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健康 低估了奥密克戎的“致命性”,欧美国家“躺平”政策面临反复

低估了奥密克戎的“致命性”,欧美国家“躺平”政策面临反复

来源:界面

  奥密克戎出现的时机可能令人放松警惕,国外专家们呼吁应在“为时已晚”前采取措施。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院医学系主任Robert Wachter表示,疫苗接种工作已将近一年,最早接种人群的免疫力开始减弱,而加强针的推进又处于早期阶段,在这样“青黄不接”的“真空”时期,传染力更强的奥密克戎出现了。

  与此同时,经过两年多的强制口罩令和社交距离要求,公众已经厌倦,政客也精疲力尽。Robert Wachter说,如果奥密克戎在一年前出现,它会被视为更严重的威胁,人们会对其更加警惕。

  他在NBC的采访中提醒,人们只看到了“温和”这个词,即使它真的稍微温和一点,但对个人来说,最终仍可能被置于非常糟糕的境地。

  奥密克戎的危害到底有多大?面对传染性更高的奥密克戎及其变异株,部分国家的“躺平式”防疫政策真的是最优解吗?

  新增确诊再度反弹

  在英国,更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BA.2已使感染率重回创纪录的水平。据英国国家统计局,在截至4月2日的一周内,英国约有十三分之一的人感染。

  在美国,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4月10日表示,最近几天美国新确诊病例的上升令人担忧。据纽约时报的数据库,全美日均增长有31000多例,比两周前增加了3% 。包括纽约市和华盛顿特区在内的一些地区和城市正在经历更大幅度的增长。在纽约市,过去两周的病例增加了近50%。

  但他同时强调,鉴于BA.2的高传播性以及许多公卫措施(例如口罩规定)在全国范围内的放松,这种上升并不令人惊讶。

  2 月下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开始依靠住院人数和ICU容量来确定社区的风险级别。根据CDC的说法,美国大部分地区仍是“低风险”。

  然而,有专家认为这具有误导性,因为住院和死亡通常发生在初次感染后数天至数周内,CDC的指标是滞后的。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传染病专家Gregg Gonsalves说,CDC正在低估和淡化病例,如果没有广泛的检测,可能会无法及时发现病例激增,直到“为时已晚”。

  一些专家称,新增病例数很可能被低估。基于实验室的检测需求下降,人们越来越依赖在家中利用快速检测包自测。而自测的结果又很少上报,这使得卫生官员对真正的感染范围“知之甚少”。

  在新泽西州,泽西市卫生和公共服务部主任Stacy Flanagan说,在过去三个月里,她只接到了两个人打电话报告在家检测呈阳性。而据卫生部门数据,该市的病例继续快速增长,平均每天有64例新病例。这几乎是一个月前报告的每日病例数的两倍。 

  斯坦福大学传染病医生Abraar Karan说,传播真实数量总是超出检测范围,现在的情况比大流行初期更是如此。

  NBC文章称,由于美国人为降低病例数,风险最大的人群是免疫功能低下者和5岁以下儿童,因为儿童还没有资格接种疫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Keri Althoff说:“我们将继续看到疫情爆发。。。。。。我们必须不断评估个人风险,并采取更多措施来保护社区中的弱势群体。”

  据梅奥医学中心(Mayo Clinic)的建模显示,预计未来两周内,美国每日新增病例将增加64.5%。日均病例将从4月3日的22748.7例跃升至4月17日的37419例。同期,病例率也预计将从每10万人8.8例增加到每10万人11.4例。

  二次感染率上升

  同时,奥密克戎带来的二次感染也在上升。在去年12月6日之前,英国每日新增病例中的再感染病例占比一直低于2%。但据路透社对UKHSA 数据的分析发现,截至2月份,这一比率估计已升至9.9%。

  第二次感染曾被认为是罕见的,但专家表示,随着传染性更强的奥密克戎BA.2继续传播,再感染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公共卫生局上周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20年11月以来,约有11730名安大略人再次感染了病毒。 

  在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位发言人在 2月份表示,再感染病例约占全部病例的 3%,高于奥密克戎之前的1.5% 左右。

  死亡数据变得更糟

  激增的传播可能带来死亡人数的上升。据美国NBC新闻在4月8日发表的统计,在奥密克戎病例激增的高峰期,曾在7天造成1.8万人死亡。这是美国疫情期间“最致命”的一周,发生在奥密克戎占主导的时段。

  据NBC统计,奥密克戎在1月和2月推高了美国的新增病例,在1月 30日至2月5日,7天内全美死亡人数超过18400人。单周死亡人数超过2021年6月和7月的总和,创下美国疫情中死亡最高纪录。

  卫生官员表示,虽然奥密克戎及其变种引起的疾病比以前的变种更轻,但它通过加倍的传染性弥补了在“致命性上的不足”。

  从死亡人数来看,奥密克戎与流感相比如何?据《洛杉矶时报》,在3月的最后一周,新冠病毒平均每天在美国夺走749人的生命,这远低于每天大约1900人死于心脏病和1650人死于癌症的水平,但却是死于流感和肺炎的人数总和(147人)的五倍多。

  美国死亡人数即将突破100万大关。死亡人数位列全球第一,比第二名巴西的66万高出不少。而在人均水平的表现上“更好一些”,美国每10万人中有299人死亡,排在其他18个国家后面。

  《洛杉矶时报》文章称,尽管如此,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遭受了如此多的死亡,难免会让人怀疑防疫政策到底带来了多大好处。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没有居家令、旅行禁令、学校停课和其他限制生活的防疫措施,情况肯定会更糟。

  瑞典是怎样的“楷模”?

  事实上实行“群体免疫”的瑞典可以提供这方面的例子。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瑞典是唯一一个没有经历过封锁的国家。在2020年初,当世界多国收紧防疫措施时,瑞典基本上保持一切正常开放。

  在一篇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最新论文中,专家组评估了瑞典“自由放任”的防疫策略。虽然瑞典政府从未公开表示群体免疫是其目标,但据调查记者获得的私人电子邮件显示,获得自然群体免疫是瑞典政府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群体免疫是一个“受欢迎的附带结果”。

  据该论文,瑞典计划让孩子感染并传播新冠病毒。但是,当老年人和有慢性疾病的弱势群体生病时,他们的护理就被拒绝了。

  研究人员写道,例如,在斯德哥尔摩,医生被指示不要将ICU病房留给已有健康状况的人,因为他们“不太可能康复”。分诊规则也使老年人处于不利地位。

  论文称,瑞典的战略侧重于个人责任,国际上通行的科学建议在瑞典几乎在所有层面都被忽视和抹黑。公共卫生署是瑞典负责应对新冠病毒的主要组织。据论文,公共卫生署“在风险评估中存在系统性错误,忽略了关于抑制策略、空气传播、无症状传播、口罩、儿童感染等一系列科学证据”。 

  同时避免公开国家防疫战略。在瑞典,关于疫情的公开可查信息很少。该论文称,每个地区可用的ICU床位数量不是公开信息,各地区也“不愿共享信息”。

  而在死亡率方面,瑞典的新冠病毒死亡率是邻国挪威的十倍,死亡人数超过18500人。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自2020年2月以来,瑞典每10万居民中有179人死亡。相比之下,丹麦每10万人中有100人死亡,挪威为47人,芬兰为59人。

  而不加限制的防疫政策为经济带来了多大好处呢?《洛杉矶时报》援引经合组织的一项分析称,虽然瑞典的表现略好于欧洲平均水平,但远远落后于丹麦、挪威和芬兰等邻国。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

  各国政策面临反复

  面对传染性更高的奥密克戎及其变异株,部分欧美国家的防疫政策出现反复。

  福奇在10日的采访中表示,虽然略有上升的病例令人担忧,但不令人惊讶,不过若确实看到住院或死亡人数的上升趋势,可能需要重新采取谨慎措施,比如要求在室内佩戴口罩。

  相互矛盾的公共信息在美国不同层级政府之间引起了混乱。彭博社文章称,联邦政府领导人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宣布战胜病毒,但一些地方政府开始再次敦促谨慎行事。由于病例增加,纽约市推迟取消对5岁以下儿童强制口罩令,卫生专员还建议纽约人回到室内戴口罩的规定。

  在德国,卫生官员警告可能重回强制戴口罩命令。上周五,德国卫生部长承认,60岁以上人群疫苗接种强制令在联邦议院投票中遭否决,这对政府造成重大打击。他警告,在预计感染率上升的秋季,可能需要重新提出戴口罩等要求。

  尽管登记的新感染病例急剧下降,但医护人员仍发出警告。高级医院医师协会的Michael Web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流行尚未结束,当前的政治争端正在危及治疗患者的能力,20%的医院仍在抱怨急救压力过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