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oyse + Brinkmeyer Apartments
    Royse + Brinkmeyer Apartments
  • Burnham 310
    Burnham 310

探秘亚南极:五种企鹅同现身神奇小岛

   过去七年中,在南极航行的上百次登陆中,我不记得有哪个登陆点可以一次见到五种企鹅,没想到,在福克兰群岛北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岛,却轻松做到了。结束在桑德斯岛的旅行时,我萌生了日后过来岛上小住的念头,无与伦比的自然风景,加上种类繁多的野生动物,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桑德斯岛(Saunders Island)坐标:51°20’S   60°10’W 
 
   桑德斯岛,福克兰群岛中的第四大岛,以英国海军上将查尔斯.桑德斯爵士的名字命名(Sir Charles Saunders),是英国在福克兰群岛中的第一个人类定居点。和西点岛一样,属于私人岛屿,目前的岛主是Tony和David Pole-Evans,同样经营着牧场,养了7500头羊,还有牛和几匹马。我们登陆后,岛主一家在岸边欢迎大家,帮着船方收拾救生衣,热心解答游客们的问题,淳朴的牧民。

   我以为这里和前面几次登陆的岛屿差不多,然而,沿着海边走了一段,便发现了区别,没有灿烂耀眼的金雀花,多了许多耐旱的盐碱地植物。听不到小鸟欢快的歌声,只有从企鹅栖息地传来的嘈杂声。据说岛上有鼠类和猫,科氏鹪鹩这样的小型鸟类绝对无法生存下去。

   桑德斯岛上最大的看点是企鹅:王企鹅、金图企鹅、麦哲伦企鹅、跳岩企鹅在这里都有栖息地。很快,第一种企鹅进入我们的视野:金图企鹅。从海边到山脚下,它们的栖息地面积最大,也最分散。这里因为干燥又没有积雪带来的问题,连巢穴都从简了,在沙地上刨个坑就完了,还整洁美观。虽然才十月底,但在亚南极温暖的天气下,金图企鹅的宝宝们即将出生了,这个时间,它们在南极半岛上的亲戚们刚刚从海中返回陆地不久,正在求偶交配中。

   再往前走,海滩上出现了一些高大的身影,那是一群王企鹅,其中七八只正处在换羽期,身上犹如穿了件“破皮袄”,脱落的羽毛在风中飞舞。旁边还有几只王企鹅的雏鸟(俗称“猕猴桃”),百无聊赖地趴在地上,等候父母捕食归来。对于绝大多数邮轮客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王企鹅,企鹅中最美丽的品种,许多人索性坐在沙滩上看着它们,久久不愿离去。
   不同地区的企鹅筑巢的习性差别很大,在我熟悉的南极半岛,如何避免蛋被恶劣的气候冻坏成了企鹅最大的挑战。先要找到一个裸露的岩地,然后用小石子筑巢,企鹅蛋就放在石子上,一方面可以保证蛋不直接接触地面的凉气,另一方面也可以在潮汐或者融化的雪水中保持干燥。但到了温暖的亚南极,完全是另一幅景象了。前往山上更高处的跳岩企鹅栖息地的路上,大家小心翼翼,注意绕开脚下的麦哲伦企鹅的洞穴。它们将巢安在山坡上的洞穴里,很隐蔽。不知道这个时间是不是都下海捕食去了,我只看到一只孤单地站在家门口。

   终于来到跳岩企鹅栖息的陡坡,和之前岛屿上与黑眉信天翁和王鸬鹚混居的情况不同,这个领地上只有跳岩企鹅。之前介绍过,企鹅这个大家庭仅有一科6属18种,冠企鹅属是种数最多的一属,旗下有6种企鹅:跳岩企鹅,马可罗尼企鹅(也叫长冠企鹅),新西兰的黄眉企鹅(也称凤冠企鹅、福德兰企鹅),斯岛黄眉企鹅,澳大利亚麦夸里岛上的皇家企鹅,竖冠企鹅。统一标识是耳朵上那簇黄色冠羽,颇有贵族骑士气质。

   跳岩企鹅(Southern Rockhopper Penguin)作为冠企鹅属中体型最小的成员,体长仅55-65厘米。因眼睛上方有一簇长长的不相连的金黄色装饰翎毛,又被称为凤头黄眉企鹅,雄性体型大于雌性,喙红色或橙色,红色的眼睛和粉红色的脚,寿命15年左右。需要说明一下的是,南跳岩企鹅包括位于中太平洋南部的亚种和位于南美洲最南端的亚种,北跳岩企鹅(新西兰)曾为南跳岩企鹅的一个亚种,现已独立分类,两者区别在于翅膀内侧的纹理。

   与别的企鹅相比,跳岩企鹅更擅长双脚跳跃的方式在岩石上前进,一步可以跳30厘米高,跳过陡峭的岩石,越过小丘,跨过坑穴,身手矫捷。这些企鹅以沙丁鱼和磷虾为主食。栖息地里有些泥水坑,跳岩企鹅轮流过去饮水,姿势很有趣。

   然而这群黄眉企鹅中,有只企鹅额头的金毛格外显眼,“马克.罗尼企鹅”,同行的观鸟爱好者马上注意到了,指给大家看这个“另类”。果然是马克罗尼企鹅,头戴金冠,看它那表情,俨然一副“我是你们的国王”的赶脚。这种企鹅的名字来源于一首名叫“YANKEE DOODLE”的歌曲,其中有一句“把羽毛放在一边,叫它马克罗尼”。这个单词起源于在十八世纪的英国,一些年轻的英国人常常把这种金黄色的羽毛戴在帽子上作为装饰。

   要知道,不同种类的企鹅之间是不混交的,更不会生活在一起,上岸后通常都是直奔同类而去,各找各家。然而,面前的景象却是我第二次见到,南极半岛附近的半月岛上的帽带企鹅栖息地,也有一只“走错门”的马克罗尼企鹅,几乎年年都混在帽带企鹅中间,无人搭理,一脸惆怅。这次又是这种企鹅,看来马克罗尼认错同类的概率挺高,智商堪忧啊。

   一只雪鞘嘴鸥在栖息地里溜达,试图找机会偷点什么,这些依靠企鹅为生的鸟类活动范围挺广。当然,条纹卡拉鹰也不是吃闲饭的,生物链就是这样设计好了。企鹅这样的“弱势群体”,活下来靠的是数量众多,这个繁殖季你偷吃了我的蛋或者雏鸟,下一季我还有机会,“鹅生”不易,Saunders岛上的企鹅家族各自珍重,我们来年再见。

(来源:阿兹猫的博客)

Summary
探秘亚南极:五种企鹅同现身神奇小岛
Article Name
探秘亚南极:五种企鹅同现身神奇小岛
Description
过去七年中,在南极航行的上百次登陆中,我不记得有哪个登陆点可以一次见到五种企鹅,没想到,在福克兰群岛北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岛,却轻松做到了。结束在桑德斯岛的旅行时,我萌生了日后过来岛上小住的念头,无与伦比的自然风景,加上种类繁多的野生动物,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It's only fair to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