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闻 因疫情而滞留的最后一批邮轮旅客终于回家,但仍有大量船员困在“海上监狱”

因疫情而滞留的最后一批邮轮旅客终于回家,但仍有大量船员困在“海上监狱”

来源:凤凰网旅游

在海上航行6个月后,最后一艘依然载有游客的邮轮于本周一靠岸,8名乘客终于回家。这场受人关注又被人遗忘的孤独之旅的结束,为疫情下的全球邮轮行业划下短暂的句点。但邮轮业在未来一段时间却势必难以风平浪静。

01. 最后8名游客终于回家

本周一,德国邮轮MV Artania终于在不来梅港靠岸。这艘原本载有800名游客和500名船员的邮轮于去年12月21日从德国汉堡起航,原计划进行140天的全球航行,却因疫情的影响直到本周才返回。

今年3月,当邮轮抵达西澳大利亚州时,船上有36名乘客被确诊了新冠肺炎并在当地进行隔离,而后,其中两名游客和一名船员因疫情而丧生。随后,部分健康的乘客及一些船员搭乘飞机飞往德国,少数人留在澳大利亚的医院中等待康复。

另有八名乘客决定通过继续航行而不是乘飞机回家,如今,他们成了疫情期间最后的游轮旅客。

这艘邮轮从4月18日自阿尔塔尼亚离开澳大利亚返回欧洲的旅程本应只花费几个星期,但为了剩余的一些船员返家,邮轮中途在东南亚停留。最终和这8位游客一同返回不来梅港的,还有大约75名船员。在这艘邮轮上,他们远远地见证了各国封锁后又重新开放,直到这周一,才终于得以靠岸。

一路上,许多网友通过船长Morten Hansen的社交媒体了解邮轮上的日常。

船长Morten Hansen出生于挪威,有着将近20年驾驶邮轮的经验,还是德国一部记录邮轮生活的真人秀《疯狂的海洋》的主角。在航行过程中,他不遗余力地分享航程中的经历以及在船上看到的风景,其中不少感人的画面和故事。

尽管船上的经历令人痛苦,但是乘客和船员找到了缓解情况的方法。

比如,在珀斯隔离时,船员们收到了来自当地学生们的明信片。彼时,疫情所带来的恐惧和误解让邮轮行业深陷舆论漩涡中,这些温暖的卡片让船员们倍感温馨。

航行的这段时间,船员和乘客可以说是“相依为命”。在这场孤独的航行中,船长Hanse也别出心裁地制造温暖。比如母亲节那天,他绕道离开了计划的路线,绘制出心形的航行图。

如今,这8名“最后一批邮轮乘客“终于回家了,但仍有许多邮轮船员被困在世界各地,许多船员在检测结果出来之前仍处于隔离状态。

02. 部分船员回家遥遥无期

对于不少船员来说,不用被困在“海上监狱”已属万幸。

根据《卫报》在6月3日的报道,数据显示,现在全世界的海域上滞留着多达20万人。国际海事组织(IMO)秘书长奇塔克·利姆(Kitack Lim)表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让这些人从船上安全撤离。

来自俄罗斯的船员索菲娅所服务的邮轮于5月6日抵达马尼拉湾,到现在已经在那里滞留了四个星期。

截止到5月底,她仍能见到二十几艘豪华邮轮在马尼拉湾上游弋,其中包括歌诗达、公主邮轮公司的邮轮,以及因疫情而备受关注的钻石公主号和红宝石公主号。此前,这些邮轮一直是游客们心目中的宠儿,但疫情中,它们却成为了潜在的病毒传播平台。

钻石公主号和红宝石公主被很多国家禁止靠岸,菲律宾允许它们停泊,让船上的本国公民上岸。但最终菲律宾政府不堪重负,因为要进行病毒检测的不止是从邮轮上返回的船员,还有数以万计从机场抵达的海外劳工。因此,菲律宾对船员们采取了入境管制措施,只有当检测结果为阴性时,他们才被允许回家。

而菲律宾的病毒检测能力极其有限,菲律宾船员们的采样迟迟未开始,甚至有船员被告知,因为名字混淆或者被拼错,导致他们的检测结果对不上号。

最近,微博博主@trista悦 发出的求救引发了极大地关注,她所在的邮轮滞留在菲律宾海域已经一百多天。

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后,邮轮公司被迫停航,并陆续把船员送回他们的祖国,但不包括中国籍船员。

被困在船上的身体和精神压力难以想象。5月10日,皇家加勒比游轮旗下曾经多次来华的“海洋水手号”上有一名中国籍船员被发现死亡。

上个月,皇家加勒比国际邮轮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贝利在给船员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们如何回家这个貌似简单的问题,却变得极其复杂。关于哪些人可以通过什么方式在什么时间回国,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规定。但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这些规则变得五花八门,而且各国经常不事先通知就修改规则。”

不久前,歌诗达邮轮开始在邮轮之间转运船员,将他们按国籍分组,以便于集中让来自不同国家的船员包机或航行回家。但大多数人都不太满意这个解决方案,认为这样不仅拖延了回家的时间,还有交叉感染的风险。

邮轮船员们的安危,使人们重新考虑国际邮轮的管理难题。

03.邮轮公司能上演绝地反击吗

尽管此次疫情中的邮轮危机非不能完全归咎于邮轮公司,但游客、船员对于邮轮公司的处理方式显然十分不满。

因旗下多艘邮轮爆发新冠疫情,却未能及时妥当应对,从而导致数千人患病、多人死亡,上个月,收入约占全球邮轮业70%的三大巨头嘉年华、皇家加勒比和诺唯真邮轮公司被乘客、船员和投资人起诉。

除了巨额赔偿,几大邮轮集团也面临巨大的损失。

今年一季度财务业绩,嘉年华集团一季度净亏损7.81亿美元;皇家加勒比游轮集团净亏损14.44亿美元;诺唯真邮轮集团一季度净亏损18.8亿美元。

上周三,摩根士丹利下调了美国主要邮轮公司股票评级,该行预计邮轮业在今年第四季度才能恢复运营。分析师认为与其他旅游形式相比,邮轮业要恢复正常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邮轮业的恢复不仅需要国际旅游禁令的解除,还需要监管部门重新允许开放港口,更重要的是消费者信心的恢复……如果新冠病毒继续在全球蔓延,希望获得一个安全的邮轮航行环境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停航后,邮轮公司为了挽救颓势纷纷开源节流。如嘉年华邮轮已通过债券、股权等方式筹集了约64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并进行大幅裁员;皇家加勒比则宣布了一项约40亿美元的额外融资,并计划于2020财年削减约3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同时宣布在美国的5000多名员工中裁员26%;诺唯真邮轮也采取了裁员、贷款等方式开源节流。

在国内这个邮轮业后发市场,邮轮公司也遭受了不小的损失。据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谢燮研究员统计,2月-5月中国邮轮市场停摆,将对邮轮公司产生49亿元的直接损失,包括船票颗粒无收所导致的损失,以及邮轮公司停航仍需支付的部分运营费用。

中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已将邮轮“禁航令”延长至7月24日;澳大利亚也于5月22日提出将其国际邮轮停靠禁令延长至9月中旬,该禁令适用于任何能够搭载100名以上乘客的邮轮;5月底,加拿大宣布今年10月31日前均不允许邮轮在加拿大港口停靠或在加拿大水域航行;旅游海岛塞舌尔则宣布禁止邮轮驶入直到2022年。在中国市场,皇家加勒比邮轮的产品虽然参与了近日的618大促,但可通兑航次最早从9月开始。维京邮轮也已取消了8月底前的全部夏季巡游计划。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些邮轮公司全年运营的航线,比如加勒比航线,地中海航线,必须率先开航,否则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相比国际邮轮,疫情控制良好地区的内河邮轮可能会率先复苏。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谢燮研究员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中国目前情况最好,最可能复航的地方可能是长江内河游轮,以及从三亚出发的中资非五星红旗无目的地航线。

交通运输部在前不久的答复中,也表示支持符合条件的邮轮公司及邮轮,在疫情过后积极参与海南邮轮无目的地航线试点工作。

在海外,尼克河轮(Nicko Cruises)已在德国开通内河航线,从6月中旬开始,该公司预计还将在欧洲其他国家/地区恢复运营。

与此同时,嘉年华、皇家加勒比和诺唯真等邮轮公司纷纷出台优惠政策,如“与你同行”(Onboard with You)、“邮轮信心”(Cruise with Confidence)和“心灵安宁”(Peace of Mind),旨在消除游客的担忧,增强消费者的信心,吸引更多游客参与邮轮旅游。以皇家加勒比的“邮轮信心”政策为例,对于2020年8月1日前的航次,公司允许游客在开航前48小时随意取消。订单取消后,游客可以选择全额退款,或者改签2022年4月之前的任意航次。而且公司还为游客提供“最优价格保证”和“升级转换”服务。

同时邮轮公司正在筹备复航,嘉年华宣布将在8月1日重启北美航线,首批将有8艘邮轮执行从迈阿密、卡纳维拉尔港和加尔维斯顿的航行任务,其他邮轮公司也正蓄势待发。

目前,各大邮轮公司均已制定了《邮轮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升级邮轮公共卫生管控措施。

比如船上通风空调系统,皇家加勒比国际邮轮在中国运营的“海洋光谱号”“海洋量子号”“海洋航行者号”都可以做到100%新风进入、100%“旧风”排除,空气不在客房之间循环。船上还留出了足够的隔离区域,隔离室均安装了HEPA高效过滤系统,可过滤掉99.9%的0.1微米的病毒。歌诗达集团、云顶邮轮集团的疫情防控细则也都提到,船队实现客房及公共区域100%室外新鲜空气循环。此外,歌诗达邮轮集团的《全球健康环境卫生安全防护规定》要求,对游客最常接触的地方进行深度清洁和消毒,增加厨房、客房、卫生间、公共区等重点区域的消毒频次。这些消杀清洁措施,未来或成为邮轮运营的常态化操作。

然而,重建游客信心仍是当前重启邮轮市场面临的首要难题。

Summary
Summ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