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文化 老纽约掠影

老纽约掠影

  来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欣赏这些建筑特色和历史性的室内摆设,了解老纽约的历史。

  作者莫伊拉·加拉格尔(Moira Gallagher)

  英文原文发布于8月10日

  纽约一直在变化,从最初作为原住民的聚集地和居住地,到现在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城市之一,纽约在人口和工业方面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导致了城市建筑环境的持续扩张。这一势头为纽约留下了一些享誉世界的建筑、结构和场所——譬如圣帕特里克大教堂、中央公园、布鲁克林大桥、克莱斯勒大厦、帝国大厦、时代广场、中央车站以及其他许多建筑,不仅如此,扩张的势头也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塑造纽约的城市景观。

  然而,这种进步的一个代价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历史建筑被拆除和消失殆尽。但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透过许多城市居民和社区团体的推动,纽约在历史遗迹保护、保护性指定和经济激励方面取得了进展,鼓舞市内的建筑遗产保护。

  早在20世纪初,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就从开始收藏美国建筑构件,美国艺术部目前的藏品见证了纽约在美国建筑设计的演变和不断发展的市容中的重要角色。跟着我们一起从华尔街到上西区虚拟漫游,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藏品中了解一些历史建筑。

  美国第二银行,后改为美国化验办事处  

  华尔街(建于1822-1824年,拆除于1915年)美国第二银行的外墙,保存于查尔斯·恩格尔哈德庭院,大都会博物馆700号展厅。美国第二银行的外墙,保存于查尔斯·恩格尔哈德庭院,大都会博物馆700号展厅。

  这座大理石外墙原本矗立在曼哈顿下城威廉姆斯街和拿索街之间的华尔街北侧,如今已成为查尔斯·恩格尔哈德庭院(Charles Engelhard Court)的标志性建筑。它是美国第二银行纽约分行的入口,由美国建筑师马丁·欧几里·汤普森(Martin Euclid Thompson)设计,他主要借鉴了十八世纪英国帕拉第奥式建筑,采用了突出的中央区间,并带有三角形门楣。佚名摄影师(美国)。曼哈顿信托公司,美国次级财政部和美国化验办事处,1890年。明胶银印。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为纪念John I。 Waterbury弗洛兰斯·沃特伯里(Florance Waterbury)礼赠,1968年(68.724.1)。 佚名摄影师(美国)。曼哈顿信托公司,美国次级财政部和美国化验办事处,1890年。明胶银印。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为纪念John I。 Waterbury弗洛兰斯·沃特伯里(Florance Waterbury)礼赠,1968年(68.724.1)。 

  到1853年,第二银行分行已经关闭,这座大楼成了美国化验办事处(US Assay Office)所在地,对金、银等贵金属进行测试,以确定它们的成分和价值。在二十世纪的头几年里,化验办事处搬迁到了其他地方,汤普森拘谨的帕拉第奥式建筑淹没在雄伟的摩天大楼群中,已经年久失修,风光不再。 美国银行第二分行在大都会博物馆的正面旧影,1925年。美国银行第二分行在大都会博物馆的正面旧影,1925年。

  人们曾试图保存这座建筑,但该建筑在1915年被拆除。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席罗伯特德·福里斯特(Robert de Forest)力求将这座外墙保留下来,几年后,也就是1924年,它被安置在新开放的美国艺术部(American Wing)的南侧入口。

  你知道吗? 第二分行并不是华尔街的第一个建筑。政府从纽约殖民时期著名的荷兰家族之一——维普朗克 (Verplanck) 家族手中买下了这处房产,并拆除了他们乔治王朝风格的豪华联排别墅使银行有建设空间。维普朗克家的城市住宅中的一些家具现在展示在维普朗克专室中。

  拉格朗柱廊

  拉斐耶特街428–34号(建于1831-1833年,1902-1903年部分拆卸)来自纽约拉格朗阳台的柱顶、柱子和底座,1832-1833年。大理石。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各捐助者资金,美国艺术部之友基金,查尔斯-C-萨维奇(Charles C。 Savage)礼赠合资购藏。2010年 (2010.348a–d)来自纽约拉格朗阳台的柱顶、柱子和底座,1832-1833年。大理石。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各捐助者资金,美国艺术部之友基金,查尔斯-C-萨维奇(Charles C。 Savage)礼赠合资购藏。2010年 (2010.348a–d)

  十九世纪初,纽约这座城市开始向北扩张,并出现了新的住宅区。建筑商塞斯·吉尔(Seth Geer)开始在第四街和阿斯特广场(Astor Place)之间的拉斐耶特街(Lafayette Street)建造九栋豪华联排别墅,当时这里被认为是纽约的北郊。 前有马和马车的柱廊,约1895年。明胶银印照片, 10 ½ × 9 ½ 英寸(26.7厘米x 24.1厘米)。纽约市博物馆提供,纽约 (X2010.11.2313)前有马和马车的柱廊,约1895年。明胶银印照片, 10 ½ × 9 ½ 英寸(26.7厘米x 24.1厘米)。纽约市博物馆提供,纽约 (X2010.11.2313)

  这一系列设计大胆、具有古典风格的住宅被称为拉格朗柱廊,前面是大理石柱廊,被《晚邮报》宣扬为“在全国的任何私人住宅都无法匹敌”。科林斯风格柱头的设计是基于希腊雅典的利西克拉底竖立的纪念碑(Choragic Monument of Lysicrates),该纪念碑被认为是古代科林斯石柱的第一个实例。尽管拉格朗阳台的建设着眼于未来,但这些住宅很快就成为了市内最时尚的地段之一,当时居住在这里的约翰·雅各布·阿斯特三世(John Jacob Astor III)、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 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等等都是著名的纽约人。

  1902年和1903年,被合并为柱廊酒店的最南端的五处住宅被拆除,以便为沃纳梅克百货公司建设一个大型仓库。这些外墙的残块被银行家卢瑟·孔茨(Luther Kountze)购入,运到他在新泽西州莫里斯敦的庄园,打算将这些残块整合进自己的豪宅和花园中。那些未使用的部件被放在附近的一个树林里。 拉格朗柱廊的残留建筑物。图片来源:维基共享拉格朗柱廊的残留建筑物。图片来源:维基共享

  这些残块于2008年在Kountze庄园被重新发现,那里已经成为Delbarton学校的场地。其中一根柱子入藏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陈列于美国艺术展厅,中段有些构件被移除,以降低其高度来适应空间。目前,拉格朗柱廊的四座北部联排别墅仍保存在原地,略有一些改变。

  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收藏中,这根柱子不是来自柱廊的唯一建筑构件。上世纪90年代,其中一栋幸存的联排别墅被改造成公寓,从其双连客厅拆下、装饰着忍冬和鼠尾草图案的四根古典壁柱,现在展出于731号展厅。

  埃德加·H·莱恩商店

  默里街和华盛顿街交汇处(建于1849年,拆除于1971年)詹姆斯·博加德斯(James Bogardus, 美国,1800-1874年)。埃德加·H·莱恩商店的拱肩壁饰, 约1849年,铸铁,15 ¾ x 51 x 3 ¾ 英寸。(40 x 129.5 x 9.5厘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纽约,玛格丽特·H·塔夫特(Margaret H。 Tuft)礼赠,1979年 (1979.134)詹姆斯·博加德斯(James Bogardus, 美国,1800-1874年)。埃德加·H·莱恩商店的拱肩壁饰, 约1849年,铸铁,15 ¾ x 51 x 3 ¾ 英寸。(40 x 129.5 x 9.5厘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纽约,玛格丽特·H·塔夫特(Margaret H。 Tuft)礼赠,1979年 (1979.134)

  这个装饰性拱肩曾装点过埃德加·H·莱恩商店(Edgar H。 Laing Stores)的外墙,位于曼哈顿下城的华盛顿街和默里街(Murray street)的拐角处,是一座商品仓库。这座四层的圆角铸铁建筑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迅速建成,是利用机械师詹姆斯·波伽德斯(James Bogardus)的专利方法用预制的铸铁构件建造的第二座建筑。他的创新因其快速的施工时间、强度和阻燃性能而备受赞誉,为现代摩天大楼的创建奠定基础。

  波伽德斯与纽约市的几家铸造厂签订了合同,为莱恩商店锻造和铸造了150吨铁。威廉·米勒 (William L。 Miller)的铸造厂位于埃尔德里奇街(Eldridge Street) 40号,他完成了装饰性构件,比如这个拱肩壁饰。 埃德加·莱恩商店,华盛顿和默里大街,纽约郡,纽约州。美国历史建筑普查。图片来源:美国国会图书馆,美国历史建筑普查埃德加·莱恩商店,华盛顿和默里大街,纽约郡,纽约州。美国历史建筑普查。图片来源:美国国会图书馆,美国历史建筑普查

  在20世纪60年代末,城市改造计划指定了大华盛顿市场一带为再开发区,该建筑就位于大华盛顿市场地区。虽然该建筑由地标性建筑保存委员会指定保存,但还是在1971年被拆除了。它的部件被小心翼翼地保存和记录下来,以便在另一个地区重新组装。不幸的是,该建筑的几个部分在两次独立的事件中被盗,因此再也没有机会得以重建。

  在南街海港的Front和Fulton街道上有一个受莱恩商店启发而创建的现代结构,尽管它不含原始建筑的构件。

  你知道吗?詹姆斯·波加德斯的妻子玛格丽特是一名成功的艺术家。她描绘博德曼(Boardman)先生和保罗·约瑟夫·里维尔(Paul Joseph revere) 的两幅肖像微缩画也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所收藏。

  阿拉贝拉·沃沙姆(Arabella Worsham)和后来的约翰·D。和劳拉·斯佩尔曼·洛克菲勒(John D。 and Laura Spelman Rockefeller)的住所

  西54街4号(1864年建成,1881-1882年翻新,1937年拆除)  George A。 schastey和公司(1873-97)。沃沙姆-洛克菲勒更衣室,1881-1882年。缎木,紫心木,螺钿,镀银黄铜,镜面玻璃,大理石,和复制软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纽约城市博物馆礼赠,2008年 (2009.226.18)George A。 schastey和公司(1873-97)。沃沙姆-洛克菲勒更衣室,1881-1882年。缎木,紫心木,螺钿,镀银黄铜,镜面玻璃,大理石,和复制软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纽约城市博物馆礼赠,2008年 (2009.226.18)

  19世纪以来,纽约的精英们为了逃离曼哈顿下城的拥挤环境,纷纷迁往上城区。这间华丽的更衣室来自曾经位于西54街4号的一座联排别墅。这处房产于1864年被作为一个房地产项目开发,包括一个意大利风格的四层褐石建筑,带有一个提升的地下室、花园和独立的两层马车房。西54街4号景观,约1864年,朝南。© 洛克菲勒档案中心西54街4号景观,约1864年,朝南。© 洛克菲勒档案中心

  阿拉贝拉·沃沙姆在她未来的丈夫科利斯·P·亨廷顿(Collis P。 Huntington)的经济支持下,于1877年收购了该房产。1881年至1882年期间,她委托橱柜制造和沙斯特装饰公司(George A。 Schastey & Co。)对房子进行了大规模翻修,根据当时流行的美学运动(Aesthetic Movement)的原则,对室内进行了全面装修,旨在使家具和室内美轮美奂。房间里饰有珠宝、梳子和发刷图案的装饰画和豪华的木制品,体现了沙斯特的工匠们的创造性眼光。 塞缪尔·戈特乔(Samuel Gottscho, 美国, 1875-1971)。西54街4号景观,1937年。照片。纽约城市博物馆,纽约(94.53.32)塞缪尔·戈特乔(Samuel Gottscho, 美国, 1875-1971)。西54街4号景观,1937年。照片。纽约城市博物馆,纽约(94.53.32)

  两年后,沃沙姆把装修完备的房子卖给了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和他的妻子劳拉·斯佩尔曼·洛克菲勒(Laura Spelman Rockefeller)。洛克菲勒去世后,他的家人拆除了房子,只保留了三个房间——卧室、更衣室和接待室,现在分别保留在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布鲁克林博物馆。1928年,该场地被捐赠给了现代艺术博物馆,其他建筑构件和家具被保存下来,留在洛克菲勒家族中。

  你知道吗?尽管出身卑微,阿拉贝拉·沃沙姆后来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她和她的两位丈夫,第一任丈夫科利斯·亨廷顿以及丈夫的侄子亨利·亨廷顿(Henry Huntington),一起收藏了非常可观的艺术品和令人羡慕的珠宝。其中一些现在收藏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及亨廷顿图书馆、艺术博物馆和植物园。

  众天使教堂

  西81街和西端大道(1888年建造,1900年翻新,1978年拆除) 卡尔·西奥多·比特 (Karl Theodore Bitter, 美国人,生于奥地利,1867-1915年)。众天使教堂的讲坛和唱诗班栏杆,1900年。石灰石,橡木和胡桃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罗杰斯基金购藏,1978年(1978。 585.1,2)和众天使教堂借展品 (L.1983.53.1- 2)卡尔·西奥多·比特 (Karl Theodore Bitter, 美国人,生于奥地利,1867-1915年)。众天使教堂的讲坛和唱诗班栏杆,1900年。石灰石,橡木和胡桃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罗杰斯基金购藏,1978年(1978。 585.1,2)和众天使教堂借展品 (L.1983.53.1- 2)

  礼拜堂反映了城市信仰传统的多样性,在确定纽约的建筑特征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内部令人惊叹的大建筑常是精神奉献与艺术赞助结合的产物,如残存的唱诗班栏杆、讲坛和传声板,它们曾为位于西81街和西端大道的众天使教堂的圣殿增添光彩。

  这件组合建筑是由奥地利出生的雕塑家卡尔·比特 (Karl Bitter) 制作, 由教区居民萨拉R·康奈尔(Sarah R.Cornell)委托,以纪念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比特设计了一个沿着栏杆的天使队伍和一个在响板上方吹喇叭的天使,这与基督教经文的宣讲有关。在讲坛下面,先知的脸和摩西拿着戒律石板的部分雕像构成了结构上的支撑,并暗示着基督教信仰的基础。

  19世纪40年代,圣公会的“众天使”教区首次在塞内卡村(Seneca Village)成立,主要由自由的美国黑人、爱尔兰和德国移民组成的会众因市政府要征收其地建造中央公园而迁离。1859年,一座新教堂在西81街和西端大道上建成。这座建筑于1888年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由J。 B。 斯努克(J。 B。 Snook)设计的哥特式复兴风格的大型石材教堂。 《对基督教艺术的贡献》一文中发表的祭坛区景,《教会》(The Churchman)第82期。21(1900年 11月24日): 637。《对基督教艺术的贡献》一文中发表的祭坛区景,《教会》(The Churchman)第82期。21(1900年 11月24日): 637。

  仅仅12年后,也就是1900年,教堂内部进行了大规模的翻修,包括增加了比特讲坛,以及路易斯C。蒂芙尼(Louis C。 Tiffany)精心制作的马赛克装饰和费城画家维奥莱特·奥克利(Violet Oakley)设计的其他装饰。由于会员人数的减少,教会不得不出售其建筑,该建筑于1979年被拆除。今天,该会众仍在西80街251号做礼拜。

  你知道吗?设计了大都会的第五大道外墙(1902年完工)的建筑师理查德·莫里斯·亨特(Richard Morris Hunt)发现了比特的才华,并开启了他的职业生涯。比特雕刻了代表绘画、雕塑、建筑和音乐的四个寓言式雕塑以及六个早期大师画家的肖像板,至今仍装饰着大都会的外墙。或许是为了向他的朋友和经常的合作伙伴致敬,比特完成了一件亨特的肖像板,一块铸板在其家族流传,现被大都会博物馆收藏。

  虽然本文介绍的原始建构早已拆除殆尽,但它们的孑遗仍保存在博物馆藏品的建筑构件中。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除了令人惊艳的艺术藏品,它的第五大道建筑(1967年被订为纽约市地标,1986年被订为国家历史性地标)和大都会修道院分馆(1974年被订为纽约市地标)都为纽约蓬勃的城市景观做出了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