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如何看待章莹颖案判决?

当地时间7月18日,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利亚联邦地区法院法官沙迪德(James Shadid)根据陪审团裁决,宣判已于6月24日被裁定一项绑架导致死亡和两项伪证罪罪名成立、涉嫌在2017年6月9日杀害伊利诺伊州大学香槟分校中国留学生、26岁章莹颖的被告–同校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终身监禁,不得减刑或假释。

对于这一判决,许多持续关注此案,对被告残忍、冷血深恶痛绝的国人感到不能理解、接受,在他们看来,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美国法庭何以作出如此判决?是否因为受害者是外国人、被告是美国白人才如此量刑?他们更希望了解,对此案的判决结果,普通美国人是怎么看、又是为什么这样看的。

从目前情况看,大多数美国人对这次判决结果是认同的。

“废死运动”虽可追溯到罗马共和国时代,但真正闹出大动静却是从北美、确切说是从美国开始的,1967年美国联邦政府废除死刑,虽然1976年恢复,但各州”废死”的越来越多,如今已达21个州之多(其中就包括这次庭审所在地伊利诺伊州)。

必须正视一个事实,即美国当代对谋杀案判处死刑的比率是偏低的,2006年左右《纽约时报》的统计,是约300个谋杀罪名成立者只会有1例被判死刑,而如今这个比例只会更低,且这些判死刑的谋杀罪犯,基本上都是连环杀人案的案犯,”一条人命不足以判死刑”已成了美国司法圈乃至社会公众的普遍认识,尽管章莹颖案性质恶劣,但仅凭一个个案想扭转美国社会几十年的认知,难度实在有点大。

目前美国联邦和军队司法体系保留了死刑,而在州一级如前所述,有21州”废死”,其余各州仍保留死刑。但耐人寻味的是,死刑判决数量也好,判决后执行效率也好,都是州一级远胜于联邦一级。根据美国死刑中心数据显示,美国直到1988年,也即联邦层面恢复死刑后12年,联邦司法体系才执行了第一例死刑判决,截止目前一共执行死刑3例(平均14年才执行一例),而目前已判决、尚未执行的联邦-军队司法系统死囚总数,也不过62人。之所以如此,首先是联邦司法系统”判死”门槛很高,其次是北美司法体系存在所谓”上诉怪圈”,一旦进入这个”怪圈”,就会反复纠缠,持续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不已。

联邦司法体系”判死”的门槛有多高?

首先,检察官在起诉中必须明确提及可”判死”的罪名;其次,由多达12名各界人士组成的陪审团必须在”认定罪名听证会”上以简单多数确认被告犯有上述罪名;第三,同一个陪审团必须以全票认同。如果说第一、第二关只是”有难度”,那么第三关几乎是过不去的门槛–正因如此,最终在联邦司法体系中被”判死”的,都是些轰动全球的连环杀手(即便他们也折腾至少10年才能”活到头”),克里斯滕森虽是穷凶极恶、罪大恶极之徒,但还排不进这个”榜单”。

值得一提的是,并非美国人对章莹颖案另眼相看,因为她是外国人而故意对罪犯网开一面,恰相反,在这种”判死刑特别不被认同”的氛围里,人数多达12人的陪审团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裁定被告有罪,且其中10人认同判死刑,不认同的两人也仅仅是对死刑本身不认同,仍然对罪犯罪行的严重性深恶痛绝,这在北美当代司法案例中,已是罕见的场面了(想想辛普森杀妻案就明白了),此次整个司法程序中,除了必须为被告利益最大化尽力的指定辩护人,法官、检察官都用极为严厉的态度对待被告,这也是非常罕见的。

但必须正视这样一个现实,即美国社会对死刑的普遍认识就是如此,美国司法体系的运转现状也就是如此,章莹颖案虽震惊全美,但的确还远不足以改变和扭转这一切,”无期徒刑、终身不得保释和减刑”已是现状下事实上的”顶格处罚”了:当今绝大多数美国人相信,让穷凶极恶的罪犯”牢底坐穿,郁闷到死”,比杀了他让他一了百了,是更有效的惩罚–尽管许多华人同胞未必能认同这一点。

(来源:多维新闻)

Summary
美国人如何看待章莹颖案判决?
Article Name
美国人如何看待章莹颖案判决?
Description
国伊利诺伊州皮奥利亚联邦地区法院法官沙迪德(James Shadid)根据陪审团裁决,宣判已于6月24日被裁定一项绑架导致死亡和两项伪证罪罪名成立、涉嫌在2017年6月9日杀害伊利诺伊州大学香槟分校中国留学生、26岁章莹颖的被告--同校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终身监禁,不得减刑或假释。
It's only fair to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