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 被人肉的“央视女神”,惹了谁?

被人肉的“央视女神”,惹了谁?

  原标题:被人肉的“央视女神”,惹了谁?

  来源:环球人物

  当某些粉丝发现,32岁有血有肉的王冰冰,并不是他们心中投射的那个理想的幻想对象,就用“人设崩塌”来发泄心中不满,用“人肉搜索”放大她过去生活的一点一滴,肆意解读评判。

  1993年9月1日,中央电视台35周年台庆,65岁的赵丽蓉,搭档31岁的蔡明和38岁的郭达,演了一出小品《追星族》。

  蔡明演的中学生,是那个年代的“饭圈女孩”,卧室墙上贴满“四大天王”的海报。

  她和“奶奶”赵丽蓉绘声绘色地说:“您知道他们看见什么东西过敏吗?过敏了以后,身上起什么样的疙瘩吗?还有他们谁最怕空调?谁最怕电扇?谁最爱吃甜?谁最爱吃酸?他们上厕所的时候谁最爱看报?谁最爱抽烟?这您都知道吗?”

  赵丽蓉挠了挠胳膊:“你说一个大小伙子上厕所,我跟着瞅啥?”

  这大概是中国大陆最早对“粉丝文化”的呈现。在这种为偶像疯狂“打call”的热情下,能隐隐看出粉丝对明星私生活的好奇心与窥探欲。

  20多年后,这一问题在今天愈演愈烈。

  1月10日,网上突然出现大量“王冰冰塌房”的相关内容——有网友“人肉”出王冰冰各种私人信息,此举引发巨大争议。

  新一代“央视女神”

  2021年,央视新综艺《央young之夏》里,年逾六旬的倪萍表演了一段脱口秀,调侃着正挑大梁的后辈们:“王冰冰,出镜才半年,已经成了央视的‘收视密码’了,知道吗?”

  如果说倪萍是初代“央视女神”,以“知心大姐”的形象傲视群芳;周涛、董卿们是二代“央视女神”,展现着女性知性、优雅和精英主义的一面;如今,王冰冰已接过了新一代“梦中情人”的位置。

  被视作“梦开始的地方”的,是2020年8月,有媒体在微博转发了一条2019年长春空军飞行表演的采访片段。视频里,王冰冰一袭红大衣出镜,眉眼弯弯,笑容甜美,和空军战士的互动也亲切自然,惊艳一大片观众。

  10天后,央视新闻官方账号发布了《总台记者王冰冰:“快乐小草”,再也不用担心会“秃”了》的新闻视频,不久又上传B站,登上当天B站热搜榜第一位。

  此后,王冰冰开通了微博和个人B站账号,参与央视网络春晚,主持线上主题团课“青年大学习”,采访蔡徐坤,连线丁真,参加央视综艺,跳女团舞《娃娃脸》……有她出现的地方,几乎都会引发话题和讨论。

  王冰冰为什么这么火?

  最直观的原因是“看脸”。拥有“娃娃脸”+“治愈笑”的王冰冰,仿佛邻家女孩,冲刷掉了人们对于新闻解说就得严肃端庄的刻板印象。

  其次,近10年的记者生涯,王冰冰参与了众多报道,早年深入一线时青涩土气的照片视频,至今还挂在网上。步步走来,她仍旧自视为“打工人”——一个与当下青年群体产生共情的形象便诞生了。

  她撸猫、学滑雪、去东北看胖头鱼、介绍出差所带衣物……这些生活气息浓郁的vlog展现出的她,与那个在电视上采访美食类新闻时显得特别开心的她,并没什么区别。

  这背后也是审美话语权的转移——一直“高高在上”的央视,试图重新和年轻人建立联系。从康辉、撒贝宁、朱广权、尼格买提以“央视F4”的身份“出道”,到新一代“央视女神”王冰冰的诞生,在这个盛产流量的时代,主持人也开始偶像化、明星化。

  在一次采访中,王冰冰聊到了走红后的心路历程。

  “我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我思考了很久,我和那些出名的主持人、明星比,我觉得我什么长处都没有。我非常害怕,我觉得我承担不起,现在会怕大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喜欢我了,对我产生反感。”

  当“娱乐圈纪检委”们开始“人肉”

  这种担心正在发生。

  点开#王冰冰塌房#的热搜,总结粉丝(准确说是“粉转黑”)扒出的黑点,大概有以下几个:一是她英语四级第一次没考过(425分过线),质疑其作为央视记者,名不副实;二是她结过婚又离了;三是她大学时期曾和男友同居。

  截至目前,央视和王冰冰对此还未作出回应。

  先不论这些爆料算不算得上所谓“黑点”,来说说“人肉”这个行为。

  刚刚过去的2021年,堪称娱乐圈的“塌房年”,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个消失,网友吃瓜看戏,不亦乐乎;粉丝胆战心惊,生怕塌的是自家。明星这个职业不再特殊化,需要接受大众的审视和认证,“失德零容忍”。这是行业标准的重构,资本不再万能,“流量”不再光鲜,劣币不再驱逐良币。

  但也让一些人以“娱乐圈纪检委”的身份自居,动辄“挖坟考古”,微博、博客的言论、接受采访的文字或视频,坊间流传的“内部”消息,都成为言之凿凿的“黑历史”,然后就是“下头”“塌房”、抵制、举报、退出娱乐圈、滚出中国……

  如果这些言语行为涉及到违法、违规、失德,理应曝光揭露,让“朝阳群众”精神在互联网发扬光大;但如果故意将他人的信息、生活、隐私公开宣扬并大肆评判,那就是触犯了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即便他(她)是公众人物,也应该和普通人一样,有自己的边界和空间。

  这些年,我们见识了很多“私生饭”的疯狂——

  当红偶像会被粉丝追车,甚至被装跟踪器↓↓

  ·陈凯歌之子陈飞宇(左)火了之后在综艺中说起被人跟踪。

  歌手也会被不理智的粉丝半夜按门铃↓↓

  为了得到偶像的一手照片,很多粉丝愿意花钱买照片,这就催生了代拍的灰色产业链。

  这些职业代拍人,跑到剧组发挥“十八般武艺”,扣绿幕、假山钻孔,还有租挖掘机、升降机的,四五个人站在斗里,拿着照相机咔咔狂拍。

  有演员甚至因此练成了“绝技”↓↓

  吴京在机场被不少代拍和直播者围堵,看到他们险些撞到小孩,当面斥责:“你们这样真的不好,你们把孩子撞到怎么办!”

  最离谱的是,有代拍看到女明星穿了短裙,就一边起哄一边蹲下拍……

  2020年12月,北京健康宝的一个Bug——只需输入身份信息,就可以帮他人代查健康宝信息,给了黄牛和私生饭们一个巨大的可乘之机。

  从一开始的顶流明星,到其他圈内艺人,再到曲艺界、体坛乃至商界名流,上千张名人健康宝照片,被以几块钱的价格售卖。有的“卖家”,还会附赠明星的身份证号码及护照信息。

  在铺天盖地的对明星素颜或戏谑或猎奇的声音里,明星的私人信息沦为最廉价的商品。

  有些人抱着“我花了钱、打了榜、捧了场,我就是大爷”的心理,要求偶像回应、满足自己的所有期待,为其所有、任其窥探,一旦有所不满就“粉转黑”,曝光、散发于偶像形象不利的各种物料。

  “很多私生饭享受握着艺人把柄这种高高在上的快感,这无异于一种霸凌。”一位网友如此总结。

  王冰冰的幸与不幸

  回过头来说这次的王冰冰事件。

  即便那些爆料都是真的,英语四级没考过、离过婚、大学时和男友同居,王冰冰就“塌房”了吗?

  王冰冰从没立过“学霸”的人设,英语四级一次没考过,也并不就是“学渣”。毕竟,大学生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英雄不问出处,四级不问次数。”

  而且,现在都2022年了,不论恋爱同居还是结婚离婚,都是每个公民平等享有的权利。如果其行为并未违反法律法规、违背公序良俗,便无可厚非。

  其实,无论是四级成绩,还是情史婚姻,惹怒某些人的并不是这些事情本身,而是这些毁了他们心中那个清纯甜美的“国民老婆”。

  关键是,这个“清纯人设”是谁空口定义又玩命鼓吹的呢?

  这些年来,当女明星在“艳压”上卯尽全力,当“网红脸”“鲶鱼脸”“厌世脸”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主打清纯、甜美、治愈的“初恋脸”便成功突围。

  王冰冰就是“初恋脸”的代表人物之一。

  只要她出现在视频中,弹幕就清一色地刷“老婆”。

  粉丝将偶像称作“老公”“老婆”或者“儿子”“女儿”,其实是幻想与之建立某种亲密关系,缝合现实与欲望之间的鸿沟。

  当“老婆”刷到上头,难免就真的带入男友视角了。还记得当另一个“国民老婆”新垣结衣宣布结婚时,互联网上有多少人黯然心碎吗?

  ·谁没为新垣结衣的笑心动过呢?

  当某些粉丝发现,32岁有血有肉的王冰冰,并不是他们心中投射的那个理想的幻想对象,就用“人设崩塌”来发泄心中不满,用“人肉搜索”放大她过去生活的一点一滴,肆意解读评判。

  有人如此评论:

  如果说王冰冰最大的幸运,就是长得符合一个特定人群的审美,所以被捧到了舞台中央。但她最大的不幸,同样也在于正好符合这样一群热爱意淫、热爱投射者的审美。关键是,这群人还特别传统,幻想一个女人到了32岁没谈过恋爱、没结过婚、没有任何欲望,是他们的女朋友。

  2020年,曾因“初恋脸”走红的演员吴倩,在社交平台发布了一段视频,朗诵湖北诗人许玲琴的诗歌《老屋》。

  可很多人却在质疑她青春不再:

  仿佛“少女感”“初恋脸”消失就是她的原罪。

  王冰冰爆红一年后曾说:“过去总会觉得可能工作几年了,就应该定型了,觉得到了什么年龄了,就应该做什么事情。但这一年的改变,包括这一年的机会,让我意识到了,很多事情其实你什么时候开始做都不晚。我特别希望我的这种经历给大家一种启示:或许当你有一条路走累了、走乏了,你只要往旁边稍微变一点方向,那边的路说不定就有更大的风景。”

  在很多人看来,王冰冰的故事不是一个“塌房”故事,更像是一个“励志”故事。

  没有人永远年轻,没有人必须“清纯甜美”,没有人可以带着偏见的滤镜,审视、意淫、定义别人的人生。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