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移民 拜登第一年的移民政策改变不多

拜登第一年的移民政策改变不多

来源:VOA

拜登去年竞选时抨击特朗普政府的限制移民政策,保证制定全面改革,让美国重新保护避难申请人和难民。但拜登上任第一年结束时,移民政策基本未变。

拜登就任总统后很快就命令停止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可能算是他与前政府最显著的区别。

但特朗普时期的很多移民政策架构都没有变化。拜登政府开放了与墨西哥和加拿大陆路边境,却保留了“第42条法案”(Title 42),后者是一个疫情相关的政策,要求快速驱离移民以保护公共健康。一个联邦法庭重新恢复了前政府让避难申请人在墨西哥境内等待美国移民法庭日期的移民保护协议(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s)政策。

移民权益人士说,拜登让美国移民体制增加了一些人性,但也仅此而已。

德克萨斯州艾尔帕索地区边境人权网络(Border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组织主任加西亚(Fernando Garcia)对美国之音说,“我们要求本届政府(终止)移民保护协议和‘第42条法案’,释放被拘留的儿童和家人,开始不仅仅是叙事还要制定边境避难程序的更加积极的战略,”“但实际上我们依然可以看到特朗普在边境的某种遗产。这没有改变,我们对此感到失望。”

美墨边境和避难申请人

除了停止边境隔离墙的修建外,拜登的确在1月份就职后就命令停止移民保护协议政策。

共和党领导的德克萨斯州起诉拜登政府,让这项政策继续保留。一名联邦法官8月裁决,拜登政府不妥当地终止了这个政策,命令恢复。德克萨斯州检察长帕克斯顿(Ken Paxton)当时在声明中说,“我不会允许德克萨斯州居民的安全受制于一位轻率的总统。”

拜登政府在上诉的同时在12月6日重新实行了这项政策,墨西哥此前同意接收遣返的移民。

2020年3月20日以后,数十万在美国申请避难的移民被遣返回自己的国家。“第42条法案”在特朗普时期被用做一刀切的政策,但在拜登政府时期有所修改,允许没有陪伴的未成年人和有儿童的家庭得到人道豁免。

移民政策学会分析师波特尔(Jessica Bolter)说,保留这项政策“对抵达边境的人产生了最大的影响,”“当然我们现在还有移民保护协议。”

难民

特朗普执政的四年内美国难民配额从8万5千被削减到1万5千。

拜登最初保留了1万5千的难民配额,引发国会山民主党盟友的不满。政府5月份做出改变,把配额提高到6万2500 。

政府此后把2022年的难民配额增加到12万5千。但实际难民接收继续滞后,白宫也承认“这个目标难以实现”,尽管拜登政府决心“重建”计划,恢复“美国致力于保护最弱势人员,成为世界的自由和难民灯塔。”

执法优先

尽管拜登政府上任第一年就有创纪录的移民涌向美墨边境并引发最多的关注,但研究人士说,联邦边境执法方式没有多大变化。

波特尔说,“真正巨大的变化”发生在国内执法以及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优先逮捕行动,重点打击对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构成威胁的无证移民。特朗普政府时期任何在美国非法生活的移民可能遭到逮捕和驱逐。

波特尔说,“这些是影响到美国移民日常生活的变化,”“拜登政府制定了移民及海关执法局新的执法优先要务,缩小逮捕或驱离的范围。这让在美国生活的绝大多数非法移民摆脱成为优先执法的对象。”

拜登政府还采取行动,防范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在法庭进行逮捕,并限制逮捕孕妇。

波特尔说,“他们在执法领域采取的最重要的一个行动可能是停止在职场的大规模执法行动。”

合法移民

美国驻全球各地的使领馆在关闭一年多后已经重新开放接收移民和非移民的签证预约。但由于新冠疫情还在持续,此类服务依然有限。

国务院11月份宣布,有46万多人在等待面试,增加了合法居留等类别的申请处理的广泛积压。

美国公民及移民局(U.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负责入籍审理。该局在拜登的领导下已经进行了改革。

该局在出版物中用“非公民”或“无证非公民”一词取代了有些人认为带有贬义的“外国人”(alien)一词,并保证让移民表格“更准确、更及时、更容易理解”。

移民立法停滞

拜登总统上任首日就宣布了全面的移民改革立法,即2021年“美国公民法案”,包括向美国估计大约1100万无证移民提供8年的入籍通道等内容。

但议案尚未在参众两院表决,被认为在国会已经死亡。

参议院民主党人同时不断寻求在大规模社会安全网开支法案中添加移民改革内容。参议院议员们每次都裁决说,移民措施不属于开支法案的内容,而开支法案能够以简单多数在参院通过。

结果是,移民改革法案将需要五分之三的多数才能在参议院过关,而参议院民主党党团只有50名成员,共和党人则集体反对民主党人的改革建议。

鉴于民主党人对美国政府两个民选分支的控制,政府无法改革美国经常被批评的移民系统是移民权益人士的苦药。

边境人权网络的加西亚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希望、我们要求和我们预计这届新政府能给移民和移民政策带来新鲜的气息,为移民增添人性方法,我们的确这样认为。“

移民权益人士对拜登政府未能更多地扭转特朗普的政策感到失望,共和党人指责拜登造成边境地区旷日持久的移民增加,表示他的信息导致中美洲等地的民众认为美国边境对新来者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