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oyse + Brinkmeyer Apartments
    Royse + Brinkmeyer Apartments
  • Burnham 310
    Burnham 310

发泄情绪和逃避现实 吸食‘笑气’堪比吸毒

小美吸食笑气后去电音节狂欢照片。照片由受访者小美提供

【侨报记者王珂莹3月27日亚凯迪亚报道】“打气球/吹气球”早已成为了两个吸食“笑气”的行话。之前已经有不少关于留学生在美国因为吸食过多“笑气”而导致下半身瘫痪荒废学业的报道,然而在留学生群体中吸食笑气的现象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所谓“打气球/吹气球”,就是吸食一种名叫一氧化二氮,也称作“笑气”的气体。这种略带甜味、凉丝丝的气体,会让吸入者有短暂的欣快感,少量吸食会产生麻醉的效果,但过量吸食会对身体造成难以估量的危害。

记者采访了有过吸食笑气经历或者身边家人朋友有过吸食笑气经历的3位同学,发现留学生吸食笑气的主要目的是因为新鲜追求刺激,但主要原因是缺少家庭关怀和良性社交,因此一人独自留学在海外、面临学业压力或者感情受挫的情况时,便容易通过吸食笑气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发泄情绪和逃避现实问题。

S的一位室友就是一名笑气吸食者,S说他吸食笑气的这半年内,眼睁睁的看着他从一个阳光大男孩变成一个阴气沉沉的人。S说:“半年前我的室友失恋了,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差不多关在房间里两天后,朋友叫他去聚会散散心,回来以后他心情明显变好,我还挺替他开心的,以为他从失恋中走出来了。然后我就发现家里开始出现一箱一箱的东西,我问他是什么,他说是笑气,是一种气体,不是毒品,比大麻对人体的伤害指数还要低。从那以后,他的情绪起伏就变得很大,一会儿突然很兴奋,然后下一秒就变得十分暴躁。再后来就看他经常宅在自己房间里。以前我们总一起去打篮球,我叫他和我们打篮球他也不去。因为我们是室友,平时都是轮流倒垃圾,他本身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经常是垃圾箱还没满他就会把垃圾倒了,因为他说垃圾放久了会有味道他受不了。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不再爱倒垃圾了。春假的时候,我和女朋友去旅游了10天,回家的时候家里垃圾成堆,周围爬满了蚂蚁,有些蚂蚁还爬到了我的房间咬了我的手臂。我女朋友看不下去了,敲他房间的门,让他去倒垃圾,谁知道以前一向脾气很好的他二话不说就对着我女朋友破口大骂,并且要动手打她,还好我及时制止。我当时就说你现在立马去倒垃圾,你要打人的行为是蓄意伤害,我要报警。结果他又突然跪下来求我们让我们放过他。”

“然后呢?你们报警了吗?”记者问。

“没有,我看他把垃圾倒掉就不了了之了,但是第三天他就离开家了,现在差不多两个星期了也没有回来。我看他在微信里还会发动态,但我给他发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也没有回复我。”

“有没有试图联系过你室友的父母呢?”

“我有想过,但我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而且我室友告诉过我,他爸妈很早就离婚了,现在各自有了自己家庭,他出国也是为了不想再给他们添什么麻烦。”

Z的妹妹曾是一名笑气吸食者,还好Z发现的及时,在他妹妹还没有完全上瘾的时候被Z及时制止住了。Z说:“我妹妹一向很机灵,她说话语速快,对什么也很好奇。我在西雅图上学,我妹妹在洛杉矶,放假的时候有时间我都会去看看她。去年感恩节之前我有段时间非常忙,没有和她说话,等到感恩节我去找她的时候,我发现她整个人很反常,说话语速变得很慢,而且经常在放空。我问她一些问题,她要反应5秒才告诉我,而她问我的一些事情我刚回答完不到10分钟她又问我一遍。因为我身边很多人都有过吸食笑气的经历,所以我知道吸食笑气的人前期是什么样子的,我特别严肃地问她是不是吸笑气了,她承认了。”

“当时知道了自己妹妹吸食笑气是什么感受呢?”记者提问到。

“特别心痛而且特别自责。我觉得是我这个哥哥当的不够好,如果我能花多点注意力在她身上该多好。”

“这件事有通知父母吗?”记者问道。

“没有,我们是单亲家庭,是我妈妈一个人带大我们兄妹俩的,因为妈妈比较强势,妹妹青春期开始她们就总吵架,如果我妈妈知道了这件事可能她会情绪崩溃。”

“现在妹妹好一些了吗?”

“现在她已经不碰那些东西了,当我知道她吸食这个东西后,感恩节过后我就把工作辞了,搬来和她一起住,有家人陪伴和照顾她也没有那么孤单了,有什么烦恼她也会和我谈心,就不再依赖这些东西了。”

小美曾是一名笑气吸食者,她说,她之所以开始“吹气球”,是因为她曾经喜欢的男生很喜欢和朋友聚会时“吹气球”,所以为了和自己喜欢的人有共同的爱好和话题,她也加入了“吹气球”的行列。

一开始是真的因为喜欢他才做,但后来她自己就上瘾了。她说:“每一个小罐笑气只有8克,在我‘吸气球’短暂的10秒里,觉得一切都失去意义,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会想。后面我对‘笑气’的需要越来越大,我吸食的也越来越多,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深渊,却没有办法从中爬出来。那会儿我每天只做两件事,吸笑气然后睡觉,然后再吸。我每天都觉得活的很没意思,心情很抑郁想过轻生。那段日子灰暗到让我现在想起里都压抑。”

“那最后是怎么摆脱笑气的呢?”记者问道。

“是我的一个好朋友,那段时间她一直陪着我,固定带我看心理医生。我刚戒掉的那会儿,脾气十分暴躁,一直朝她发脾气,发完脾气后又开始崩溃大哭。即使这样,她还是坚持陪伴着我,带我练瑜伽,陪我旅行,一直告诉我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我自己也逐渐意识到之前自己是多么疯狂,渐渐就走出来了。”

对于远离家人陪伴而独自一人的留学生吸食笑气上瘾不可自拔的问题,洛杉矶华人律师刘龙珠先生说:“吸食笑气在加州属于违法行为(医用吸食不算),但贩卖和购买笑气则不属于违法行为。根据加州刑法第381条规定,如果罪名成立,最高刑期可判6个月,罚款1000美金。”(完)

(来源:侨报网)

Summary
发泄情绪和逃避现实 吸食‘笑气’堪比吸毒
Article Name
发泄情绪和逃避现实 吸食‘笑气’堪比吸毒
Description
“打气球/吹气球”早已成为了两个吸食“笑气”的行话。之前已经有不少关于留学生在美国因为吸食过多“笑气”而导致下半身瘫痪荒废学业的报道,然而在留学生群体中吸食笑气的现象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It's only fair to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