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关系紧张 华裔科学家处境微妙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网站截图
美国《休斯敦纪事报》4月19日报道说,在休斯敦的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正在开除三名科学家,此举跟担心中国试图盗窃美国科研成果有关;这是自美国联邦政府有关官员指令一些学术机构调查某些特定的教授违反研究资金发放机构政策之后第一批公开透露的处罚举措。观察家们认为,这一新闻凸显出在美中关系紧张之际华裔科学家处境之微妙。《休斯敦纪事报》的报道说,在采取上述举措之前,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去年接到美国最大的生物医学研究公共资金发放机构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电子邮件,那些电子邮件指称该中心有五个教授有利益冲突,或没有报告来自外国的收入;得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帮助的国立卫生研究院要该研究中心在30日内作出回应。

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被认为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癌症研究中心,在2018年获得国立卫生研究院1.48亿美元的研究资金。该中心主任彼斯特斯在接受《休斯敦纪事报》采访时说,假如中心不采取行动,假如为申请研究资金而提交的材料有不实或不完整信息,国立卫生研究院就可能不给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发放资金。

《休斯敦纪事报》的报道说,“在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采取上述行动之际,华盛顿和美国各地日益担忧中国和其他外国政府正在利用美国政府资助的研究为它们自己谋取好处,那些国家为此征召学生和访问学者从不公开的研究申请中窃取知识财产,引诱科学家在外国设立和运营另一套试验室。”

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向《休斯敦纪事报》提供了五个相关案件的内部文件的副本,涉事的科学家的名字在文件中被遮蔽,但该中心主任彼斯特斯说,那些人都是亚裔。《休斯敦纪事报》和《科学》杂志证实,其中至少3人是华人。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美国媒体相关的报道显示,那些受到处理的科学家的问题是没有按照规定在美国报告他们在中国的收入和活动。这显然是个别人的问题。但对来自中国的人来说,这个问题有它的特殊的复杂性。

胡平说,“毕竟这么多年来中国到海外、到别的国家成为别的国家的公民这种情况应该说还不是太多,因此很多中国的人还没有树立起一种观念,这就是,你加入了另外一个国家的国籍,你就成为那个国家的公民,你应该首先效忠那个国家。这对很多西方国家的人来说就是理所当然很正常的事情。比如德国人,瑞典人到了美国加入美国国籍,他们就认为自己是美国公民。但我们哪怕是在外国第几代了,我们还认为自己是华人,认为我们是中国人。现在牵涉问题的还都是第一代,这个情结就更重了。”

胡平说,华人本来在国家认同和效忠对象的问题上就有一定的历史和文化障碍,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其中包括一度公开大张旗鼓地推出并宣传的从海外挖顶尖科研人才的所谓“千人计划”更是使问题复杂化,恶化。

胡平说:“在现在这种背景之下,中国政府很知道利用你的这种情绪,利用这种感情,让你做出一些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不符合你所在国的利益的事情,而很多人缺乏国家效忠的观念,觉得回到自己的祖国,回到中国做一些事情好像是理所当然,而且可以得到一些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回报,并为此感到相当的享受。这自然就使这个问题变得格外严重。”

美国国立卫生院也向同在休斯敦的另一个重要的生物医学研究机构贝勒医学院提出了该学院四个研究人员的问题。但贝勒医学院没有开除一个人。《休斯敦纪事报》报道说,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的调查提到该中心受到调查处理的五个教授当中有3个可能参加了中国的“千人计划”但都没有报告,但贝勒医学院没有一人参加“千人计划”。

外国人在美国盗窃科技研究成果拿到国外去被其他国家利用的问题在美国并不是一个新出现的问题。美国作为当今世界头号科技大国,因此也自然而然成为窃贼所觊觎的对象。美国2017年的一份报告说,中国的知识产权盗窃活动给美国造成高达每年6000亿美元的损失。但胡平说,美国现在之所以特别担心美国科技研究成果被窃取为中国所用也是因为有另外一种忧虑:

胡平说:“中国又是一个专制的国家,专制的政府,而且它的专制性随着它的(在经济、科技、军事上的)崛起而日益增长,这当然是对美国,对普世价值都构成挑战。就是这个大背景,我觉得才使整个问题变得特别严重。而且中国现在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明显地表现出对普世价值的敌对,当然也有对自由国家自由世界的敌意。”

就在《休斯敦纪事报》报道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在担心被中国窃取科研成果的大背景之下开除华裔科学家的消息之前的两个星期,中国官方媒体刊发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篇正式讲话,习在讲话声言“资本主义最终消亡、社会主义最终胜利”。

鉴于美中关系紧张,再加上来自中国的人似乎在国家认同和效忠对象上有特殊的障碍,包括中国人、华人在内的很多便认为所有的华人都成为被怀疑的对象,都被蒙上了阴影。胡平说,在法治国家必须强调个人,而不能以族裔判断人。

胡平说:“认真说来是跟族群族裔没有关系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具体的个人。即使是按照统计有一个族群做某种事情的人多一些,但具体落实到你张三李四,你就是你,他就是他。哪怕某一个族裔的人做某种事情的人比较多,但你偏偏不是其中之一,那你就不是。”

在中国日益在国际舞台上咄咄逼人、挑战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历来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之际,美国政界和政府也对来自中国的威胁日益感到担忧。

去年2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雷伊在美国国会作证,指出中国正在使用非传统的情报收集者对美国社会进行面的渗透,“尤其是在学术场合,无论是教授,科学家,还是学生,我们在联邦调查局在全国各地几乎所有分局都看到这种情况。”

雷伊的这番话立即在美国引起激烈争议和抗议,尤其是华人社团群体的抗议。长期在中国生活的美国媒体人和中国问题专家利明璋(Bill Bishop)在接受《外交政策》杂志采访的时候表示,雷伊的这番话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非常危险,会导致一种风险,给华裔造成不良影响。利明璋说,“我非常担心,尤其是在眼下这种环境中,尤其是鉴于自2016年美国选举以来的(有关中国威胁的)种种言论,这种话可能很容易演变为非常恶劣的东西。”

在另外一方面,在警惕来自中国的科学家窃取美国科技成果的言论甚嚣尘上之际,美国也有很多人,包括科技界的很多人担心,这种环境会导致具有中国族裔背景的科学人才对美国望而却步,转而去他国家发挥自己的才能,从而使美国的科研蒙受无形的、甚至可能是重大的损失,因为当今世界的国力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人才竞争。

(来源:VOA)

Summary
美中关系紧张 华裔科学家处境微妙
Article Name
美中关系紧张 华裔科学家处境微妙
Description
休斯敦的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正在开除三名科学家,此举跟担心中国试图盗窃美国科研成果有关;这是自美国联邦政府有关官员指令一些学术机构调查某些特定的教授违反研究资金发放机构政策之后第一批公开透露的处罚举措。观察家们认为,这一新闻凸显出在美中关系紧张之际华裔科学家处境之微妙。
It's only fair to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