预留的座位,这些影响过世界的女性在漫长历史中始终处于被忽视的境地。芝加哥在《晚宴》中主张了平等,而《鱿鱼游戏》中,“人人都有可能成为最终赢家”的平等却成为了荒诞。

  《鱿鱼游戏》中“最后的晚餐” 图:图:Netflix

  朱迪·芝加哥《晚宴》

  (本文参考archdaily、designboom、artnewspaper等网站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