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娱乐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来源:新浪网

随着明星逐渐复工拍戏,闻风而动的代拍及私生饭也开始行动起来。

当然,与前些年不一样的是,代拍及私生饭也从躲在暗处偷拍,转变成明目张胆的跟拍。从以前站姐、狗仔亲自上阵,隔着老远的距离架起“长枪短炮”拍摄,到如今随便找几个持有智能手机的代拍,便能收到近距离贴脸拍摄的生图与视频。

面对拍摄方式毫无下限的“突变”,被拍摄者虽是有苦难言,但终有忍不住的一天。

这不,4月14日张雨剑公开发文,奉劝尾行的几位大哥别再跟着他。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本以为随着张雨剑的发声,这种偷拍、跟拍、代拍的风气能消停一会,但没想到半个月之后反而迎来了一次集中爆发。

5月9日,王一博在社交网络上怒斥私生饭。

他直接透露自己曾在半夜被陌生人敲酒店门,车上也被装过来路不明的跟踪器,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无休无止的跟随。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紧接着在5月10日,王俊凯工作室发文声称有不理智的私生饭跟车、追车,跟机,围堵王俊凯入驻的酒店大堂、房间门。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随后在5月13日,杨幂在《斛珠夫人》剧组遭到代拍、私生饭蹲守围堵的消息被曝光。

甚至一度出现有代拍及私生饭以恶意视角偷拍!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可在事件爆发之后,杨幂却反被人指责为什么穿的那么短?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看到这些言论,有那么一瞬间,我怀疑自己穿越到了古代!

而与杨幂被围堵的消息爆出来的同一天,李现也被媒体曝出在公园爆粗口。

在被精心修改过的消息中,是李现无缘无故对着镜头直言拍摄者“有病”的描述,却无任何前因后果解释,李现一时深陷舆论漩涡。

这才有了在5月13日晚间,李现公开回应他此前在公园散步时被人跟拍、偷拍的全过程,期间他也曾明确告知拍摄者这是私人行程并拒绝跟拍,但拍摄者依然追随,毫无下限的跟拍,这才有了后来李现怒斥拍摄者“有病”的一幕。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诚然,代拍及私生饭毫无下限的偷拍、跟拍等拍摄方式固然会让人感到厌烦,但也不得不承认的是,如今明星们面临的这种局面本身也是被流量反噬的结果。

明星与狗仔的微妙平衡

曾有一种说法,认为明星作为公众人物,本身就是在让渡一部分隐私权换取曝光度,并提升自身的知名度。

但这种说法在法律上并无任何依据可以站得住脚。

因为抛开明星的光环,艺人与普通人并无任何区别,他们都具有公民的身份,那么在人人平等的基础准则下,明星与公众在法律面前一样享有隐私权。

但在实际生活中,或者说在商业上,明星与媒体天生便是互相依存的两者。

明星借用媒体来提升自身的曝光度与知名度,媒体则借用明星来不断地制造花边新闻吸引用户眼球,达到博取用户关注的目的。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于是在早些年的娱乐圈,也就是互联网、手机等数码产品还没有如今这么发达,以传统媒体为主的那个年代,能长期蹲守机场、车站、剧组偷拍明星的群体,主要以狗仔、记者、站姐为主。

他们或多或少都是为了特定的工作室、媒体、图库而服务,因为这群人吃的就是这碗饭。

举个简单的例子!

如果是一名站姐,那必然持有价值上万元的专业设备在机场拍摄明星的生图,并将其制作成图册贩卖给粉丝以此作为资金来源,让自己持续追星。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这部分群体配有专业的拍摄设备,手里拿着“长枪短炮”。

因此他们哪怕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拍到清晰的图片。

对这类群体,当时还有一种称呼叫“机场狗仔”,他们是摆在明处的跟拍。

机场狗仔在拍完明星的照片以后,也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为工作室、媒体服务,那他们便要以最快的速度将照片传给背后的工作室、媒体。

第二种则是为自己服务,需要将照片传到指定的合作图库中,通过其他媒体购买图库中的图片,来赚取金钱。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可是,除了这些”机场狗仔“以外,还有一类隐藏在暗处专门偷拍明星私生活的狗仔。

与机场狗仔一样,这些以拍私生活为主业,以曝光明星隐私为目的的狗仔,自然也拥有更为专业的设备。

但与机场狗仔不同的是,侵犯明星生活空间的狗仔自然不会让明星喜欢。

比如此前国内知名的狗仔卓伟,文章与姚笛、陈赫与张子萱、王大治与董洁等相关视频、照片都是出自他所在的工作室。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以偷拍明星隐私为主的狗仔与明星难免会出现对立的关系,比如狗仔拍到一些负面消息然后进行爆料,自然会让作为当事人的明星感到不快。

但从整体上来看,一般来说这种偷拍明星隐私为主的狗仔也不会做的太过分,起码不会半夜敲门,拿着镜头怼到明星的脸上。再加上如果明星自身本就没有任何花边新闻可爆,那么狗仔也不会去无缘无故的骚扰他们。

所以从总体上来看,这两个群体之间也勉强算是一种微妙的平衡。

可惜的是,这种微妙平衡,很快便被打破。

“全民”跟拍、代拍的时代到来

随着4G网络与智能手机的普及,再加上摄像头也从一个到多个再到可以变焦拍摄,传播的速度更快,成像更清晰。

于是人人都能借助手中的那一小块屏幕记录生活。

而同样被的记录下来的还有明星的日常。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也就是说,随着科技不断地进步,手机基本可以取代专业的拍摄设备完成一些日常拍摄任务的时候。那么作为路人、粉丝,不需要投入太多的资金便能参与进来,成为众多拍摄者中的一员。

这就是“全民”跟拍、代拍的时代到来。

再加上与传统的机场狗仔在固定的一个城市,由固定的一个人完成拍摄不一样的是,如今的粉丝与路人分布在全国各地,依托于互联网的互联互通,假设明星上午在A城市,下午到B城市,那么无需安排专业的狗仔跟拍,只需在这两个城市里找到对拍明星有兴趣的人即可。

甚至还会有拍摄到明星视频的路人与粉丝,主动拿着他拍到的“作品”找到大V上门兜售。那么在这个分秒必争的网络世界里,懂得如何收购路人、粉丝手中视频的大V,自然会快人一步。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虽然手机依然无法取代专业的拍摄器材,但是手机拍摄的图片与视频,其清晰度完全可以在社交网络上使用、流传。

再加上短视频、小视频平台的兴起,导致网络大V的顺势崛起,他们借着炒作与明星有关的花边新闻吸粉成长为大V,又必须不断地更新内容才能留住粉丝,这才有了一部分大V、站姐明码标价的收购粉丝、路人拍摄到的生图与视频。

当然,哪怕是粉丝或是路人拍到的图片、视频无人收购,但只要用户传到互联网上,依然还是会收到大量的点赞与他人羡慕的目光。

所以不论是为了利益,还是为了享受被人点赞的虚荣。

这都让更多的人有了拍摄的动力。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于是乎,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浮现在我们的眼前。

对于明星路透视频有需求的自媒体、网络大V再也不必亲自跑到机场、剧组去拍摄,他们只需要在互联网上联系好那些要去现场追星的群体即可,然后以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收购视频。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便是,拿着手机拍摄的群体为了以更好的视角拍到明星,必然会不断地向明星靠拢。

这就像是观众席上的观众一样,当第一排的观众为了能看到更多的画面选择站起来时,后面的观众为了不被前面的观众挡住视线,也会随之起立。

直到观众席上的观众比拼的不再是谁的座位靠前,而是谁的个子更高。

如果此时第一排的观众向舞台中央靠拢,那么后面的观众也会随行。

那么舞台周围留下的空白区域将会被进一步挤压。

这就像是明星的隐私空间,不断地被缩小直至消失。

这才是为何会如此频繁的有明星怒斥跟拍、代拍的根本原因,因为他们仅剩的那一丁点儿的隐私空间也在被各种各样的镜头不断地侵蚀。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当一小撮人开始更进一步的侵犯明星所剩无几的隐私空间,那么其他人为了拍到更好的视频,自然也会跟着一起侵犯。

从在机场明目张胆的代拍,到跑到酒店大堂围堵拍摄,再到敲酒店门、生活中跟随。

被利益驱使的代拍群体,逐渐让明星的处境越来越像大衣哥朱之文!

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此前部分村民为了拍到与大衣哥有关的视频,他们整日围堵大衣哥的家门,甚至是翻越墙头,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闯入他的家中。

而长此以往总会有人得寸进尺。

这不,之前不就爆出,有人为了进入大衣哥朱之文的家中,甚至有人踹门而入。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家,本身是一个比较私密的区域,但是由于大衣哥的一再忍让,这种私密区域便被不断地侵犯。

是不是像极了如今明星们的处境?

这其实也正是明星饱受流量反噬的痛苦,他们有苦难言!

明星在成名之前都渴望得到更多流量与曝光,但是在成名之后他们也必然要被流量一事所困扰。因为当明星成为顶流之后,每个人、每个媒体都会盯着他们,希望能蹭明星的热度与流量来分一杯羹。

因为他们知道,对于顶流来说,哪怕是一个微笑的视频,都有可能成为爆款。

而爆款,也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粉丝与金钱。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虽然利益是驱动代拍的根本原因,但更深层次的一个原因,也是粉丝喜欢看代拍的视频与直播。

因为粉丝有这方面的需求,才有了大V购买代拍视频来吸粉的举动。

好在如今已经有粉丝醒悟,开始抵制各种代拍行为。

5月17日李现的粉丝就发起倡议,呼吁粉丝群体一起抵制代拍,尊重明星隐私。

一个月之内,连续4位明星怒斥代拍,被流量反噬的他们有苦难言

这无疑是一个好现象!

但是我们也有必要认识到,互联网的发达,科技产品的进步,无疑改变了普通人的生活方式,也记录了更多美好生活的瞬间。

但对另外一部分人来说,随着仅剩的隐私区域被不断地挤压,无时无刻都要面对着公众手中的镜头,这种发达与进步对他们来讲并不是一件好事。

可显而易见的是,短时间内这种通过跟拍、代拍来谋取利益的行为方式,仅能从道德上谴责他们。

所以接下来随着更多的明星恢复到正常工作的状态,依然还会有人不断地利用见到明星的机会来拍照、拍视频,并以此赚钱。

Summary
Summary