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撕裂的美国,大选之后将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撕裂的美国,大选之后将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11月4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抗议者上街游行,要求“清点每一张选票” 图 / 人民视觉

分裂和混乱短期内难以逆转,美国必须为自己的未来路径探索新的方向。如果特朗普离开白宫,则有可能为美国两党在四年后寻找更有活力和更具未来视野的候选人,提供必要的前提条件

2020年美国的大选,一开始便出现混乱和对立,注定是以冲突和危机收尾。这是一场事先几乎难以预测输赢的选举。在最后的选举日前夜,我接受传媒访问时依旧坚持原有的判断,这是一场胜负为五五波、不到最后一刻都无法决定胜败的选举。果然,选举日过后,这场罕见的白热化总统选战,没有立即产生最后的结果。

1992年,我第一次亲眼目睹美国总统大选,1996年和2000年,曾两次全程采访美国总统大选,到2008年和2016年,又准确预测了大选结果。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经过事先理性地分析,我一直坚持双方机会平均,输赢各半,但在感性上,我希望看到华盛顿发生变化,在私底下的多个“赌局”中把选票投给了拜登。

究其原因,是美国分析大选结果的传统方法已经不再灵验和科学。尽管拜登此次在全国的民调中,直至大选最后一刻依旧保持10%的优势,但是在关键的摇摆州,包括北部的“铁锈带”和南方的“阳光带”,只领先对手5%。而这些摇摆州是决定这场大选胜负的关键,5%的领先不足以保证拜登可以在这几个关键的战场取胜。因此,传统上以民调,甚至两位候选人的广告开支来预测胜负,都不可能得出谁将赢得大选的结论。2016年,民调结果失灵,2020年也是如此。

其次,2020年大选也是关系美国未来方向的一场大决战,与1992年、2008年和2016年的总统选举不同,拜登缺乏克林顿的风采、奥巴马的清新、特朗普的叛逆。一个在华盛顿打滚了四十多年的民主党人,第三次竞选总统,充其量是一个传统型领袖。当美国处于关键的十字路口,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在选举中并没有让人激动的愿景和革新美国的方案。这是一次只将目标定义为“将特朗普赶出白宫”的大选,但“愤怒的风暴”不足以撼动特朗普。

果然,大选日开票,双方陷入了胶着状态。拜登并没有如民调所预测的那样,压倒性地迅速取得在关键摇摆州的胜利。相反,特朗普保住了上次选举中领先的南部“阳光带”各州,在北部的“铁锈地带”领先,只在亚利桑那州失利。在多个摇摆州还没有结束点票时,特朗普却以自己暂时领先的优势,宣告胜利。拜登也同时声称自己正走向大选的胜利。之后,剧情迅速反转,拜登在“锈带”的威斯康星和密歇根州获胜,使得他更有可能获得270张选举人票。

这场美国总统大选最糟的结果已经出现,双方的僵持可能持续,并最终对簿公堂。

本文作者刘宁荣(系香港大学SPACE学院常务副院长)

宪政危机?早已预见的结果正成为可能

11月3日,美国大选日,通常是华盛顿欢乐的日子。不管是红军 (共和党) 还是蓝军 (民主党) 获胜,在官方宣布花落谁家之后,华盛顿夜晚的派对就此拉开。作为全程跟踪采访1996年总统大选的记者,当年我在华盛顿亲身感受到,平时显得枯燥乏味的首都,顿时充满着狂欢的气氛。

此景在2020年已不复存在。当全球与美国民众都急切且焦虑地等待这场大选结果时,华盛顿没有派对,大选之夜落幕后,依旧无人知道谁是最后的获胜者。匪夷所思的是,在大选日前夜,白宫外竟然竖起了围栏和障碍物,以防止可能出现的暴力和冲突场面。

这并非华盛顿独有的场面,从纽约到芝加哥,再到洛杉矶,不少大城市的商店都在橱窗外钉上了木板。店家担心双方的支持者在选后会出现对峙,有如夏天“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社会运动失控, 商店被放火抢掠。同时,企业雇主也特意提醒雇员避免在大选日出差,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就非同寻常地向全体雇员发出电邮,要求他们避开非法的抗议聚会,远离封闭的道路,上下班途中要挂上公司的名牌。这是AT&T历史上首次在大选前夜,向员工做出这样明确的安全指引。

在总统竞选期间,美国各地都发生了特朗普支持者和拜登支持者毁坏对方候选人选举标语、海报的事件。也有人实行“牌海战术”,四处插上己方的竞选招牌。双方对峙的程度有如“军备竞赛”。为防止选战招牌被偷走,甚至出奇招阻止对方破坏,包括使用凡士林、蜜糖、狗粪。在德克萨斯州,特朗普支持者甚至组成货车大军,紧跟并包围了拜登支持者的巴士大军,险些造成双方的冲突。

所幸的是,美国大选当日并没有发生激烈的冲突。美国政府在大选前严阵以待,准备应对可能爆发的大面积骚乱、示威游行和选举恐吓。但除了零星发放误导信息、阻止一些选民出门投票之外,一直让美国民众极为忧虑的大选,起码在大选日没有沦落为有的国家司空见惯的场景。

但是美国大选之后,多个城市爆发了示威游行,动荡与冲突可能会改变大选日相对平和的局面。掀起这场美国宪政危机风暴的就是特朗普本人。他在没有任何确凿的结果出现之前,在美国多个摇摆州的点票工作还没有完成之际,就匆匆忙忙宣布赢得大选,并发起法律行动阻止宾州 (宾夕法尼亚邦) 继续点算邮寄选票,在威斯康星州重新点票,在密歇根和内华达州也采取法律行动。同时,他还毫无根据地指责民主党的选民欺诈,盗取选举结果,剥夺他的支持者的权力。

美国的竞选和宪政专家在大选前最为担心的结果正成为现实,2020年可能重演1876年的宪政危机。当年民主党候选人蒂尔登 (Samuel Tilden) 赢得普选票,但以一张选举人票之差败给共和党对手海斯 (Rutherford B. Hayes) ,这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的大选之一。当时的美国总统大选总共有369张选举人票,蒂尔登和海斯分别获得184张和165张,其余20张悬而未决,双方后来同意成立选举委员会,由参众两院两党代表、最高法院两党代表及他们推举的另一个大法官决定最终结果。1877年2月,委员会以8对7的投票,将有争议的20张选举人票判给海斯,他以1票险胜。

目前邮寄投票造成点票延误,出现了结果胶着的情况。美国法院要求特朗普任命的美国邮政总局局长必须在大选日将所有堆积在邮局的选票送出,显然他并没有履行这一职责。今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投票创造历史新高,预计有1.6亿选民投了票。大选日结束前约24小时已有近1亿选民提前投票,其中约三分之二是通过邮寄投票进行的。在这次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多次威胁拒绝承认选举结果,无视新冠病毒下应投放更多资源保障选民投票权,声称邮寄投票涉舞弊打击选举信心,并且拒绝做出大选失败后顺利移交权力的承诺。如今看来,这一切都会成真!

2020年美国大选也同样创造了美国民主的历史,总统候选人在没有完成点票的情况下就自行宣布获胜。

11月3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拜登的支持者 图 / 人民视觉

民调失灵?一场难以估计结果的选战

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除了极少数民调预测特朗普领先拜登之外,绝大部分民调都显示,拜登和特朗普在全美支持率的差距一直保持在10%或者以上,这样的差距几乎保持到选举日,拜登占据了过去几届总统选举候选人少有的优势。这样的民调结果不仅来自反特朗普的媒体,而且也来自支持特朗普的媒体,包括《华尔街日报》的民调也呈现类似结果。大选日前夜的民调结果是,52%支持拜登,42%支持特朗普。即便在大部分关键摇摆州,拜登也以51%对46%领先。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激烈的总统选战之一。尽管拜登在选前一直民意领先,但美国媒体吸取了2016年根据民调预测大选结果失手的惨痛教训,在拜登民调明显领先的情况下,没有人事先预测大选的最后结果,也决定不会随意宣布大选结果。面对民调落后的不利局面,特朗普对获胜信心满满,希望重演2016年的奇迹。拜登阵营到大选的最后一刻也不敢怠慢。大选日处于胶着状态,其结果印证了我事先的分析。

2016年总统选举中,希拉里在传统属于民主党的三个州 (即“锈带”的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 全盘输给了特朗普。2020年的大选,拜登如果将这三个州全部从红州 (共和党) 变成蓝州 (民主党) ,可以多拿到46张选举人票,而上次大选,希拉里获得了227张选举人票。

多数情况下,属于红州的佛罗里达州是决定特朗普会不会输掉此次大选的关键。特朗普一旦失去这个“阳光带”的州份,就意味着选战出现危机。11月3日开始点票之后,特朗普在可以定自己生死的佛罗里达州,先拔头筹,获得了比上次选举更大的胜利。上次他比对手希拉里多了1%的选票,获得了全部29张选举人票,此次他比拜登领先多达38万张票,是四年前的三倍多。开票之后,在大湖区“锈带”的几个摇摆州,特朗普也处于领先的地位,拜登进军白宫的希望变得渺茫。

不久,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的选情告急,他最终失去了这个传统的红州,过去七十年,民主党仅有克林顿在1996年赢得了这里的选举,这为拜登阵营带来了新的希望。在特朗普自行宣布获胜之后,关键的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都出现了“红色假象”和“蓝移效应”。在美国东部时间星期三上午,拜登的胜利愈发成为现实。

而2020年大选即便拜登最后成功入主白宫,美国民调的可信度也已经大打折扣,成为这次大选的另一个输家。

特朗普现象?双方决战的决定性因素

过去四年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以非传统领袖自居的特朗普,摧毁了美国原有的政治架构,让不少选民看到了华盛顿的“变化”,蓝领阶层、极右白人成为他的忠实粉丝;而自由主义者,包括媒体和学界,无不希望将这位随心所欲、满嘴放炮的商人赶出白宫。这场美国大选似乎不是一场关乎美国政策的大辩论,反而是对特朗普个人的一次公投,选举甚至与民主党的拜登没有太大的关联。

特朗普的治国方式和风格也完全脱离了美国的民主精神,他随心所欲地将国家当作一个商业帝国来治理,本人就是董事长兼CEO。这丝毫没有改变支持者对他的看法,美国的民主也因此陷入更深的民粹主宰的新时代。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结束最后一场竞选活动时,就情不自禁地说,这是一场关乎他自己的大选。

在这场选举中,尽管新冠疫情蔓延,导致美国近一千万人染病、二十多万人丧命,成为大选无法逃脱的议题,但特朗普的怪异行为和反应,以及美国政府控制疫情的不力,并没有丝毫改变支持者对他的忠诚。

11月3日,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区的餐馆和商店纷纷在门窗上钉上木板 图 / 人民视觉

新冠疫情没有动摇特朗普支持者的忠诚度

从选民的忠诚度来看,特朗普的支持者对他更为忠诚。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超过八成是他的支持者,而投给拜登的选民只有三分之二是其忠诚的支持者。选举的胶着状态不仅显示了民调颇有误差,而且让选举前的许多判断失准。选前不少专家都为,新冠病毒蔓延致美国深受其害影响了特朗普的胜选机会。但根据CNN在大选日的出口民调,不到两成的人将处理新冠疫情当作一个重要议题,仅排在第三位。所以新冠疫情对特朗普选情的影响并非致命,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对此议题持完全不同的态度,只有5%的人认为这是个重要的议题,而拜登的支持者则有三成认为新冠病毒是他们关注的最大议题。在拜登的支持者当中,超过八成的人认为特朗普控制疫情不当,但只有不到一成的特朗普支持者持这一看法。

特朗普控制疫情的方式饱受美国医学界批评,但其支持者并不认同。特朗普不理睬科学家的劝告,在选战期间,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因为他的支持者并不介意。不过,在一些州份,特朗普还是因为新冠病毒给老年人带来的伤害,在老年人群组中失去了一些支持,如“阳光带”的亚利桑那州就因此由红变蓝。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在美国老年人退休之地佛罗里达的选情。

面对新冠疫情的蔓延,超过一半的人还是认为控制疫情比经济问题重要。所以,如果没有新冠病毒,特朗普赢得大选可能性很大。

与历次选举一样,美国民众最关心的是经济问题

民调也显示,超过34%的人关心经济问题,将之列于首位。美国的经济在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一直呈持续增长的态势,股票市场也是节节高升。虽然有超过五成的人认为,新冠病毒给他们带来了财务上的困难,但四成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经济状况比四年前更好了,只有两成的人认为变差了。拜登支持者认为经济问题重要的不到一成,特朗普支持者则有超过六成人认为经济是最重要的议题。

不管大家如何看待美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在特朗普治下 的美国,经济的确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失业率也一直处于历史的低水平。历届美国大选,候选人都喜欢问一个问题,“你是否比四年前过得更好了?”特朗普入主白宫前三年,美国的就业人口增加了640万,特别是两大少数族裔的失业率同时创下历史新低:非洲裔的失业率为5.5%,是1972年开始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点;拉丁裔群体的失业率为4.2%,是1973年开始统计以来的最低点。但在疫情之后,目前的失业率已经近8%。

种族不平等问题也是选民关心的、且难解的困局

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这场社会运动横扫美国各地之后,种族不平等问题成为两位候选人对立的新战场。在暴力和抢掠失控之后,特朗普将示威者视为暴徒,却从不谴责极右的民兵组织。他强调“法律与秩序”,再次获得白人支持者的肯定,包括纽约警察局在内的不少执法机构都给予了支持,美国的右翼民兵组织也向特朗普伸出了援手。

根据民调,超过两成的人认为这一议题重要,是他们关心的第二大议题,拜登的支持者当中,有高达三分之一的选民将之作为最重要的议题来看。但是在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中,他的强硬立场也同样给他加分。有趣的是,与上届选举相比,他反而在弗吉尼亚和佐治亚州失去约10%的白人选票,但这个被外界视作种族主义者的总统从三大少数族裔手里拿到的选票竟然增加了3%,其中有11%的非洲裔、30%的亚洲裔和31%的拉丁裔选民投票给他。

拉美裔已成为美国规模最大的少数族裔,在美国选举中,有资格的选民超过了非洲裔。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对拉美裔不利,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后者对他的支持。在佛罗里达和德克萨斯州,拜登都无法获得拉美裔足够的支持,只在亚利桑那州出现反转,有超过六成的拉美裔人支持他。而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胜出,最重要的原因是当地众多的古巴移民投票给了他。

候选人的个人操守不再重要

四分之三的人认为候选人的立场更为重要,而不到四分之一的人认为候选人的个人品质是重要因素。这也就不难解释平时被视为大嘴巴,且被美国自由派媒体描写成“撒谎者”的特朗普,并没有影响支持者对他的看法。其实,在2016年的大选中,选民就不太关注他的性丑闻、税务丑闻。同样,此次拜登之子与乌克兰的商业关系,以及性丑闻,相关的真实性成疑,也没有成为“十月惊奇”,给拜登带来负面影响。

11月3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附近发生抗议和冲突 图 / 人民视觉

社会撕裂?美国的分裂趋势难以逆转

2020年选举是美国历史上少有的一场大选,由两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对阵,无法将美国带向未来。我在大选前估计,特朗普可能难逃老布什的结局,在任总统无法连任,但他和拜登的胜负是五五波。这基于以下的判断和认知:特朗普入主白宫四年,美国的民主制度加速走向崩溃的边缘,美国社会的分裂日益加剧,这次选举的中心其实就是“特朗普”。拜登竞选的首要任务是将他赶出白宫,却没有提出可以逆转美国方向的蓝图。拜登在此次大选的民调中一直保持高达10%的领先,但大选之夜双方陷入胶着状态,这突显了他作为传统型领袖缺乏魅力和革新的力量。

作为历史上最“出格”的一位总统,特朗普四年前不是以带领美国人民团结向前而赢得选战,而是通过加深美国蓝领阶层的恐惧和迎合极右白人失落的情绪,依靠成功分裂美国社会走进白宫。这导致美国政治更呈两极化,社会撕裂愈见严重。即便拜登最终击败特朗普,入主白宫,也难以扭转美国继续走向分裂的趋势,无法改变美国人民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双方在众多议题上的对立将会持续。如何增强美国民主选举的公平性,恢复被特朗普重创的民主制度的活力?如何复兴美国的制造业,并为蓝领阶层重新点燃希望?如何在社会不平等日益加剧的情况下,确立更为公平的制度,以及保护少数族裔的权益?如何在具社会主义色彩的进步派民主党人和不断向右转的共和党人之间找到平衡点?如何保证美国人民获得安全的医疗保健?如何解决涌入美国边境的非法移民?不管谁入主白宫,美国新一届的政府都要面对这一系列艰巨的挑战。

一个撕裂的美国,在大选之后将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分裂和混乱短期内难以逆转,美国必须为自己的未来路径探索新的方向。如果特朗普离开白宫,则有可能为美国两党在四年后寻找更有活力和更具未来视野的候选人,提供必要的前提条件。

Summary
Summ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