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旅游 等这波疫情过去 我带你一起去云南

等这波疫情过去 我带你一起去云南

来源:新浪时尚

  原标题:等这波疫情过去,我带你一起去云南

  作者:环球旅行

  如一只西伯利亚的海鸥,由北至南,我飞了好几千公里。下关的风,吹过上关的花,吹散苍山的云,刚好在路上和我相遇。

|2021年11月,云南慢直播实拍@南下列车|2021年11月,云南慢直播实拍@南下列车

  01

  这个春天,彩云之南,格外安静。

  听得见风,望得见雪。

  风,是穿过山拂过水而来的风;雪,是日出消融涯上落白的雪。

  清晨,雾气朦朦,四下一片寂寂。

  油菜花,遥遥地望着苍山,望着村落。

  木质的院门被风轻轻叩响,偶尔传来了几声鸡鸣鸟叫。

  映着洱海的水,蘸着苍山的雪,淡蓝色的天,拨开了云雾。

  踏着一缕晨光,沿着洱海蜿蜿蜒蜒;

  经过临水的村落树林,微风夹着淡淡的水汽飘来,

  花海里,偶尔有骑马的少年,踏过喜洲沧桑的石板路。

  灰墙青瓦的宅院,家家墙头繁花似锦。

  路过周城,窄窄的小巷里,时光追追赶赶。

  靛蓝色,被时光晕染、风干,在白族人的院落里晾晒,不知多少个岁月。

  一尺布,一卷线,缝进了墨色的苍山和青色的洱海。

  推开窗,我漂在泸沽湖上,像是做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梦。

  光影轻轻颤动,像是时光的浆,搅动着,把猪槽船一圈一圈地推得更远。

  抬头看天边的云,卷了又舒,伸伸手就能触摸到柔软的风。

  白沙古镇,手捧咖啡坐在天台上,一望远处是玉龙雪山。

  当人流拥挤在大研古城的四方街上的时候;当千篇一律的客栈布满束河古镇的街头,白沙,像一个古老而遗世独立的隐者,保留了纳西文明的古老烟火。

  普者黑,那一片十里桃林,绕着山、绕着水。

  炊烟与晨雾、石山与桃林,似是一封寄予山水的漫漫长信,长到要用三生三世才能念完。

  静静地听,慢慢地走,去吹吹下关的风,看看上关的花,观观沧山的海,赏赏洱海的月。

  在云南的日子,就像在心里种太阳,忽地一下,整个心都亮堂了。

  02

  云之南,无数人心里七彩的梦。

  一朵朵飘浮在天上的云,一片片游荡人间的海;

  像是一团绵软的棉花糖,弥补着心里空着的那处地方。

  云南,让人无论何时,都想去看一看啊。

  春暖,花也开,

  我记得,昆明的街头,

  蓝花楹像是柔软的风铃,随风摆动,每一下,都把浪漫撞进心里。

  春|《云之南1915》春城的蓝花楹开满街巷

  我记得,大理古城,

  熙熙攘攘的都是鲜花和长裙,路边摊头现烤的鲜花饼,咬一口都是“春天”的味道。

  春|《新云南日子》大理古城满满都是春天的味道

  我记得,建水的小火车,

  哐哧哐哧地,驶过一座又一座村庄,像是从记忆里扯出的胶片,放映了百年的云南。

  春|《云之南1915》建水的小火车开进春天里

  夏凉,湖也青,

  我记得,洱海透心的蓝,

  风,时而在耳边低语,时而打在湖上,像碎了的琉璃;就这样,我和一场风旅行。

  夏|《新云南日子》拥抱一整个洱海的风

  我记得,沙溪古镇,

  骑着马踩过湿地、穿过古桥,坐在草地吃上一顿马帮饭,听听那些年代的故事。

  夏|《新云南日子》骑马走进沙溪古镇

  我记得,泸沽湖,

  雾气、光影流转、幽微的浪,摩梭人的歌声和船桨一起摇摇晃晃,我们和时光打了场水仗。

  夏|《新云南日子》船橹声声里划进泸沽湖的山水

  我记得,吊脚竹楼,

  拍拍鼓,跺跺脚,象脚鼓舞带来了一群欢乐的人儿。

  夏|《勐巴拉娜西》和象脚鼓舞传承人学一支舞

  秋瑟瑟,叶也黄,

  我记得,腾冲银杏树下,

  灿黄的叶子垒起小小山包,风起,零零落落的叶,似一场银杏雨。

  秋|《穿越高黎贡》腾冲的银杏下金叶纷纷而落

  我记得,热海温泉,

  烟雾缭绕的山水间,处处都是热气腾腾,傍晚在温泉酒店里泡一泡,整个人都酥软了。

  秋|《穿越高黎贡》在热河泡一次热气腾腾的温泉

  冬晴,候鸟归,

  我记得,无量山的冬樱开了,

  好像绯红的云霞,漂浮在山野、茶园,站在樱花树下,连鼻尖都是香气。

  冬|《新云南日子》冬樱开了漫山遍野

  我记得,元阳梯田灌水了,

  一面光做的镜子,落着山落着云,风一动,天上的云和地上的云就一起动起来。

  冬|《云之南1915》我们走在元阳梯田的山水间

  云南,是无数人心头的白月光,是想逃去的远方,

  似乎只有这片土地的山山水水,才能安放一颗孤独的心,

  似乎只有这里的四季,才最能抚慰人心。

  只要静静地听,慢慢地走,

  就能让心扎根,再也不回俗世。

  03

  春,有十里桃花漾荡;冬,有簌簌早樱吹落。

  云南,或许是很多人心中的第一个远方,

  是无数人想一去再去的远方。

  这些年,我们看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春夏秋冬,才发觉:

  云南,好像怎么都去不够。

  2019年的时候,我们提出了#全年全域新疆#

  可能是全国最早一批提出“全年全域”的旅行社。

  但想一想,其实我们酝酿最久的该属——云南,

  将近7、8年的时间,我们都在云南兜兜转转,

  从大众区域到小众区域,从热门季节到全年覆盖。

  做了大概有20多条路线吧

  探寻了不下50个当地人的生活

  找到了数百个原味而可口的美食

  一次又一次尝试不同的旅行方式

  反反复复地测试车程与自由行的比例

  这一切的一切

  在带了数万人行走过彩云之南后

  至此,

  云南,好像不再是远方,而是流浪的故乡,

  什么时候想去就去了。

  很多人可能会说:

  云南的旅行资源这么丰富,做全年区域是不是很容易啊?

  其实不然。

  云南这个地方声音太多也太杂,有人爱她的丰富、浪漫、多情,有人厌她的名声过盛、人海浩浩。有些时候,往往越是熟悉的却越难抵达。

  这些年,面对着大环境的冲击,我们始终坚持不懈,寻找真正属云南的声音,开始了漫漫的探索之路,大体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昆明出发,

  一条向西北,去往大理、丽江,

  寻找云南骨子里的柔情浪漫,沙溪古镇、茶马古道、束河古镇,在耳熟能详的区域寻找小众的突破。

  一条向东南,深入滇东南。

  以人文为线条,去往大多数旅行者还未进入的,碧色寨、建水古城、元阳梯田这些小众目的地,穿越百年前古朴、原生态的云南。

  第二个阶段,将七个标准带入路线。

  ——不是毫无目的的把自己扔进远方,

  而是用最适合的方式,感受远方的心跳。

  比如,小团体

  虎跳峡浩浩的江水,十几个人一起徒步才够气势。

  |我们在虎跳峡徒步

  比如,当地人,

  吊脚竹楼里,拍拍鼓、跺跺脚,跟着象脚鼓舞传承人,走进傣族文化。

  |《勐巴拉娜西》我们在学象脚鼓舞

  比如,多种旅行方式,

  洱海的风,要骑行才能拥抱;沙溪的宁谧,要骑马才能沉溺;虎跳峡的险峻,要徒步才能走进。

  比如,深度体验,

  去建水,一定要走进百年豆腐坊,亲手捏一捏建水豆腐;

  去元阳梯田,一定要和孩子们捉一捉稻田鱼。

  |《云之南1915》亲子版 我们在建水捏豆腐

  再比如,自由行、拒绝传统旅行、优价良品

  用一个又一个细节,把7个标准牢牢的扎根在云南的路线里。

  |《新云南日子》我们在洱海边骑行

  第三个阶段,实现版图爆炸。

  在七个标准在云南扎根之后,我们开始了云南几乎全域的探索。

  向高原,领略云南的藏地风光,于是有了《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我们转山转水转佛塔

  向边境,走进东南亚的异域风情,于是有了《勐巴拉娜西》。

  |《勐巴拉娜西》我们行走在树冠长廊

  向横断山脉、向怒江,探寻云南秘境的原始风情

  于是有了《穿越高黎贡》《最后的怒江》

  高原、边境、雪山、湖泊、古镇

  云南有的,我们几乎都去到了

  |《最后的怒江》我们徒步在峡谷间

  第四个阶段,填充版本

  你知道一条路线,我们有多少丰富的版本吗?

  关于旅行,关于季节的仪式感,我们都为你找到。

  你说春天了,想看花,

  我们去罗平,看中国的第一抹春色,看万亩的油菜花田,看春的饱满、热烈。

  |《云之南1915》我们去看罗平的第一抹春色

  你说秋天了,想看银杏,

  我们去腾冲,看看纷纷而落的黄叶,踩一踩这咯吱咯吱的秋。

  |《穿越高黎贡》我们看腾冲的银杏落下

  你说想带着孩子旅行,

  我们去普者黑和时光打水仗,去元阳梯田捉一捉稻田鱼,去碧色寨听老先生讲讲百年的故事。

  |《云之南1915》我们游荡在碧色寨的老时光

  一步一步,我们把足迹印满几乎云南的整个春夏秋冬、角角落落。

  只有扎扎实实地走好每一步,我们才能说:

  全年全域云南,我们真的做到了。

  04

  2022年,我们深挖云南小众与绝美的可能,

  再一次改版升级,只为带给你最独一无二、原汁原味的彩云之南。

  即使只说苍山洱海,你也总是能找到不同的方式走近。

  比如我们为你找到的洱海之畔的玫瑰庄园。

  吹着洱海的风,远望苍山如屏,亲手制作一块,最能代表云南之味的鲜花饼,风花雪月的浪漫,融入香甜的气息,从舌尖流淌至心,把生活过成诗的慢时光。

  即使是渐渐被更多人熟知的滇东南,我们也在不断丰富路线轨迹,比如探索抚仙湖,让你收获一段与众不同的缱绻时光。

  ‘抚仙湖’,这个相对低调的秘境湖泊,从名字便散发着神秘气息。

  我们不仅要爬到笔架山顶俯瞰抚仙湖,

  还要划船至湖心,近距离感受湖水的轻柔,

  结束之后,慢慢悠悠,带着期待,走进庄园,在种满花草水果的美丽庄园中,享用一顿下午茶。湖水的治愈力弥漫在空气中,稳稳地包裹着你,好不惬意。

  诗意、浪漫、独特、小众,在《云之南1915》醇厚的人文中,又注入几许风花雪月的柔情,十分彰显自己那份与众不同的旅行品味,不知道会让多少人羡慕!

  人们常常说:云南是一场落了相思的病,不去治不好,去了就再也忘不掉。

  曾经仗走天涯,很想一个人去云南,看看,流浪的心该如何安放。

  后来,等到一个人,很想带她去云南,一起吹吹下关的风,赏赏洱海的月。

  其实,不止是你,偶尔,我们也会忽然就想起,那些在云南的日子,那些流动着的时光。

  忽然想起那天,那个黄昏,那个夜,夜深了。

  时而,靠在沙溪客栈的阳台上数星星;

  时而在人民路上听听民谣。

  尽管,2022年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尽管,我们错过了这个春天的云南。

  未来的日子还有光、有梦、有无数个心心念念的远方。

  等这波疫情结束,就去见想见的人,带她去云南吧,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终会在彩云之南相遇,做一场三生三世、风花雪月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