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美限缩签证期限 中国驻美记者担忧未来

美限缩签证期限 中国驻美记者担忧未来

来源:DW

Demonstration Journalisten Presse (picture-alliance/dpa/M. Scholz)

(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国务院上周五 (5月8日) 无预警的宣布限缩中国记者的签证期限,将原本没有特别期限的记者签证,缩短至90天的有效期限。虽然国务院表示中国记者可以申请延长该签证,但消息一出,仍在驻美的中国记者圈引发非常激烈的讨论。

过去四年在美国硅谷替中国网路媒体《品玩》担任科技记者的杜晨向德国之声表示,以往美国的I签证对中国记者的唯一要求是这个签证是单次有效,意思是持有I签证的中国记者一旦入境美国后,便不能离开,但只要不离开美国,他们的签证便没有期限的限制。

杜晨说:“最新的规定是,美国时间5月11日起,所有在美国境内持有I签证的中国记者,以及正在申请这类签证的中国记者,他们的签证有效期限都变成90天,但在有效期限到之前,可以申请延长。在等待美国政府审核签证延长的申请期间,中国记者仍可在美国合法居留240天。”

根据新政策的规定,中国记者在240天的等待期间,可以继续在美国从事新闻采访的活动。但杜晨也说,如果美国政府官员认定某名记者不该以记者签证待在美国的话,他们可能在240天的等待期当中,拒绝延长特定记者的I签证,而从那一刻起,该名记者便失去待在美国国内的权利。杜晨回想得知消息的当下,他心中是感到十分沉痛的。

他说:“自从中美两国针对彼此的记者进行不同的限制或惩罚后,我对这件事已有心理准备。我当时的想法是觉得美国政府的新作法对很多人都不公平,尤其是在美国替顶尖媒体机构服务的中国记者,以及在美国新闻学院上学的中国学生。”

另一名驻美的中国自由记者沈璐则认为,美国国务院的决定让她替想到美国追求新闻理想的中国学生与记者感到担忧。她提到,对于中国记者来说,因为在美国要拿到工作签证十分困难,所以很多中国人会以I签证进到非美国的媒体工作。

她告诉德国之声:“这扇大门现在看来可能马上会关闭,那么他们想要留下来工作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很多在美国的中国籍记者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这次政策限制了哪些人丶以为所有记者都受到影响,更别提学生和不了解美国复杂的签证类型的人了。我害怕他们看到新闻认为在美国从业的机会渺茫而放弃尝试,这是非常大的打击。”

美国对中国记者既定的刻板印象

杜晨认为,美国国务院此次推出的政策,除了将中国记者能在美国就业的空间压缩的更紧之外,这种“地毯式”的政策也显现出美国政府未考虑到中国记者群体中的多样性。杜晨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的新闻自由确实做的非常不好,但有些优秀的中国籍记者也在努力做出改变。他们加入世界顶级的媒体机构,替这些媒体提供更多元的声音。另一方面,美国也有像我这样在中国私营媒体工作的记者,主要报导的是科技或商业相关的话题,所以这代表我们有更多可以发挥的空间。不是所有在美国的中国籍记者都是为党媒工作。”根据美国新政策的规定,任何在美国境内替非美国媒体工作的中国记者的签证都会从原先无特别期限变成90天的期限,但他们可以在签证到期前,申请延长签证。

沈璐则说,她认为在美国华府精英圈中,并没有“中国记者”这个概念。她说,这些人认为在美国做媒体的中国人都被中国政府控制,这些人都没有言论自由,都只懂做大外宣。沈璐强调:“美国国务院的政策可能会使本来对中国媒体种类不了解的民众产生刻板印象,也会因为美国驻华记者人数下降而导致两国民众对对方的误解与偏见加深。”

由于杜晨在农历年前返回中国探亲,所以他之前的记者签证已失效,需要重新申请。面对中美两国目前持续紧张的关系,杜晨透露他将保持一个积极的心态,按照原定计划申请记者签证赴美工作。他说:“我还是要如往常准备资料,然后去如实回答签证官的问题。我认为如果我是记者的话,我就会名正言顺地用记者签证在美国从事记者工作。”

但沈璐也认为,目前中国记者得面对的,不仅仅是签证的问题,而是不管在美国还是海外,中国记者的报导空间都

渐渐紧缩。此外,由于现在美国的媒体行业整体不景气,所以签证的环境也比以前更糟。她告诉德国之声:“我建议有志来美国新闻学院读书或者来美国从事新闻行业的学生或者记者多和有类似经验的同行丶长辈聊一聊获取更多的信息和建议再做决定。美国并不是唯一选择,可以考虑去世界上的其他地方。”

杜晨则认为,即使中国记者在美国的就业环境大不如前,但美国的新闻教育水平仍值得想成为记者的中国学生赴美接受训练。他说:“我觉得不会改变的是美国对于新闻教育的水平是最好的,如果未来想成为记者的中国年轻人想接受最好的训练的话,我觉得在美国上学是不应该被放弃的选项。如果他们毕业后,美国没有好的就业环境,他们选择去其他西方国家就业也是不错的选项。”

Summary
- Advertisment -
Summ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