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留学 美国疫事|南桥:疫情之后,出国留学何去何从

美国疫事|南桥:疫情之后,出国留学何去何从

(来源:澎湃新闻)

新冠疫情带来的社会冲击,是海啸级别的。在美国留学生自然难以逃脱影响。中国在美国的留学生,面临很多选择,例如现在要不要回国?已经被录取的还要不要出来?

要不要回国?

受疫情影响,中国航班班次大批量减少,目前学生想买票也买不到。或是需要辗转多地,旅途中间,还有衔接航班被取消的可能,其间增加新的感染机会,和新增的各种困难。前不久,就有一批留学生滞留埃塞俄比亚。焦虑的家长据说都已经找吴京了,问战狼何时出发。为此,外交部在摸底要不要安排接机。能接机自然更好,但是此事操作上要慎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什么地方都有,有的地处偏远,未必在几个核心城市,不可顾此失彼。

时下正是四月,学生要不要回国,得由学生自己和他们的家庭商量决定,不应该有一刀切的答案。留学生走,路上有染病风险,留,有在当地感染风险。家长可能得根据实际情况考虑,万一得病,到底在自己家里能得到更好的医疗,还是在当地能得到更好的医疗。以美国大大小小城市为例,不同城市医疗资源被挤兑的程度是不一样的。有的学生在繁华的大都市读书,人流密集一些,可能风险更大。有的在偏僻的地方读书,如果少出门,勤洗手,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风险会降低。没有一种办法是万无一失的,只能考虑对个人来说风险最小的选择。

我也曾建议,家长不要在家瞎急,有建设性的做法,是鼓励学生利用学校提供的各种信息。美国高校高度独立,大家好的做法会互相传播,但甲乙丙丁四所学校,处理同样问题的方式可能截然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另外,由于情况变化,关于学生身份、OPT、在校学生在国外居留最长时间这些规定,移民局的政策也在变化。这些美国专门的工作人员在盯,而国内家长则不一定知道,不能用自己过去留学时的老黄历来说事,更不能听来历不明的自媒体消息的乱传。国内家长哪怕是博士教授,也不要自以为是,刻舟求剑,以为尽知在国外的孩子学校的具体规定,应鼓励小孩去认真阅读学校所有的邮件。不要偷懒,只看中文互联网尤其是自媒体上的文章。

有一些问题不是留学生自己可以左右的。比如学期一旦结束,学校会有诸多设施关闭,学生如果没有其他办法,还会面临困难。留学生回国问题,建议人们不要上升到道德高地去考虑。很多留学生年龄也不大,不会有人诚心想去给周围人添麻烦,像用心不良的人说的那样“回去播毒你最快”。如果不让回去,学校学期结束后,食堂都关掉,他们没有车,让他们怎么办?不少留学生只是普通中产家庭的孩子,不全是富二代官二代,不一定有财力对付学校放假后的生活保障。疫情考验人性,是对人善良对待,还是对人恶意对待,很能看出一个人、一个国家的本色。这里需要考虑的因素,是能否有效地防护、衔接、隔离,让这方面的风险最小化到可控制的范围。

要不要出国?

受目前形势影响,在国内已经获得美国学校录取的学生,还要不要来?这也成了一些学生和家长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没有正确答案,完全得看学生和家庭是否愿意承担风险。非常时期,来不来可能学校都能理解,也可以问一问有无可能放缓一年入学,考虑那种“间隔年”。如果决定不来,建议尽早告知学校,好让他们把名额空出来给他人。

但我相信大部分学生不会轻易放弃长时间奋斗的结果,会选择继续留学。秋季入学的时间是八月份,离现在还有四个多月,如果疫情到那时还没有控制,还在恶化,我们要讨论的可能就不是出国不出国,留学不留学这些话题了。

灾难之后,留学美国应该更容易。美国名校影响不大,他们总是不愁找不到人。事实上今年由于生源问题,名校申请据说比往年更容易。但目前美国经济受到极大冲击,绝大部分学校经费直线下降:学生提前放假离校,学校要返还食宿费,还因人道考虑、法律要求、社会压力,要给不能来上班的员工(比如突然下岗的食堂员工)继续发薪,等于是方方面面受挤压。现在,不少学校已经扛不下去,纷纷在集体减薪、停薪留职(furlough)、甚至裁员了。

有的学校,学费是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生源减少会带来财务的直接压力。严重依赖中国留学生的学校更是吃紧,例如一些澳大利亚大学中国留学生成千上万,疫情的冲击会成为这些学校的生存危机。但愿科学界早日找到疫苗或者特效药,不然这样下去,甚至都会有一些学校面临倒闭。即便疫情结束,一些经济紧张的学校还难以恢复元气,会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败。而一些上不上下不下的学校,会更大力度地从国际上招生,可能会出现新的留学潮。

灾后走出国门留学的学生,将面临老留学生可能不曾预料的新的高等教育图景。首先,疫情变成了网课的大练兵,赶鸭子上架把一些过去不愿意从事网络教学的学校带上了网课的快速车道。这会无法逆转地改变日后人们对于教学模式的思考,日后网课会更普及,混合教学可能是日后常态。随之改变的,可能是混合留学模式的出现:学生一部分时间在国内上网课,一部分时间在国外上线下课,如果移民政策会随之改变的话。

即便新冠病毒疫情得到控制,一些次生灾难还会影响久远。美国针对中国留学生的社会氛围可能也会微妙变化。短期内,针对中国的怨愤会有所增加。疫情的起源,应由科学家来判定。但一个现实的情况,很多美国人因新冠病毒迁怒中国。《华盛顿邮报》在4月8日的一篇文章中说,向来针锋相对的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在疫情和中国的问题上都是一致的。

这种政治站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民意的影响。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仅4月4日截止的这一周,申报失业的人数就高达660万。连续三周,美国新增失业1680万。如果说过去曾有政客利用反对中国政治加分的话,现在迁怒中国的可能越来越多是普通老百姓。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工人,一般可以继续在家办公,工作受影响不大。第一波丢失工作的,多为需要接触人的服务、零售、餐饮、旅游等行业,而从业人员多为美国底层老百姓。他们得病的几率、死亡的比例通常也更高。

面对新的环境,留学生出国后,不必带着国家之间的甩锅心态,争当受歧视者受迫害。也不能招摇、炫富,或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以姿势战斗为人处事,非要事事和同学老师犯冲,很多时候这只能激发反感,未必能改变他人的观点。不要把别人的不屑理睬,误判为把人家辩得哑口无言。留学生偶尔能代表国家,但更多时候不能代表,别人也不指望你代表你的国家。更主要的身份应该是一个学校的学生,理应学好自己的功课,诚挚待人,做学校事务主动的参与者和组织者,而不是被动的受害者和抱怨者。既然选择留学,就要学习他人的长处,这才应该是留学生不要忘记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